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新闻日历|收藏

邓建栋:琴心乐韵慰乡思

2017-05-09 15:10:00来源:无锡日报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6 商务热线:81853962我要评论字号:T|T

  北京海淀区玉泉路北太平路,蓝天剧场就坐落在这里。邻着剧场,便是无锡籍著名二胡演奏家邓建栋的家。之前,曾数次采访过这位二胡演奏名家,但台前幕后的简单访谈,与在邓家走亲访友式的聊天截然不同。

  乡情感染下,邓建栋与记者聊乡愁、聊民乐、聊二胡传承,也聊他的音乐人生。琴心乐韵,承载着这位艺术家的民乐抱负与无尽乡思。

  与无锡有割不断的感情

  接到《无锡日报》“天下无锡人”栏目的采访请求,邓建栋爽快地答应了。“家乡人民对我很厚爱,得知你们要来采访,感觉特别温暖。感到自己虽然身在他乡,但家乡没有忘记我们。”这是邓建栋的肺腑之言。

  走进邓建栋家,客厅内一切摆设均与艺术有关。有琴韵,亦有书香。“我与家乡有割不断的感情。”邓建栋说,虽然自己12岁时便为了学艺离开无锡,但关于家乡的记忆,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褪色。无锡之于他,是发自内心的情感,与时间无关。

  乡情是一根纽带,维系着邓建栋与无锡的情感。“离家已有40年了,但只要与家乡有关的信息,总会去关注。”他说,近些年来,时常回无锡参加文化活动,每每此时,他总会约上三五好友,逛“最无锡”的景致、吃“最无锡”的家常菜,在感受家乡变化的同时,寻觅旧时无锡的记忆,“那些记忆虽然是碎片式的,但却像永不褪色的老照片。”

  邓建栋,以艺术家的感性,为乡愁、乡恋找到了具象的载体,踏踏实实地恋着。他说,近五、六年来,家乡十分重视文化发展,自己与无锡的联络、合作增多了,“只要无锡有需要,我都会支持。”确实,每次回无锡,变得越来越美的家乡,总让邓建栋心生自豪。他在手机上拍无锡美景,在朋友圈中晒——“我的家乡美不美?”为无锡求赞的心情,直截了当。

  无锡应该打造“二胡圣地”

  无锡,素有中国民乐之乡的美誉,更是中国二胡之乡。邓建栋出生于无锡新区梅村,二胡产业园的所在地。采访邓建栋,二胡传承自然是主题。

  “无锡在中国民乐发展史上,曾写下辉煌篇章。”邓建栋如数家珍,报出一个个在中国民乐史上有响当当名号的无锡籍音乐家。他说,特别在二胡演奏、作曲与理论方面,无锡涌现出一批影响中国现代二胡发展的音乐家,形成一条完整的人才链。他坚信,如果没有这个无锡籍音乐家群体,中国二胡的发展与走向或许截然不同。

  “刘天华值得大书特书,他是中国二胡发展里程碑式的人物;而他的成就,又建立在周少梅的基础上。”他说,周、刘二人将二胡带入高等学府,翻开发展的新篇章,而阿炳与《二泉映月》,又使世界侧耳聆听中国民乐的华响。“名家、名曲,这些都是无锡文化的符号,有着鲜明的无锡特质,谁也争不了、拿不走。”

  也正是受这种二胡文化的滋养,邓建栋不但琴拉得好,还有自己的“民乐抱负”:为家乡擦亮二胡这张名片尽力,使无锡二胡后继有人。

  借助民乐节庆活动,扩大城市影响力,这在邓建栋看来,是培育城市文化品牌的途径。“如果没有电影节,法国戛纳有几人知晓?以文化为纽带,让大家了解、知道无锡,这是最好的途径。”虽然,无锡之前引进了金钟奖,但这个活动在无锡能走多远,邓建栋并不乐观。他只是希望,这个活动在无锡走得远一些。

  因为有民乐抱负,邓建栋的舞台,就不仅仅局限于拉琴。他坦言,对二胡后继人才隐隐有些担忧:“我这些年来,时常向身后看,看身后是否有无锡籍青年二胡演奏家跟上来,可现状并不乐观。”他说,闵惠芬老师去世后,自己备受打击,觉得一棵大树倒下了,不能再有乘凉意识了,传承的责任感油然而生。这股责任感促使他想为家乡民乐做点事。“无锡要成为名符其实的‘中国二胡之乡’,必须不断有人才走出去,最好能走出一个群体,而不是以过去的历史为荣。”

  “历史上,无锡涌现诸多民乐大家,有名曲、名家,梅村又是二胡的主要产地,集名家、名曲、名胡于一城,无锡完全有条件打造成中国二胡圣地,让从事二胡,热爱民乐的人,将无锡当作民乐、二胡的朝圣之地。”邓建栋表示,深厚的民乐积淀,是无锡二胡独有的文化基因,谁也夺不走,应该用好这笔文化资源。

  协助无锡成立民乐团,是邓建栋的又一大心愿。他曾与无锡方面有过沟通,但进展却很缓慢。尽管如此,他并不放弃,建言无锡不妨依托一所音乐特色学校,一步一步慢慢来,为无锡成立民乐团打好人才根基。

  打动观众才能赢得观众

  宋飞版、于红梅版,等等,各种二胡名家的《二泉映月》,与邓建栋版相比,总少了一丝情韵:技术到了、音准到了,独缺乡思。

  听邓建栋拉《二泉映月》,琴音一起,感觉味道都出来了:最美的旋律莫过于此。他是“人琴合一”的演奏家:与中国爱乐合奏《乔家大院》主题曲时,弓走身动,高潮起,泪流满面,全身都是曲。他说,从内心流出的音乐才能打动听众。征服自己才能征服他人,邓建栋,做到了。

  二胡之于邓建栋,是乡音,也是乡思。无锡,是他音乐人生起点。“小时候,电台播放结束曲,就是《二泉映月》。那时候听着,就感到这曲子旋律哀婉,挺好听的。”邓建栋说,9岁那年去邻居家串门时,一个残疾的退伍军人闲来无事便在家拉二胡,自己听着听着便着了迷。那位退伍军人见他喜欢,便教他拉琴,没想到,却遭到妈妈反对,认为学了琴要离家四处演出,不舍得。但最终,妈妈的反对敌不过小建栋的喜爱。

  邓建栋就是吃音乐饭的。搞艺术,勤奋与天赋二者不可或缺,相比之下,天赋更为重要。学琴仅一年,邓建栋便被小红花艺术团录取,担任二胡、板胡独奏,到处演出。1975年,小学还未毕业的邓建栋就被招入江苏省戏曲学校,主修锡剧伴奏。5年之后,他成了江苏省锡剧团的主胡。

  “为戏曲伴奏,其实没有更多的技术要求,仅仅是对戏曲风格和味道的把握。”除了技术上的不满足,更让邓建栋觉得委屈的是“永远不能站在舞台中间”。“戏曲的伴奏乐队都只能坐在侧台被限定的空间里,很憋屈。”所以,即便是每天有两场演出,邓建栋也没有放弃对二胡演奏的学习。

  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1985年6月,邓建栋成为江苏省首届青少年二胡比赛的黑马,不仅获得了青少年组第二名,他的创作处女作《姑苏春晓》也获优秀新作奖。同年11月,他独自拎着二胡来到北京,代表江苏参加首届北京二胡邀请赛,出人意料地获得一等奖,并获规定曲目《长城随想》及自选曲目《姑苏春晓》两项最佳演奏奖。

  夺冠之后,全国各大音乐学院纷纷向邓建栋发来邀请,最终他选择了南京艺术学院。“当时,南京艺术学院开出的条件异常优厚,可以免试直接插班到三年级。但我还是觉得不能为了拿文凭而上学,应该安下心认真学习一些知识,所以最终我还是进了二年级。”

  毕业后,邓建栋正式进入空政文工团。在部队文工团工作,下部队的演出非常多,曲目大多较为通俗,但邓建栋没有懈怠,练琴、创作是每天的习惯。“我很幸运,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每天练琴、到处演出,都让我觉得幸福快乐。”

  2014年12月14日晚,“惠山祠堂群申遗——古韵遗风名家名曲惠民专场音乐会”在无锡大剧院上演。宋飞、朱昌耀、邓建栋、于红梅、陈军、欧景星、李光华、王中山等八位中国民乐大家,在“中国二胡之乡”倾情出演,为民乐之乡奏响申遗华章。这台民乐盛会的“操盘手”,正是邓建栋。

  “只要无锡有需要,我会用自己所有的人脉资源,为家乡民乐发展出力!”邓建栋,践行着自己的诺言。 (记者 单红)

[责任编辑:少康]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网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