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新闻日历|收藏

江南“孕育”出悠远厚重的工商文明

2019-10-30 09:49:00来源:无锡日报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6 商务热线:81853962我要评论字号:T|T

  工商文明是江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江南文化十分鲜明的特色,悠远而厚重。中国民族工商文化的源头在江南,在特殊的地理环境、灵活开放的性格、务实进取的价值取向及尚德传统理念的共同作用下,形成了“经世致用”的价值特色,诞生了诸如“苏商”“浙商”“徽商”等地域商业文化的标识和现象。

  江南工商文明,从历史中走来,裂变于现代,并在当代不断繁荣发展。在本次“江南文脉与工商文明”论坛上,来自江南地域工商文明研究领域的四位大咖围绕江南文化如何“孕育”出近代工商文明,对工商文明的特色及架构给出了自己的深刻见解。

  ■ 周武

  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世界中国学研究所副所长、上海学首席专家

  江南有与生俱来的开放性

  “我认为江南经济之所以生生不息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它与生俱来的开放性。”周武指出,江南千百年来能够保持富庶、日新月异,得益于这个地方的开放基因。从地理空间角度来看,江南是一个高度开放的区域,它有庞大的太湖水系,把安徽、江苏、浙江乃至上海联系成一个区域共同体;南北有黄金水道大运河,东西有长江,东部还依靠大海,与外部世界紧密勾连,江南的地理条件在中国是独一无二的。

  其次,从历史底蕴角度来看,宋朝以后的江南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和文化最发达的精华区域。上海开埠后取代苏杭成为新的中心城市,江南迅速成为文化的先行区域,并且在改革开放以后绽放出独有的魅力,所以深厚的文化底蕴为江南不断积蓄着“能量”,让它保持繁盛。

  周武还提出,江南这个区域共同体赖以形成之根本的灵魂,还来自它的市场化。他强调,市场和文化并非对立,江南是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都非常发达的一个区域,在文化上也如此,无论是戏剧还是小说,都是靠市场化来创造,通过市场途径传播的。他认为把江南文化和江南经济区分开来的研究是不完整的,要研究明清的江南,还要研究明清以前的江南和明清以后的江南。他总结出了心目中的江南工商文明,提炼了研究方法,为大家能够重新认识、解释江南文化,传承、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基因,厘清江南工商文化发展脉络、价值理念和鲜明特色,提供了重要的研究思路。

  ■ 李仁群

  安徽大学原党委书记、安徽大学徽学与中国传统文化研究院院长

  提炼具有当代价值、世界意义的文化精髓

  “徽商之所以能够延续几百年,实际上是徽商文化在起作用。”在李仁群看来,徽商文化是徽商群体在几百年的实践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徽商百折不挠的坚强意志、勇于担当的责任意识、贾而好儒的文化情怀,充分体现了徽商精神。“这些正是我们今天文化建设所应该借鉴和继承的。”

  生存压力的持续和儒家文化价值观的禀赋叠加与共振,塑造了厚德载物、自强不息的精神,激励了徽州人在各行各业的精细投入,徽州文化的庞大体系由此形成,徽商队伍也由此日益壮大。教育发达,夯实的是徽州社会的人文基础,直接带来的是科举业的成就。宋明清三代,徽州本籍中进士者1242人,素有“连科三殿撰,十里四翰林”“一门八进士,两朝十举人”的佳话。“寄命于商”是务实的徽州人另一条生活道路选择。南宋以后,徽州人纷纷走出大山,外出经商,形成“人十三在邑,十七在天下”的局面。八百年的徽商,足迹遍天下,曾创造了“无徽不成镇”的辉煌,既为徽州本土提供源源不断的经济支持,也在中国近代化进程中发挥了巨大的促进作用。

  从历史发展上来看,徽商对于江南的发展,作出了很大的贡献。然而经过明清的鼎盛之后,徽商没有跟上江南经济发展的大步伐,逐渐走向衰落,原因何在?“徽商文化对多元因素的融汇不够。”李仁群感慨,曾经,崇文重教、开放融合在徽州地区和徽商身上都有体现,但没有得到很好地延续。

  从这个意义上看安徽这些年也在不断地努力。“一方面我们要赞叹过去的辉煌成就,另外一方面我们还要反思和努力提升,如何通过徽州文化的提升,使得我们的工商文明得到更大的发展。”李仁群觉得欣喜的是徽州文化并没有销声匿迹,而且现在,徽州文化正在努力实现创造性转化和融合性发展,把优秀传统文化中具有当代价值、世界意义的文化精髓提炼出来、展示出来。

  ■ 杨轶清

  浙江工商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浙商研究会执行会长、浙商博物馆馆长

  江南文化的底蕴是“和合”

  “在我看来,江南文化的底蕴是‘和合’,这是江南文化的传统,也是当代长三角一体化深入发展的方向。”杨轶清认为,江南文化和工商文明能够繁荣延续,“和合”是关键,“想要理解这两个字很简单,就是和睦的和、和谐的和、合作的合、整合的合。”

  杨轶清以江苏和浙江为例,用一组数字展现了“和合”的魅力。“我们有一个数据,在江苏创业的浙江人有86万,而江苏在浙江创业的人或许不到12万,当然不是说浙江人能干,而是浙江人在家里‘没饭吃’,浙江的地形是‘七山一水两分田’,江苏是‘一山二水七分田’,大部分浙江人如果只待在家里不出去就无法维持生计,所以他们走天下、走四海,在相处和交流中,他们都秉持着‘和合’的默契,和睦相处,和谐发展,合作共赢。”

  其次是长三角地区健康的政商关系,也体现出“和合”的态势。江南地区的政治意识和市场意识交融较好,一方面尊重政府一方面又依靠市场,贯彻“和合”的理念,有效发挥了市场作用,提高了国有经济、民营经济的经济总量和经济质量。

  “江南是一个整体,各区域具有相同点,从历史上延承下来都有相似性,但从内部看会发现它的多样性,这个多样性的存在是好事情,也是我们长三角一体化融合发展的基础或必要性的体现。”杨轶清还指出,剖析江南内部的工商文明,在“和合”之中还体现着多样性。“比如说浙江每一个地市的方言都不一样,江苏的苏南和苏北也不一样。江苏和安徽历史上曾经由一个地区管辖,但是现在江苏和安徽的方言、文化等都不太一样,这就是多样性最直接的体现。”杨轶清表示,这个多样性丰富了我们江南文化的内涵,也为长三角一体化提出了新的课题并带来了更有时代性的价值。

  ■ 吴国平

  无锡灵山文化旅游集团董事长、中国文化传承杰出贡献人物

  创新创造是江南工商文化的特质

  “怎样让原来一片荒芜之地、破败之地变成一个大美境界的旅游目的地?这就要有好的创意策划,有了好规划,就有了好产品,思路决定出路。”在吴国平看来,敢为人先、创新创造是江南工商文化的特质,灵山的文化旅游项目从一开始就受到了江南工商文明的熏陶,也继承了江南工商文明的优良特质。

  作为灵山文化旅游集团的掌舵人,吴国平在打造灵山旅游项目上一直秉承着敢为人先、创新创造的理念,这也是江南工商文化的重要特质。他认为,灵山从一开始就把创意、创新、创造作为灵山人的精神。从建成灵山大佛到打造拈花湾小镇,很多都是“无中生有”,但是现在每一处景点都建成了当代的精品。现在拈花湾已经成为了中国网红小镇,而这样一个小镇不像其他地方,有古镇基础,修复一下即可,而是完全新造出来的,这就需要有敢为人先的精神,用心规划和经营。

  除了漫天花海,青苔、竹篱笆……这些拈花湾小镇的“细微之处”也经常被大家“晒”到朋友圈,让人赞叹不已。情入景,景融情,总能让人细细品味。“精益求精是江南工商文化很重要的特质,我们的产品要面对市场,不是精品人家就不可能到你这个地方来买门票。所以不精不细就不能打动人。”吴国平坦言,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作为亲历者,他带领团队一起钻研,终将拈花湾小镇做到了精致、精细、精美。

  “没有创新就没有出路,我们把创新作为今后继承江南工商文明最重要的途径。”吴国平说,从上世纪90年代初到现在,从打造灵山大佛到拈花湾小镇,从孔子的故乡到汉文化的发祥地以及众多城市文化的经典项目,25年间,吴国平团队通过旅游这个平台让更多的人了解了中国文化,让旅游成为了中国人品味文化的一项重要活动。

  撰稿 葛惠 文君 子秋

  摄影 宗晓东 吕枫

[责任编辑:沐滟 冷雨]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网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