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陆勇,“掮客”?“药侠”!抗癌药“代购第一人”案全透视

陆勇,江苏无锡市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一夜之间成了全国各大媒体关注的人物。从被提起公诉、被警方逮捕,直至最终检察院撤回起诉,陆勇的命运时刻牵动着国内众多白血病患者的心。陆勇究竟是谁?为何陆勇一案能获得如此多的关注?

陆勇获释:一个令人宽慰的结局

  • 2015.2.26

    湖南省沅江市人民检察院对“抗癌药代购第一人”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销售假药罪”案作出决定,对陆勇不起诉。

  • 2015.1.29

    陆勇获准取保候审,免于强制羁押。

  • 2015.1.27

    沅江市检察院向法院请求撤回起诉,法院当日对“撤回起诉”做出准许裁定。

  • 2015.1.10

    陆勇和病友从无锡飞抵北京,结果在机场被北京警方带走。

  • 2014.12

    江苏省人社厅发布了关于伊马替尼的最新规定,经过谈判协商,国产的两种仿制药将在2015年开始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

  • 2014.11

    最高人民法院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最新司法解释——《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第11条的内容是新增的:销售少量根据民间传统配方私自加工的药品,或者销售少量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境外药品,没有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 2014.11

    数百名慢粒白血病患者以网络签名留言的方式联名为陆勇求情。

  • 2014.9

    印度仿制药“团购价”降到了每盒200元左右。

  • 2014.7.21

    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

  • 2014.3.19

    陆勇母亲向沅江市公安局交付75万暂扣款和4万9千元保证金后,陆勇才得以取保候审,回到无锡。

  • 2013.11

    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将陆勇带走。

  • 2013.8

    陆勇找不到愿意提供银行账号的患者,于是就在网上以500元一套的价格,购买了三套他人身份信息的银行卡。

  • 2011

    印度公司方面曾派人到中国来开立银行账户,后因银行账户经常需要升级,印度公司就联系上中国最早购买药物的陆勇,希望他帮忙提供国内的账户,并从2011年开始向陆勇提供个人所需药物作为回报。

  • 2005

    中华骨髓库来通知陆勇,一个女大学生与他的配型成功,随时可以移植。但陆勇婉拒,他看到太多做完移植病情反复的病友,人也痛苦,钱也花了,最后还是死了。他更相信长期吃印度“格列卫”,能让他“正常”活着。

  • 2004.8

    陆勇买来印度“格列卫”,试吃了一个月,去医院检查,各项指标都好。他这才将消息在慢粒白血病患者QQ群里分享。

  • 2004.6

    陆勇第一次在网络上用英文检索到“印度格列卫”的消息。

  • 2004.4

    陆勇建立了中国第一个慢性粒细胞白血病交流群。

  • 2002.8

    无锡的两家医院确诊陆勇患上慢粒白血病,时年他34岁。

陆勇

陆勇:若时光倒流,选择如初

个人播客个人微博

陆勇•心声

  • 作为患者,那么贵的药我们吃不起,难道我们不能选择便宜的药吗?
  • 我们每一个白血病患者,最大的希望是我们能有尊严的活下去,而不是到处求救、到处哭喊。
  • 湖南的病友上访时说过,有病没药吃那是天灾,有药没钱吃那是人祸。
  • 如果时光倒流,我还是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 白血病患者群体很希望能通过我的事情,从政策层面发生改变,将治疗白血病的药物纳入医保。

法眼看案:两高司法解释为患者自救留扇“窗”

销售少量根据民间传统配方私自加工的药品,或者销售少量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境外药品,没有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摘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第十一条第二款,该解释于2014年11月18日发布。

媒体•聚焦

民众•声音

  • 网友“从头在来”:如同中国版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
  • 网友“liueast”:中国制药任重道远,早日研发出自己的新药才能解决这一根本问题。
  • 网友“清荷雅梦”:法律上他有错,道义上他帮了很多人,可否为这些绝望者开绿灯?
  • 网友“六月枫”:法律到底是意在保护受害者,还是不惜制造受害者以保护政府部门审批权?
  • 网友“Lazy Boy”:感觉在保护药品专利方面应向印度学习,创新不值得用生命去换取。
  • 网友“陈熊飞V号”:当恶疾临身束手无策,就算心中有法也倍感傍惶。生命重要焉?法大焉?

困境犹存:用药者面前的“大山”

案件反思:陆勇获释非终点

编后语

我们钦佩陆勇身上折射出一种“济人之危不图报答”的品质,这也是中国传统“狭义”精神的体现。检方最终决定不再起诉这位“药侠”,这或许能让各地那些夜不能寐的“陆勇们”能睡一个好觉。但不容忽视的是,国内仍有大批的重病患者面临着“吃药如吞钱”的困境。我们希望陆勇案能化作促进“良法善治”与医药改革的一股推力,我们也希望中国的“陆勇们”能越来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