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账号属于 注册
订阅新媒体业务联通 移动 电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南京富二代杀妻案开审 被告当庭翻供

2013-11-05 09:22:15来源:现代快报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0216252 商务热线:80216312我要评论字号:T|T

富二代杀妻案开审 家人法院门口拉横幅

图为被害者家人在法院门口拉横幅

吉某在法庭上受审 (法院微博图片)

    “你认为夫妻间最重要的是什么?”面对检察官的询问,被指控故意杀妻的吉某只回答了四个字:“坦诚相待”。然而,在今年4月25日凌晨,连喝三场酒的吉某,在听了朋友关于老婆不忠的“传言”之后,回家先后用菜刀和水果刀对妻子小祁的头部、胸背部、四肢等部位砍击和捅刺数十下,致妻子当场死亡。

    昨天下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现代快报记者旁听了庭审过程。吉某当庭翻供,称事发时妻子先拿的菜刀,报警后没有再伤害她。控辩双方围绕被告人吉某应定故意杀人罪还是故意伤害罪、被告人是否具有自首情节、对被告人的刑罚适用三个争议焦点进行激烈辩论。昨日,法庭上,检察官还出示了由南京脑科医院出具的案发时吉某无精神病的鉴定结论。鉴于案情重大,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庭上自述

    否认故意杀死妻子 理由是没伤她的脸

    检察机关起诉书指控吉某涉嫌故意杀死了妻子小祁,而且采取砍或捅等方式,导致他妻子身上有数十处伤口,并且使用了包括菜刀和水果刀在内的至少三把刀。作案手段残忍,情节极其恶劣,而且造成了极大的社会危害性。

    同时,起诉书还指控,案发后吉某是在家里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的。归案后,承认杀妻的事实,并如实供述罪行。

    吉某在法庭上表示,妻子小祁确实是因他而死的,他酒后没能控制住自己。但他称,在伤害妻子的过程中,他一直想着今后两个人还要在一起生活,所以一直没伤害到她的脸,不希望妻子脸上今后有伤疤。

    吉某还自称夫妻感情很好,虽起过争执,还动手打过妻子,但没有实质性矛盾。而面对检察官询问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时,吉某答道:“坦诚相待。”    

    向岳父母道歉   自请从严从快处罚

    “现在我父母怨恨我,我岳父岳母恨不得要杀了我,我难过,我想给我岳父岳母道个歉,你们把养育21年的女儿交给我,我没有好好照顾,却死于我手,我清楚你们此刻痛苦万分,我感同身受,毕竟她是我曾经挚爱的女人,这辈子唯一的妻子,但我没办法让她活过来。”

    最后陈述时,吉某称,他希望法庭依法从严从快处罚,同时希望自己那个尚未满一周岁的女儿,今后能健康成长,能享受良好教育。

    当庭翻供

    “妻子先拿的菜刀,报警后没再伤害她”

    此前公安机关侦查的资料显示,案发当天凌晨,吉某喝得醉醺醺回家后,直接到厨房拿了菜刀才到卧室。到了卧室后,发现妻子小祁正在玩手机,就直接找她对质喝酒时听说的那些事,两人因此起纠纷,他用菜刀和水果刀对小祁多次砍杀,导致她死亡。而他母亲到卧室制止他后,他趁母亲离开卧室,又关门对小祁进行了伤害。

    “我记得是她先到厨房去拿的菜刀,看到她拿刀了,我就过去把菜刀夺过来了,我家厨房刀架上还有几把刀,我就把其他刀也一起拿了。”在法庭上,吉某推翻了他以前的供述。同时称,后来惊动了他父母后,母亲前来抢了他的刀,并跟他发生拉扯,而父亲则去报警了。在警察到来前,他已扔掉了菜刀,并未继续伤害妻子。

    “我妈让爸爸去报警了,我就知道警察很快要来了,我没有多少时间跟妻子说话了,我就到卧室关上门,抱着她跟她说话。”吉某称,后来民警到他们家后,他主动打开了房门,配合警方调查。

    检察官提供的证据显示,吉某伤害他妻子时,用了4把刀,他妻子身上伤口多达60多处,而且头部和胸部以及腹部,伤口都很深。最终因大出血而死亡。而到底砍了多少刀,吉某称他当时是醉酒状态,确实记不清了。不过,他强调,他母亲制止他后,他得知父亲已报警,就再也没有继续伤害妻子。

    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

    检察机关指控吉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恶劣,手段残忍,情节极其恶劣,带来的社会危害大,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

    而吉某的辩护律师称,从吉某此前的供述,以及当庭的供述来看,他并非是要剥夺妻子的生命,而只是想伤害妻子的身体,应该属故意伤害致人死亡。

    “他多次说过,考虑到两人以后还要在一起生活,所以一直没伤害妻子的脸,不希望妻子的脸上今后有伤疤。”这足以说明,当时他并非是蓄意要杀死妻子,没有任何预谋,完全是酒后失去了控制,才导致了惨剧发生。

    是否算自首 能否从轻处罚?

    检察机关认为,吉某作案后,得知他父亲已报警,虽然并未逃离,而是在屋内等待警察到来,看上去构成了自首,但并不能算自首。理由是,吉某得知父亲报警后,虽然没逃离,但却在继续作案,继续伤害他的妻子,而不是停止作案,也不是采取抢救措施。同时,当庭翻供,存在多种不同供述,有狡辩的嫌疑,无法定从轻情节。

    对此,吉某称,自从父母介入后,他就没再伤害妻子。警察到来后,他也主动配合警察调查此事,应该算自首。吉某的代理律师称,吉某归案后,主动交代了自己的犯罪行为,虽然细节上前后不完全一致,但对杀害妻子的犯罪事实,他从一开始就交代了,应该算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具有从轻处罚情节。

    该如何定罪量刑?

    检察机关认为吉某持刀行凶、依法构成故意杀人罪,应当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而且他杀人手段极其残忍,造成极大的社会危害性,虽其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但当庭又做出了与以往不一样的供述。鉴于其危害后果极其严重,且无其他法定的从轻情节,建议合议庭依法从重处罚。小祁家的代理律师建议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而吉某的代理律师则认为,本案系家庭内部矛盾,吉某是在酒后失去控制能力,实施的犯罪有偶然性,明显区别于有预谋的犯罪,被告人虽有劣迹,但无前科,犯罪后认罪态度好,请求法庭对其作出公正处罚。

    因案情重大,法庭未当场宣判。

    善后事宜

    小祁父母要赔偿 争外孙女抚养权

    在昨天的法庭上,小祁的父母除了坚持要求判处吉某死刑立即执行外,还提出了57万余元的赔偿。对此,吉某表示愿尽最大努力赔偿。同时,他还称如果有可能,他会尽全力抚养年幼的女儿和扶养妻子的父母以及自己的父母。

    另据了解,目前,吉家和祁家都想抚养那个无辜的孩子。因担心孩子的抚养权得不到保障,目前小祁的父母已向法院提起诉讼,争取外孙女的抚养权。

    家人声音

    小祁外婆称要“血债血偿”

    昨天下午两点不到,距离开庭还有半个多小时,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就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小祁的表妹,捧着小祁的照片站在人群里,神情哀伤。

    小祁的外婆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她年纪大了,和小祁两口子平时接触比较少,但哪怕是通过一些不算多的接触,她也不太看好这段感情。“觉得这个小伙子不诚实。”

    说到这里,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情绪突然激动起来,眼泪直流。站在身旁的家人劝了她几句,老人的情绪才慢慢缓和。“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我们就是想来声讨,这件事要血债血偿!”这句话,老人说得斩钉截铁,“我活到这么大岁数,从没听说过有人会对自己的妻子下这样的毒手。”(实习生 孙孟霖 记者 刘旌 李绍富)

[责任编辑:李霁]
权威新媒体传播新速度无锡新传媒网新闻热线:0510-80216252 80216271文明办网举报热线:0510-82725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