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手机报|收藏本页

阳山水蜜桃"人气王"今年不给力

2017-06-13 08:01:00来源:江南晚报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1 商务热线:81853018我要评论字号:T|T
  
  近日,无锡阳山水蜜桃中的第一批桃陆续上市,尽管量少价高仍旧不愁卖。对于老饕们来说,阳山水蜜桃中最具代表的湖景桃才是一年中最期待的。不过作为湖景桃中的“人气王”,“中湖景”近两年坐果率都不及往年,杨市附近的桃园今年特别低,一些桃树遭“拦腰斩”。老饕们要过瘾,估计得“多挖几张分”。

  “中湖景”坐果率遭“拦腰斩”

  “去年就不多,今年更少了!”昨天,无锡市惠山区阳山镇火炬村的老桃农郑光兴一早就到桃园查看,望着树上稀稀拉拉的“中湖景”,神情有些凝重。他告诉记者,他种了近20年水蜜桃,家中有十七八亩水蜜桃,其中“中湖景”占四成左右。虽然近几年坐果率都不太好,但至少每棵树还能维持在200只上下。哪知今年这么惨,挂果率低得都用不着“梳果”,去年可以结200多只桃子的树,今年100只都挂不满。郑光兴说,他种了近20年的水蜜桃,今年是坐果最低的一年。

  桃园里一圈下来,郑光兴手里已经摘下一大把枯枝败叶,他见到桃树上停止生长的“死果”,毫不手软的“扯”掉。“你看,这些是染上了病菌的,没用了!”他摇摇头叹口气对记者说,往年同村的人都羡慕他,因为他种的“中湖景”多,能卖出好价钱。然而从去年起,情况就不对了:尽管中湖景依然抢手,价格也最高,但产量却不及其他品种。“营养都集中供给这些生命力顽强的桃子了!”郑老伯表示,让他略感欣慰的是,这些留在树上的“精品”好在品质都还不错。在随后的走访中,记者从多位桃农处了解到,几乎每家的“中湖景”坐果率都很低。

  这个“坏消息”,记者在阳山水蜜桃桃农协会秘书长赵逸人那里也得到了证实。赵逸人介绍说,最近几年,这一品种的挂果情况都不太好,今年的形势特别糟糕。

  她说,就目前走访桃农所掌握的情况来看,今年以来风调雨顺,“两头”上市的早桃和晚桃坐果率都较高。无论是7月上旬集中上市的朝阳、白凤等早桃,还是7月底上市的几种晚桃,坐果率和品质都不错。偏偏就是7月中旬下树的几只品种坐果情况普遍不太好,阳山水蜜桃中最具代表的“中湖景”尤为明显。“‘中湖景’坐果特别差!”她介绍说。

  到底是何种原因导致“中湖景”越来越难伺候?赵逸人表示,经过近几年的跟踪调查,桃农协会已关注到这一现象。初步分析看来,一方面可能由于无限地无性繁殖导致品种有所变化,到了需要选种培育的时候;另一方面,和桃农修枝的技术也有一定关系,当然也不排除土壤和病虫害带来的影响。“修枝修得短的挂果明显少一些!”她表示,协会和相关部门正在对此进行调研,以期能着手解决。

  着手“应对”,种植高品质水蜜桃

  对于郑光兴所担心的,当地农业部门已经有所察觉并开始着手“应对”。眼下,在政府的引导下,桃农在种植过程已基本弃用除草剂,并开始通过推广迷向丝、矿质农药等物理防治、生物防治等绿色栽培,打造出一片“生态桃园”,力争种出更多“高品质”水蜜桃。

  记者跟随郑光兴在他家北面的桃园里转了一大圈后,发现早桃、晚桃坐果情况都不错,其中包括早湖景、晚湖景每棵树坐果也都在两三百只,唯独身价最高的中湖景坐果最差,最多的也就100只还不到。

  不过,当郑光兴将记者带到南面的桃园后,这一看法被打破。“你看,这七八棵中湖景坐果就不错,比北面的要好很多。”他指着几棵桃树让记者看。放眼望去,果实虽然不及其他品种那么密,但比起北桃园的中湖景至少多了一倍。

  “北面和南面的桃树是同一批苗。”郑光兴说,六年前他在南桃园自己嫁接培育了中湖景的苗,种了两年后将大部分小桃树移栽到了北桃园。

  同样的苗,同样的技术,相隔几十米而已,为何二者相差甚远?“北面桃园种的已经是第二批树了,这边才第一次种。”郑光兴说,根据他近20年的种植经验来看,不排除和土壤发生变化有关。几年前,北面桃园淘汰了一批老桃树后又紧接着换上了新树。他分析说,10多年这块土地一直在“劳作”而没有休耕,长期的“消耗”以及除草剂长时间的施用,导致土壤营养不良。而南面桃园因为才种“第一茬”,加上近两年政府引导,开始弃用除草剂,对土壤伤害比较小,没有出现酸化现象。不仅如此,南桃园的病虫害也比北桃园要轻。

  除草剂逐渐退出改用生草技术

  在位于阳山镇双车垛的一块桃园里,78岁的老吴和老伴正在给桃树喷洒药水。“那些没用除草剂的种出来的桃子能卖好价钱!”老吴说,近两年,一些大户开始用锄草机割草,不再喷洒除草剂了。老吴说,自家也就三四亩桃园,他和老伴年纪大了,尽管知道锄草机的好处很多,但用起来太麻烦。

  在不远处的火炬村,一些稍大些的桃园,年轻的桃农则用镰刀进行人工割草。“再用除草剂土都要死掉了!”采访中,好几位桃农都表示出了这样的担忧。他们表示,现在能不用除草剂就尽量不用了,只是家中人力有限,靠人工割草有些忙不过来。

  对此,赵逸人表示,今年起阳山开始着手建立生态桃园,引导桃农弃用除草剂。一方面推广生草栽培,首先在大户中间推广割草机的方式进行物理除草。另一方面通过科普,告诉桃农用了除草剂后对土壤和桃树生长都不好,让大家形成“要想提高水蜜桃品质,就要弃用除草剂”的共识。

  “相当于绿色栽培、有机栽培的方法!”赵逸人表示,草进行光合作用后,土壤中会生成碳素,因此有机质就会增加。随着有机质的增加,桃园的生态环境就能得以改善。通过生草,能增加土壤中的有益菌,从而对土壤进行改良。

  不过,引入生草栽培后,需要定期进行锄草。虽然比以往要更耗费人力,增加了人工成本,却改良了土壤的微生物环境。

  “以前让桃农弃用除草剂是绝对不可能的,如今他们尝到了甜头。”赵逸人介绍说,像郑光兴这样尝到甜头的桃农,现在就算免费发放除草剂给他们,他们也不会再用。在农业先进国家,都是通过这样的技术来改善土壤的酸化。她表示,生草看上去是很简单的事,但是真正要实施下去还是很有难度的。一旦推行,对提高水果品质、档次可以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让害虫“绝后”的 “迷向丝”要推广

  除了要想办法对付草,病虫害也是最让桃农们最头疼的。今年阳山桃园里出现一种叫“梨小”的食心虫。“桃树染上这种虫很讨厌!”赵逸人告诉记者,为了对付这种害虫,由区政府进行技术引导,开始在阳山引入专治梨小食心虫的物理防虫技术“迷向丝”,以切断雄虫找“配偶”的途径,从而将“梨小”赶出桃园。

  她介绍说,该设施在农业上称之为“性诱器”,其技术来源于澳大利亚,目前农业部也在大力推广。“像软铁丝,往树枝上一绕就好了。”虽然国内也有类似的技术,但目前没有澳大利亚做得好。“他们可以6个月保持释放。”雄虫会根据雌虫释放的性激素一路寻过去找到“配偶”。而这个“迷向丝”,同样也能释放出性激素。根据该技术的要求,一亩地挂33根迷向丝,一片桃园中到处都在散发雌虫的气味,这样一来就扰乱了雄虫的判断,找不到雌虫后就没办法进行繁殖了。

  赵逸人介绍说,目前这项技术主要在阳山地区的太湖水源保护区推广。试用下来效果不错,大大减少了农药施用量。接下来,计划大范围内推广。

  相对害虫,桃树一旦沾上病菌那是相当麻烦的。“为了铲除越冬病菌,年初在阳山发起了一场大规模的清源运动。”赵逸人介绍说,为了提高桃农施药积极性,今年由政府出资免费供应石硫合剂,从区到镇、到村,1万多户3万多亩全部发放到位。每家每户开沟排水,打完药后病害减轻了很多。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以前在无锡,一年一般只用一次石硫合剂。而去年阳山水蜜桃病害较重,因此需要打两到三次药。“根据生态栽培的农业发展方向,阳山正在尽可能地减少使用工厂合成农药。”赵逸人介绍说,石硫合剂属于矿质农药,相比工厂的合成农药,这些来自自然界的农药要天然很多,毒性也要小很多。为了让水蜜桃更“环保”,不仅化肥要“减肥”,使用优质的有机肥,而且就鸡粪在桃园施用都要控量。她表示,鸡粪中如果没有完全发酵的话,也会对土壤有伤害。(袁晓岚)

[责任编辑:钦嫣]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新闻日历

更多

网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