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手机报|新闻日历|收藏

留青竹刻:时间沉淀在那厚度不到一毫米的竹青里

2018-12-27 22:09:00来源:大秦网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6 商务热线:81853962我要评论字号:T|T

  乔锦洪68岁了,依然在持续地创作,寻求新的技艺突破。女儿乔瑜在去年辞去幼儿园老师的工作,专心做起来竹刻。一个多月后,谈闻安等3名学生毕业,各走各的路。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留青竹刻都是无止尽的一门技艺,那不足1毫米的竹青厚度,投入再多的时间也不够。

  谈闻安这一批学生共有3名,年龄为三四十岁。学习地点就在无锡惠山泥人厂旧址的老厂房。虽然乔锦洪的管理比较宽松,但他们每天都来上课学习竹刻技艺,如有事不能来需要请假。

  两年前,无锡留青竹刻大师乔锦洪得到20万元的留青竹刻专项保护资金,其中一半用来开办这个为期两年的留青竹刻学习班。谈闻安已搞了多年的篆刻印章,报名成为三名学生之一。

  乔锦洪的竹刻这门手艺是祖传下来的,家族老招牌是“双契轩”。双契轩创始人是外公张瑞芝,后又传于母亲张契之,他从母亲和舅家学习竹刻技艺,成为双契轩第三代传人。到女儿乔瑜这里为第四代,她是省级传承人。

  留青竹刻是一种文人玩物,作为“四君子”之一,竹的淡雅清新很受江南文人喜爱,经常被文人入画、入诗,同时也被用于制作一些文房用具。较细的竹子可以用来做笔管,粗的竹片则可以用来做镇纸、笔筒、扇骨、案头小品、臂搁。所谓臂搁,就是搁手臂,古代文人写毛笔字竖排从右往左写,文字容易沾到未干的墨迹。竹制的臂搁具有一个定的拱起弧度,盖在已经写的文字上方,袖子就不会再沾到墨水了——真是巧妙的安排啊。

  臂搁或其它竹制物件,如果只是一个光溜溜的竹子外皮,那实在太单调了。江南文人善玩会玩,玩家具、玩扇子、玩核雕玉雕牙雕,当然也不会放过那些竹制品了——那些光溜溜的表皮,一定诱惑着文人们在上面玩点儿文章出来。

  我们今天所能见的竹刻或竹雕,它的题材多为书法、人物、山水、花鸟,满满的都是文人的雅趣。而留青竹刻,它在浅而薄的竹子表皮雕刻,通过竹青和竹肌的颜色对比,形成风格独特的美术作品。随着时间推移,竹肌的颜色会越来越趋于枣红色,而竹青的颜色却能持久地保持亮色,时间越久对比越明显。这符合文玩的重要特性——经得起把玩,并且玩着玩着就呈现出一股更别致的风味——玉雕、核雕、红木等等无不如此。

  正因为这种文玩的属性,留青竹刻主要属于文人,市场销量也并不大。精品竹刻需耗时许久,动辄要花一两个月,价格也很贵,消费门槛很高。

  竹子雕刻需要的材料和工具都很简单,竹片和刻刀,都很普通。但要付出的是耐心和时间。乔锦洪正在制作一套梅、兰、竹、菊四君子的竹雕,用透雕方式将植物雕在竹片表面。他在窗下的窗台雕刻兰花,为了让植物的叶子表现得鲜活,他用从外面采回来的叶子作为参照。这一套竹雕,他至少用花费半年才能雕完。雕刻和铲底,都需要极度的耐心,在缓缓流走的时光中,一点点地让竹子的表面发生变化,最终凝固为一副隽永的竹刻图案。

  一切都在小心翼翼中前进,他用雕刀谨慎地雕刻,一点点地将不需要的部分雕去。一旦不慎出错,就会全功尽弃。而留青竹刻中凸起的部分,只是竹青那薄薄的一层,不超过一毫米,但是通过细致的刮刻,依靠竹青表层到竹肌的颜色过渡,却能制作出深浅远近的效果来。在乔锦洪的工作室里,他的一个山茶花的半成品就通过竹子的又表及理这种颜色过渡表现花瓣的颜色过渡。而在山水竹刻中,这种颜色过渡还能表现风景的远近。

  技艺之外,还得有深厚的艺术基础,尤其是美术功底。两年下来,学生从乔锦洪那里获得了所有技艺。从书法、古典纹样、花鸟虫鱼到人物、山水画,在两年的时间里,乔锦洪分阶段地而无保留地将技艺传授给学生,他称自己未曾对学生有所保留。但学生需要持续的艺术修养——除了实践以外,还要多看看些「好东西」,才能做出好的竹刻。

  (文/许伟明 图/陈逸航)

[责任编辑:冷雨]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网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