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手机报|收藏本页

你是我的中国老师

2016-07-13 19:19:00来源:无锡新传媒网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1 商务热线:81853018我要评论字号:T|T

  本网整理 第25期援桑队员——高运来
  “五一”假期不平静

  首先从周六开始,医疗队的翻译朱老师打电话过来说是有中资结构的人过来看病。其实是中资公司人员的家属,两位中年妇女,一为中年男性,还是有两位小朋友。不过是有头痛,咽痛或者咳嗽等症状,并有发热。这里疟疾比较常见,所以遇到有上感症状的患者都需要排除疟疾可能。根据我的经验基本排除疟疾,考虑上呼吸道感染,给予相应的对症药物。

  周日六点半左右被敲门声叫醒,敲门的是我的一位同事,说是中餐馆老板娘的公公突发腹痛过来就诊。老先生早上5点左右突发腹痛,腹泻数次,没有发热。我下楼看到老先生的时候,他正坐在餐厅里,大汗淋漓,面色惨白,痛苦貌,言语都很困难。偏偏发病不巧,儿子儿媳和孙子孙女昨日去南非旅游,老伴昨日去奔巴吊唁。陪同过来的是中餐馆的厨师,和我们很熟悉。初步诊断急性肠炎,尚需排除其他急性腹痛原因。患者症状重,血压偏低,生命体征不平稳,我建议在客房留观,给予山崀宕碱、左氧氟沙星等治疗。后来可以吃些稀饭,没有呕吐,只有腹部隐痛不适了。下午收到中餐馆老板打来的电话和微信,问到老爷子的情况,并且表示非常感谢。

  周日下午,周一上午又有一些中资结构的华人因胃肠道不适过来看病。忙了大半天,直到2点钟才吃上中餐。下午打球的时候徐队告诉我某中资结构有一位同志心脏不舒服,可能是心脏病发了,马上过来。不过先进来的不是本人,是同事,患者在在驻地门口车上,不肯下来,这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患者与同事发生争执后感到胸闷,呼吸困难。现诉行动困难,无法下车。于是我就上车进行诊疗,初步判断没有严重疾病,劝他下车到驻地进行进一步诊疗。尽管初步判断下来没有严重问题,但是患者年龄较大,有高血压病史,诉既往有心脏病史,目前仍有仍有胸闷不适,需排除急性心肌梗死可能,需要心电图等检查。这个时间公立医院没有心电图检查,于是陪他们一起去私立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排除急性心肌梗死,而患者也说自己没有不适了。患者放心了,他的领导和同事放心了,我也放心了,医疗队的全体同志也放心了。

  在等待的检查的过程中一位华侨带来电话,说是带孩子过来复诊。开始我以为是那位患系统性红斑狼疮的女孩过来复诊。见面的的时候才知道是个男孩,女孩的弟弟,早上就出现上腹痛。女孩没来,但带来了复查的检查单,较之以前好多了。等我完成所有的诊疗工作时,已是晚上七点多钟了。明天要正常上班了。

  这个“五一”假日不平静,虽然没有闲着,但我确不以为苦。在桑岛,医疗队不仅要服务于非洲人民,还有服务于当地的中资结构和华人华侨。为他们的健康保驾护航,让他们能够在桑岛安心的工作和生活,是我们医疗队义不容辞的责任。

  你是我的中国老师

  我每周有三天的时间在新革命病房门诊工作。桑给巴尔独立后莫兹莫加医院病房更名为革命病房,后建的一幢小楼就命名为新革命病房,其实也就六个单间,一间为总统准备的,一间为第二副总统准备的,其余为高级官员或其家属准备的,因此住院病人并不多,日常主要工作在新革命病房门诊。

  萨义德医生是新革命病房的主任,是第二副总统的保健医生,在桑给巴尔很有名气。年轻时候毕业于同济医科大学,先后在武汉、南京、广州呆过七年,这样的资历在莫兹莫加医院可谓凤毛麟角,慕名求医的也是络绎不绝,其中不乏政府要员、商界精英,终于,新革命病房成了医院的”第二门诊部“。记得上一批的刘队和我交接的时候语重心长的告诉我,新革命病房的门诊和高血压门诊不同,这里很多病人都是萨义德医生的粉丝,能否在这里打开局面必需以实力说话。当时我就暗暗的下定决心,一定要尽管打开局面,展示中国专家的影响力。

  萨义德医生自己有心律失常的问题,长期服药但效果不佳,经我的指导调整用药之后症状明显改善。大概因为成功的救助她的亲戚---一位急性心肌梗死---的缘故,内科负责人fayiza医生对我非常信任,经常带病人或者介绍病人到新革命病房找我就诊。另有一次萨义德请我协助治疗一位重要的住院病人,最终患者恢复良好出院了。我感觉萨义德医生对我的看法发生了改变,经常和我探讨一些问题,包括胸片、心电图、心脏超声,心血管疾病的诊疗,还有心血管疾病诊疗进展等问题。他经常说:“Dr Gao,你是我的中国老师。”开始我以为他不过是客气而已,但久而久之我发现他是真诚的。遇到熟识的病人萨义德医生会时不时的告诉他们:这是我的中国老师。对于疑难的或者治疗效果不佳的熟悉病人他会介绍给我处理,并告诉他们中国专家是他的中国老师。渐渐的我也有了很多固定的病人,有了很多非洲粉丝。

  每次门诊结束的时候萨义德医生都会表示感谢,“Dr Gao,谢谢你,你是我的中国老师。” 他有时会聊一些在中国的往事。有一次聊到北京时,他不仅哼唱起来:“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看来中国文化已经在他脑海里刻下烙印。他知道毛主席,也知道习总书记。他说:“中国发展很快,中国的变化很大,中国人民非常友好,我非常喜欢中国。”

  让胸痛不再成为永远的痛

  高血压、糖尿病在桑给巴尔非常常见,因此冠心病应该并不少见。对于急性心肌梗死需要考虑溶栓或者介入治疗,但以桑岛的医疗条件难以实现。但是积极的药物治疗仍然可以挽救不少急性冠脉综合症患者的性命。这里枚举几例。

  上班不到一月,内科的负责人fayiza医生来驻地找我,说有个亲戚在外院住院,需要我会诊一下。根据临床症状和心电图记录,我诊断为急性冠脉综合症,但是否为急性心肌梗死,以莫兹莫加医院的现有条件难以做到早期确诊,然而让我出乎意料的是竟然可以查肌钙蛋白,不过是在私立医院。遵照我的治疗计划,fayiza医生弄到了我建议使用的所有药物,包括低分子肝素。此后的1周时间内fayiza医生每天向我汇报病情,并根据我的建议进行相关检查和药物调整。1周后fayiza医生告诉我患者恢复良好,遵照我的建议出院了。1月后患者来门诊就诊,带来了在达市做的冠脉CTA报告单,证实了我的诊断。此后患者一直在我这里复诊,成了我忠实的粉丝。

  另一位胸痛患者,颇费了我一番周折。由于每次的主诉都不同,有时还有腹痛,让我很困惑。按照心绞痛处理,症状无明显改善。也许是因为患者自身的表达有问题,也许是因为症状不典型,导致诊断困难。于是我认真梳理,按照轻重缓急、可能性大小等次序进行诊疗处理。一句主诉提醒了我,患者主诉活动或者饱餐后容易出现胸痛,既然如此何不在胸痛发作时行心电图检查?心电图的动态变化远比单纯静态心电图有价值。但是心绞痛的持续时间一般只有几分钟,以当地医院的效率,等轮到检查的时候胸痛已经缓解了。所以我给心电图室的医生打了电话,告诉他如果患者胸痛发作立即行心电图检查。事实证明了我的推测,发作时心电图有显著的动态变化。于是果断的调整治疗方案,强化抗缺血治疗,直到美托洛尔达到最大的推荐剂量胸痛才完全缓解。随访至今无胸痛症状。

  还有一位是本院一名医生的父亲,来就诊的时候已经胸痛3天了,因有时仍有胸痛发作复诊。我诧异作为医务人员怎么会这么粗心呢?后来翻看门诊病历才发现胸痛第二天就来医院就诊了,门诊医生建议胸片、血脂组合检查,并给予奥美拉唑,但不知为什么没有查心电图,再说临床症状也不支持消化系统疾病啊!立即行心电图检查,提示广泛前壁心肌梗死。立即收住ICU病房,根据我的诊疗建议到院外药房购买低分子肝素等进行规范化治疗。随访至今,病情稳定。

  在桑给巴尔,冠心病没有高血压、心力衰竭那么常见,但也绝非罕见。由于缺乏冠状动脉造影、冠状动脉CTA等检查手段,很多情况下确诊冠心病比较困难。但胸痛也是这里门诊病人常见的主诉之一,考虑高血压、糖尿病的高发,冠心病的数量应该不会太少。受限于客观条件,在这里工作不可能依赖各种检查去明确诊断,只有充分利用临床经验和扎实的医学基础去解决问题。

  办法总比困难多。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我们都会竭尽所能的克服困难为病人服务,为中桑友谊添砖加瓦。

  一次规格颇高的上门义诊

  某一个周六,医疗队的翻译朱老师同志通知我周日上门诊疗,据说是我曾经诊疗过的一位VIP患者。徐队、潘主任、费主任、朱老师和我一起去,因为患者有多种主诉。前卫生部部长哈桑女士一起去。估计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否则也不需要如此强大的诊疗阵容。

  汽车拐进了一个小巷子,在一幢不起眼的房子门前停下,哈桑女士说这就是病人的家。我有些诧异,我想所有的人都有所诧异。以我们这样的规模上门诊疗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人物吧!另外一种可能,这个患者是她的至亲或者关系非同一般。

  这是一个60多岁的老年女性,此刻正躺在病床上。尽管数日前哈桑女士曾因为该患者的便秘问题到我这里取药,但直到今天才见到病人。哈桑女士告诉我可以诊疗了,那么谁做我的翻译呢?于是哈桑女士,也就是前卫生部长担任我的翻译。主诉左侧肢体麻木5天,以下肢明显,伴吞咽困难。有糖尿病史14年,高血压病史14年,然而都是不规则用药,血压、血糖控制不佳。体格检查发现患者一侧肢体肌力明显减退。我仔细翻看了既往就诊记录,对既往诊疗情况有了全面了解。房间狭小,光线灰暗,队友欲打开手机照明,我婉言拒绝了,字迹还是依稀可辨的。没有合适的凳子,我就屈膝,弯腰或者坐在地上进行诊疗。

  该患者的诊断明确:急性脑卒中。但出血性还是缺血性卒中需要头颅CT进一步明确。建议至莫兹莫加医院行头颅CT检查,同时给予相应的治疗。

  在返回驻地的途中,大家继续议论这个病人以及今天享受的诊疗规格。徐队打趣说:就是总统母亲也就是这样的待遇啊!

  随后的头颅CT证实为急性脑梗死,与徐队、于路主任等讨论后进一步调整了诊疗方案。

  我们不知道哈桑女士和这位患者是什么关系,想必关系非同一般吧!但这并不重要!我们很高兴能够给需要我们的人提供帮助,我们很高兴帮助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哈桑女士,我们很高兴进一步促进了中桑友谊。

[责任编辑:钱莉莎]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网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