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手机报|收藏本页

长电科技

2016-04-11 09:59:00来源:无锡日报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1 商务热线:81853018我要评论字号:T|T

作为一家真正意义上的跨国公司,国内最大、世界第四的行业地位使其拥有眺望世界的高度与底气——

长电科技:“蛇吞象”演绎传奇

(长电科技供图)

  从一家濒临倒闭的亏损小厂,到拥有眺望世界的高度和底气,江阴长电科技有限公司用了25年左右的时间。

  在世界一著名品牌的最新款手机中,29颗元器件中就有11颗是长电出品;纷至沓来的各类高端客户订单中,不乏高通、华为等通讯巨头;自主发明的FBP获得了国家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共同颁发的发明专利金奖……如今,企业的研发创新能力以及所拥有的专利组合,都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凭着在技术上压倒性的优势,长电科技成为国内最大、世界第四的封测行业排头兵。

  “创新已深深融化在长电的血液中,中国的希望在于一代企业家创新意识的觉醒”,长电科技董事长王新潮这样总结。诚然,多年如一的创新探索,又怎能少了“坚持”这一个特质呢?

  凭实力攻占巅峰,需要甘于寂寞地坚守

  铜柱凸块技术和晶圆级芯片尺寸封装技术,是长电人为之自豪的两大全球专利。长电先进封装有限公司张黎博士说:“长电先进因前者而生,因后者而存”。简单一句话,隐含多少风起云涌。

  2000年开始的国内低端元器件“价格战”,以及2003年“非典”带来的经济滑坡和国内大小厂商“同质化”的“争食战”,曾让王新潮痛定思痛:“真正的强,应该是高门槛的、不可复制的专利、标准等技术创新。”

  2004年,长电先进开始组织力量开发凸块技术。但是这样一个符合“高门槛、不可复制”要求的技术,却因为太先进而打不开市场。

  立马掉转枪头。听闻当时的通讯巨头诺基亚希望手机能“做薄做小”,长电便定向研发芯片的“轻薄短小”。先是缩短芯片内连线长度,然后一再优化直到芯片尺寸和封装尺寸一样大的“零级封装”。这是封装能达到的极致,记者被告知:早几年摩托罗拉一款著名的“刀锋”手机,背后的功臣就是这项技术。到2009年,长电一年出厂30多亿颗芯片,在封装行业成为全球出货之最。

  而那项“高处不胜寒”的凸块技术,虽然应用面很窄,长电却始终没放弃研发。拐点在2009年到来。全球最大的模拟器件设计公司美国德州仪器,想攻克模拟器件在散热性能、集成化等功能提升的难题,找到了长电。市场就此被引爆。“真正是厚积薄发”,张黎感叹:“没有多年的储备打底,别人才不会跟你玩。”

  铜柱凸块技术牛在哪里?技术人员解释说,这是通往高端封装的必备技术,每个凸点的直径仅25微米,相当于头发丝的三分之一,藉此实现小尺寸、高密度、高速运算的功能。

  对技术的坚守,反馈给长电巨大的红利。如今,长电科技在半导体封测行业发展的两大主流方向——晶圆级封装和模组封装领域,技术实力已经超过国际同行,累计专利2000多项。

  即便在行业发展低潮,引才计划依旧坚持不辍

  2011年底,告别了任职20年的美国公司,梁新夫博士成为长电科技的一员。“国内集成电路产业正在加速崛起,我告诉自己,不能错过这班疾驰的‘高铁’。”

  从射频类全球最大企业到一家民营企业,似乎完全没压力,但在梁新夫眼里,长电是一个更大的平台、蕴含更多挑战。除了将以前的知识、背景更好地应用于研发中,他还负责市场、销售——这意味着他的开发钻研需要往前跨一步,直接和客户需求、市场紧密衔接。

  有一项长电2009年就着手开发的技术。当时主流产品打线键合用的多是金线,成本很高,长电就想法缩短金线的用量;后来,琢磨着用铜线替代金钱;再接下来发现其在射频类产品所表现出的性能更好,就针对为数字类产品提供可靠性能而进行开发;现在这项MIS技术已经成为长电的王牌,正开发下一代应用于3D封装的产品。半路参与进去并领衔的梁新夫说,本土公司能做到这一步很不容易,很多新技术在开发之初,客户也并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往往是在双方共同推动下各有所得。

  创新的核心是人才,要有自己掌握命运的世界级核心技术,就要有世界级人才。从2000年开始,长电科技在海内外招贤纳士,先后引进了半导体知名专家于燮康、台湾专家赖志明、梁志忠、傅努力等。即使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其他企业都忙着减少投入,长电却依然坚持引才计划,“抄底”收购了新加坡APS研发机构。

  事实上,对于“人”的看重始终是长电企业管理的核心,不管是尖端的人才还是一线的员工。长电科技集成电路事业中心总经理王顺波说,集成电路产业一度是日本、台湾的支柱产业,随着产业转移到内地来的,还有对于产业精益求精的精神。

  所以,为了规范封装操作的动作,长电针对不同的芯片都有相对应的标准作业指导书,要求工人每一个动作都要按标准做到位。封装一个芯片从收到材料到出货,包含四五十个工艺流程、上百个步骤,“不同的芯片、工艺流程都有其特殊之处,任何一个步骤出错,产品功能就无法实现。”作业标准相关的参数、数据,每个月都需要将其刻成光盘,不然服务器存储就会瘫痪。

  事关全局的战略部署,基于理性的研判和坚定的实施

  长电科技党委副书记沈阳郑重其事地告诉记者,长电发展至今,抓住了三次重大发展机遇。

  2013年把低端产品外移,江阴本部重点投入高端基板IC封装和掌握自主知识产权的特色封装;2014年,与中芯国际合作,加快全球晶圆产能向中国集中的步伐;而去年10月完成的“蛇吞象”式的并购,使长电一举跻身全球封测业第一阵营,足以被业内奉为教科书。

  “当初动议提出的时候,公司上下一片哗然。”董事会秘书朱正义说,当时长电已经是国内封装业龙头,小日子过得挺安稳。但安于现状岂是王新潮的性格?在一片花团锦簇中,他意识到企业开始面临获得高端客户和市场的困难,长电要介入国际层面的竞争,势必要突破这个瓶颈。

  并购案在王新潮的力推下得以实施。他召集朱正义等三四名集团决策成员进行专题研究,审慎分析。目标对象星科金朋当时在全球封测行业排名第四,拥有最先进的技术、市场、国际化管理经验和人才,其客户、技术与长电科技互补性达到95%以上;这些是长电花十年都不一定能做得到的。

  正值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被收购方资金链面临断裂。抓住时机,长电科技出资2.6亿元、通过杠杆募集了7.8亿元,一举拿下星科金朋半数股权。如今回想起来,朱正义觉得并购谈判难度倒不大,反而是交易完成之后的整合更加惊心动魄,“每一件事情都跟走钢丝一样,一不小心就可能跌入深渊。”

  完成收购后的“黄金100天”里,长电科技大刀阔斧地对星科金朋进行调整:将所有工厂实体直面市场、富余产能调剂到长电科技、债务重组、销售和采购资源重组……全程参与的朱正义非常感慨:一个企业最根本的问题是管理机制,机制正确,技术、人才都不成问题。

  一番资本与管理的角力,长电用原来五分之一的时间完成了总资产翻一番的目标,研发创新能力得到质的提升,更获得了包括全球前20名大半导体公司在内的大批一线客户。

  合并后的长电科技,拥有位于中国、新加坡、韩国、美国等7处生产基地和6个研发中心,每一处都有明确的定位:新加坡基地负责晶圆级高端封测,韩国基地以SIP系统集成为主,宿迁和滁州定位分立器件低成本生产基地,本部则是中高端产品的生产基地……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江阴本部每月销售额都保持2.5亿元。

  作为一家真正意义上的跨国公司,长电正进入一个崭新的发展时期。(英洁 金秋)

  >>>短评

  工匠精神离不开一流的管理

  长达二十多年的坚守,让一家濒临倒闭的亏损小厂,打拼出国内最大、世界第四的行业地位,拥有眺望世界的高度和底气,江阴长电科技有限公司用实实在在的业绩诠释了无锡制造业企业代代传承的工匠精神。

  工匠精神在企业的具体发展过程中,其内涵丰富,每家优秀的企业都有自己的答案。制造业企业对于科技创新孜孜以求,但也不能显得笨拙,忽视市场短期和长期的形势。2004年,长电科技开始组织力量开发凸块技术,却因为技术超前而打不开市场。于是,长电科技及时转向,研发芯片的“轻薄短小”满足短期市场需求,与此同时,也不放弃在未来拥有广阔前景的凸块技术。长电科技在坚持中不乏灵活,最终厚积薄发。

  企业经营需要盈利,相较于粗制滥造赚快钱,坚守工匠精神更苦更难、也是唯一正确的路。企业要静得下心、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下得了苦功夫。摆脱同质化的低水平竞争,唯有创新,而创新的核心是人才,长电科技立志要研发出世界级核心技术,于是,长期招揽世界级人才,即便在金融危机、行业发展低潮时期,长电依旧内心笃定,坚持引才计划不动摇。重视科研人才,也重视对普通员工的培养,长电将对员工的管理和服务当做企业管理的核心,只有最一线工人在技术上做到规范成熟,企业才有在产品上追求精益求精的能力。

  聚焦智能化、绿色化、服务化、高端化的产业方向,工匠精神是转型的必备条件。工匠精神不单代表着先进的生产理念,它也是制造业的转型方向。从低水平重复竞争的泥淖中走出,加强技术创新,最终目的是“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提升中国制造业的整体水平与形象。关键在于,该如何付诸实践?无论是长期保持对技术的研发热情还是对企业员工进行科学的管理和培养,没有一个行之有效的人性化制度,无异于缘木求鱼。就像长电科技自己总结的那样,技术研发、产品生产以及资本市场上的并购重组等一系列生动的产业实践成果,最终都主要归功于企业的管理机制。一个企业最根本的问题是管理机制,科学的管理机制可以保障企业的各项战略得以高效实施。事实胜于雄辩,管理机制一旦科学合理,技术、人才问题等也随之迎刃而解。(文扬)

[责任编辑:张珍]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网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