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新闻日历|收藏

冯其庸:学术之路,自故乡起步

2017-05-15 14:40:00来源:无锡日报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6 商务热线:81853962我要评论字号:T|T

  太湖佳绝处,运河水弄堂。灵山吉祥地,百年工商城。太湖佳绝处,一句“包孕吴越”尽显无锡一座城市的气度;自泰伯奔吴定居梅里(今无锡梅村),于清名桥历史文化街区内开凿了中国最古老的运河伯渎港开始,无锡城沿河而生、因河而兴;到近现代无锡成为中国民族工商业的发祥地;当代无锡灵山又被确定为世界佛教论坛永久会址。

  一座城市的历史、神韵、气度,高度提炼后,成为无锡城市形象宣传语。无锡人为此自豪。

  92岁高龄的无锡籍文化名人冯其庸应家乡之邀,饱蘸乡思挥毫录写此文。名人写名城,墨香透着无锡厚实的文化质感,承载了老人对家乡的拳拳之心、眷恋之情。

  诵诗词、学字画、研学术,忆往昔,同学少年风华正茂。自1954年离锡赴京任职,此后带着一颗求学求真之心成为一代大家,冯其庸对家乡的感情,随岁月流逝愈发浓烈:以一座学术馆回馈故里,不遗余力为家乡文化建设出谋划策………每逢家乡有人赴京看望冯老,“醉江南、忆无锡”是冯其庸最爱的话题。学术之路自家乡起步,求学求真之心在故乡萌动,冯其庸,能不忆故乡?

  学术之路,自无锡起步

  “我的学术起点在无锡。我的治学、艺术创作、考订文物古籍的道路,均发端于此。我20岁之前,基本上已形成了这样一个思路。”这是2014年马年春节前夕,冯其庸接受《文艺报》记者采访时的一段对话。

  因工作关系,记者曾前后四次采访冯其庸,而每一次,提到自己的学术成就时,冯其庸必然带着感恩之心提起故乡。“我要感谢我的初中老师丁约斋先生,是他告诉我:‘读书要早,著书要晚’。我还要感谢我的家乡,我是地地道道的无锡前洲人,准确一点讲,我是前洲后面的冯巷人。”

  尽管年事已高,但冯其庸关于无锡的记忆是那样深刻。2012年接受记者采访时,时年已88岁高龄的冯老清晰记得:冯巷一共40多户人家,巷上没有富裕户,加之“冯”与“穷”在发音上相似,所以,这条巷子又时常被人称为“穷巷”。冯老风趣的介绍,曾引起笑声一片。

  因家境贫寒,冯其庸声称自己是农民出身的读书人,至今手上、腿上还留有干农活时留下的老茧和镰刀痕。他曾风趣地称自己是“稻香世家”的子弟。

  江南浓郁的耕读文化,成为冯其庸的“书香启蒙”。自学的岁月虽苦却乐,小学五年级辍学的冯其庸,如饥似渴地饱览群书,为其今后涉猎众多学术领域打下了根基。

  “我20岁以前没有离开过前洲冯巷。因为家贫,我在家乡小学只读到了五年级,10岁便开始在家种地,凡田间农事,无一不做。我的双手结满了厚茧,左手手指及手背,至今还能看到当年的镰刀割痕。在当年那样艰苦的环境下,我还是借书苦读,经、史、子、集,只要是能借到的,无所不读。”

  1943年,冯其庸毕业于无锡前洲青城中学,当年又考上了无锡工业专科学校。1946年,他考入无锡国专,师从唐文治、王蘧常、钱仲联、钱宾四、朱东润等先生,在无锡国专读书的三年成为冯其庸人生的转折点,为其今后的学术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国学基础。冯其庸说,正是因为在无锡国专的经历,才能让他到中国人民大学开始自己学术生涯的另一个新起点。

  “无锡的山、水、土地养育了我,我做学问的基础是在故乡形成的。”在冯其庸的回忆中,无锡不仅给了他学术上的滋养,完成了画画的启蒙,也是其“读书与调查相结合”治学态度的发端。

  以一座学术馆回馈桑梓

  2016年10月,周怀民藏画馆新馆在无锡运河公园开门迎宾。为庆贺新馆开馆而出版的《周怀民捐献书画全集》,其中便有冯其庸为这位无锡籍画家作的序。

  由无锡文广新局编著的《无锡文化》期刊,其封面题词“无锡文化”也是冯其庸应家乡文化部门之邀而题写的。可以说,只要家乡文化建设有求,冯老必慨然应允。

  冯其庸对故乡,是一股浓得化不开的深情。2012年,经过为期三年的筹备,冯其庸学术馆在其家乡前洲落成。开馆之际,冯老将一生珍藏无私捐赠故里,他说,自己的名字只是一个符号,“这个学术馆将我与家乡无锡连在了一起。”

  作为一名从无锡走出去的文化名人,冯其庸在诸多场合为故乡文化建设出谋划策。“无锡自古以来不仅经济发达,而且名人辈出。比我学问大、成就高、世界影响力大的人大有人在。城市千万不能忘记他们。”在冯其庸眼中,以钱锺书为代表的无锡文化大家,是城市宝贵的文化财富,无锡要认真发掘、弘扬光大。

  这座学术馆,确实将冯其庸与故乡联系在了一起:他将自己收藏的珍贵文物、手稿、字画都无偿捐赠给学术馆,其中,27件重达5吨的石刻,集中展示了从汉朝、南北朝至唐宋时期的各类石刻佛像、石造像、画像石等,具有很高的历史、艺术价值。“这些石刻辗转各地,最后到无锡落地生根,我很高兴。”冯其庸表示,石刻留在家乡,最合自己心意,因为“虽然知道它们很珍贵,我却已无力整理了。家乡是这些物品最好的归宿。”

  在学术馆开馆当天,冯其庸为馆内年轻讲解员认真讲述每件展物背后的故事,希望让有细节、有故事的展物,带着学术生命的活力,走进每一个参观者的心中。

  倾尽毕生珍藏,以一座学术馆回馈桑梓。冯其庸学术馆,现如今已成为各中小学校开展国学诵读、红楼布艺等活动的第二课堂,成为我市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个阵地。

  “天下无锡人”自冯老开篇

  冯其庸对无锡的感情,绝不是一句“叶落归根”情愫所能诠释的。这位精通诗词、书画、金石、戏曲、考古等众多学术的红学专家,其人生的第一首诗、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均与无锡息息相关。

  在无锡工业专科学校求学时,在张潮象、诸健秋两位先生鼓励下,冯其庸以东林书院为题材写了一首诗:

  东林剩有草纵横,海内何人续旧盟。今日湖山重结社,振兴绝学仗先生。时隔多年后,冯老向记者琅琅诵出此诗,记忆力惊人。他说,当他将这首题为《呈湖山诗社张、诸二社长》的诗给张潮象看时,张当即批注:“清快,有诗才。”诸健秋看后,立即画了一把山水扇面,赠给冯其庸作为鼓励。

  而他在报纸上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更是与无锡报纸有着不解之缘。2012年12月,当他得知采访他的记者来自《无锡日报》时,便笑着说,“我当年曾向你们报纸的前身投过稿,一字未改发表了。”1942年、1947年,学生冯其庸先后向《锡报》(《锡报》并非《无锡日报》,《无锡日报》创刊于1949年8月1日)投了两篇稿件,一为《浪淘沙》词二首,一为散文《闲话蟋蟀》,这两篇文章后来被收录在其文集中。“我原本一直保存着当年的剪报,‘文革’时为避祸端,我将报头及名字剪去,将文字留了下来。”

  2014年8月8日,无锡日报在太湖周刊头版及二版推出了“天下无锡人”栏目,以无锡籍著名国学家冯其庸开篇,记录从无锡走出去的名人大家。

  那一年,在无锡冯其庸学术馆讲解员沈晓萍联系与陪同下,无锡日报记者专程赴北京采访冯老。一行人提着20多斤重的箱子,一大半装的都是带给冯老的家乡土产,“都是不值钱的东西,但他就喜欢家乡腌的咸菜”。在冯老的“瓜饭楼”里,宾客相谈整整四个小时,冯老夫人夏奶奶都说,“见到家乡人就来精神了。”而无锡日报记者提前发给冯老的采访提纲,也被他用红笔圈圈改改,“我是认真准备的”,冯老说。

  2016年1月,无锡日报记者再次赴京看望冯老。寒潮中的北京极度寒冷,大病初愈的冯老听到家乡来人精神十足。原本约定半小时的采访,足足聊了两个多小时。冯夫人怕他累着,在他耳边轻语是否由她代为作答,冯老却一字一顿地说:“我来讲!”从小时候求学的感恩,到姑妈受日军迫害至死的激愤;从“文革”期间独立乱流之中专注红学研究,到十进新疆、实地考察的收获等,有一肚子话跟家乡人说。聊得兴起时,欣然在病榻上为无锡日报题词,希望家乡年轻人做学问一定要注重实地调查研究,读书不要拘泥于学校课程,要打破读书的界限,看到学问之大、世界之大。

  “大哉乾坤内,吾道长悠悠”,以求真务实的态度治学做人,冯其庸是无锡的骄傲,也是中国文化的一座高峰。(记者 单红)

[责任编辑:少康]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网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