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手机报|收藏本页

辛苦与繁忙并存的妇产科

2016-07-13 19:15:00来源:无锡新传媒网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1 商务热线:81853018我要评论字号:T|T

  本网整理 第25期援桑队员——吴伟燕

  辛苦的妇产科 

  桑给巴尔的纳兹莫加医院是当地最大的医院,病人多,病情重。但医院条件极其简陋,专业的医生护士很少。中国医疗队克服巨大的困难,工作在临床一线。诊治了无数疾病,挽救了无数生命,创造了中国医生的神话。

  作为妇产科医生的我,承担着繁忙的妇产科工作。工作辛苦,风险极高。

  (一)承担24小时备班任务,随时待命,夜间经常被叫到医院,最多一次一夜被叫三次。纳兹莫加医院妇产科特别忙,尤其产科。一年的分娩量12000左右。生育高峰时仅夜间分娩量达50个,剖宫产率只有10%左右。当地医生只会简单的剖宫产,出现病情异常一般都会叫我处理,所以经常被叫到医院,有时候一夜甚至叫好几次。

  (二)手术日择期手术多,一般要手术至下午三点,经常饿着肚子,吃不到午饭。纳兹莫加是桑给巴尔最大的医院,病人很多。我的妇科门诊的病人一般要等待二个月才可以住院手术。所以我的手术日手术排的满满的,一般三连台手术。但每次手术日我基本都要饿肚子,基本下午三点才可以回到驻地,最晚一次下午五点多回驻地,午饭就吃不到,饿着直到晚上。

  (三)艾滋病产妇多,手术时为了抢救病人,病人的血液溅到脸上、眼睛里。产后大出血的病人,在手术时病人的血液经常湿透我的内衣,当时忙着手术,也无暇顾及。缝合时手术被缝针戳破,甚至被手术刀片割伤。手术结束后想想还是有点担心,毕竟艾滋病是从血液传播的。

  (四)重病人多,疑难的手术多。没有得力的助手,没有专业的护士。术中身兼术者、器械护士工作。术后兼做护士。

  手术、治疗其实都需要术者、助手、护士的配合。这里的妇科医生基本功差,基本不会做妇科手术。所以每一步手术都基本独立完成。器械护士对手术过程不了解,要什么器械都必须亲自点,说出来。特别是腹腔镜手术,护士对器械的名字都不知道,各种接线都由我自己完成,护士帮不上忙。手术中助手从来没有参加过腹腔镜手术,根本无法配合,只能自己一个人完成。手术后所有的腹腔镜器械都必须自己清洗。

  来非洲就是为了实现当初立下的救死扶伤的誓言,解除非洲病人的痛苦。给她们健康、给她们希望。再苦再累,也无怨无悔!

  生与死的较量 

  这个礼拜又是我备班,想到这一点,我不知不觉有点紧张。

  产科凶险,纳兹莫加医院的产科尤为凶险!来桑岛后已经遇到多例子宫破裂、子宫内翻、会阴四度裂伤、子痫产后大出血等危重病例。这种病例在国内极为罕见,但这里经常出现,死亡率非常高。想起上次备班,一产妇子宫破裂,子宫动脉撕裂,产妇死亡。我还心有余悸,心中默念安拉的名字保佑,希望所有的病人都安安全全的。

  午饭刚结束,电话想起。“hello, Drwu .A patient had rupture of the uterus .help us.(病人子宫破裂,请求帮助)”。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慌忙穿上手术衣,赶往医院。在产房手术室,麻醉师正在打麻醉,病人的心电监护提示心率170次/分,血压70/44mmHg。病人已经休克,命悬一线。上台后打开腹膜,腹腔内全是血,胎儿、胎盘已经在腹腔内,我牵拉出胎儿,取出胎盘。见子宫裂口在子宫左侧壁,长15厘米,下方一直达到阴道,子宫动脉上行支已经破裂,伴鲜红色的血液涌出。立即缝合止血!,但怎样缝合止血快呢?因破裂口顶端非常深,达到阴道,又有积血,根本无法暴露。但如何不快速止血的话,病人血压马上要降到零了。这时我改变传统的先从裂口底端开始缝合的手术方式,先从裂口上端缝合,下方用艾力斯钳夹止血。这样的决定显然是非常正确的,病人的血马上止住了,手术野也较前清楚了。病情开始稳定,血压缓慢上升,心率有所下降。我悬着的心,稍微有所放松。但问题又出现了,撕裂的子宫颈和阴道解剖上临近输尿管和膀胱,因组织水肿,并有血肿,根本无法分辨出输尿管在哪里。我如果缝合时结扎了输尿管,那病人术后出现肾积水,肾衰怎么办。我越想越怕,不敢再缝合。我也寻求帮助!徐卓群队长是泌尿外科主任医师,经验丰富,让他来帮我吧。和徐队长简单的通话后,他马上赶来了。徐队长上台后马上帮我找到了裂口的顶端,辨认了输尿管的位置后,我在他的指导下完成了缝合。病人转危为安,术后黑人医生对我竖起了大拇指,说“Good job!”。

  这个手术,无疑是生与死的较量,在这次较量中,我赢了,赢在手术中的思考和变通,赢在医疗队的通力合作。正因为我们的点点滴滴努力,赢得了当地医生的尊重,当地社会的尊重,挽救了病人的生命,拯救的她们的家庭。

  繁忙的妇产科 

  来非洲前,我总认为这家医院连国内的乡镇医院都不如,非常落后。到了这里才知道,我的想法完全错了。

  纳兹莫加医院是一个国际化的医院,妇产科的工作人员不光有中国人,非洲人,还有德国人,英国人,可谓“八国联军”。妇产科是纳兹莫加医院最大的科室。病人多,工作量大,危重病人特多。比起无锡人民医院,有过之,无不及。

  2014年纳兹莫加医院仅产科收治的病人有12806个,分娩量为11208个,剖宫产1723个。重度子痫前期和子痫病人252个,死产241个。产后出血242个,产妇死亡15个。平均每天分娩33个,最多的一次一天分娩50人。一个科室的工作量相当于国内一家专科医院的工作量。

  这里工作繁忙、辛苦。工作了二个月后,我深刻的体会到这一点。

  我一到这里,这里的妇产科主任就迫不及待地给我安排工作。因为这里急缺我这种专家。周一和周四上门诊,周三和周五择期手术,周二大查房。每个月的下半个月备班。时间被安排地满满的。

  上班二个多月了,感觉自己像个陀螺,不停旋转。早上天刚亮我就得起床,7:30,morning meeting 准时开始。由实习生汇报24小时内入院的有高危因素的病历,然后在给出治疗方案。由这里的妇产科主任和一名德国的主治医生进行点评,提问。全英文交流,开始我感觉听不懂,因为非洲英语带了浓厚的口语,但时间长了,我已基本听懂病历,并可以发表简单的意见。一般早会在一个半小时到二小时,每逢周一或周四,开完早会,我必须立即赶到门诊,因为预约的30个病人已在外面等我。病人一般只会讲斯瓦西里语,所以每句话都要我的Staff翻译。因为语言、表达方式、文化差异很大,所以我感觉非常累,而且非洲人一点不急,干任何事情都慢慢的,每次看完30个病人,基本都是下午一点或二点了。如果是手术日,那基本没有吃午饭的时候了,一般不到下午三点前是不会结束的,所以,厨师华师傅知道我辛苦,每次都让我多带一个面包和鸡蛋,我让我不再挨饿。备班更是辛苦,有一次一夜叫了我三次。

  病种多,病情重,对我是非常大的挑战。短短二月,我在这里已经见了非常多的病种,病情都很重。经常在门诊检查,患者的子宫肌瘤经常是超过孕四月大小,最大的甚至有足月妊娠这么大。子宫破裂,会阴III度裂伤,产后大出血等危重情况,在国内非常少见,在这里经常遇到。其实见了这么重的病例,我心里有点害怕,毕竟有些病例在国内没有遇到过。但我在这里就是专家,非洲人亲切的叫我“big boss”,我经常搜索文献,有时候请教一下队长,所有的病人都得到了恰当的处理。看着病人恢复了健康,我有一种满足感。

  其实我觉得在这里工作是对自己全方位的考验。考验我工作16年的临床经验和技能,考验我的英语交流水平,考验我的单独生活能力。这种考验是人生中一笔巨大的财富,它将激励我克服困难,勇往直前。

[责任编辑:钱莉莎]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网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