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手机报|新闻日历|收藏

李扬:比特币肯定不是币 它是一种技术游戏

2018-04-09 14:09:00来源:网易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6 商务热线:81853962我要评论字号:T|T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先生发表现场演讲。

  网易财经4月8日讯 今日,2018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中改院论坛在海南省海口市举行,本次论坛由网易财经和中国改革发展研究院联合主办,论坛主题是“新时代 新商业革命”。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论坛主题演讲时表示,比特币在我看来就不是一个特别符合社会发展需要的发展,比特币肯定不是币,它是一种资产,用整个算法创造了一种人为资产,然后人们去炒,比特币以及其它很多东西在我看来都是一种技术游戏。

  以下为实录:

  李扬:尊敬的迟福林院长、尊敬的方少民副秘书长、尊敬的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晚上好,非常荣幸参加网易财经的会,更加荣幸参加海南院的会议,应该说我欠迟院长甚多,以后慢慢还。

  今天这个题目是我不熟悉的,尤其讲到新商业,我是做金融的,我一直在想怎么做这个演讲,最方便的是找到共同点,想来想去,共同点是有的,我们都基于某种“流”,商业是物流,商品是信息流,做金融的是资金流,金融流、现金流等等,金融其实是基于“流”的学问,我想起了在此次金融危机刚开始的时候,有人在讲华尔街的胡作非为时举了例子,华尔街的金融工程师狂妄地说“给我流,我就给你产品。”是这样,万世万物只要有流,它就可以成为金融产品的基础,让人眼花缭乱的金融衍生品就是基于某种流产生的,甚至是天气预报,只要它成为某种流,就可以成为金融市场上交易的产品。

  最为精致的流还是证券化,我们知道资产证券化和抵押资产证券化,就是把若干单个金融产品汇集在一起形成一个池,然后对它中间的现金流进行重新分割,依据不同的现金流创造不同的产品,卖给不同的人。

  为什么我要讲这个事情?因为在此次危机以来出现了一个情况,就是金融不服务实体经济,金融自己太狂妄了,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做,给我一个流我就做出一个产品来,但正是在这种凯歌行进过程中,金融不自觉地脱离了实体经济,所以今天我们要寻找金融回归实体经济的路径,还是要找到它的实体经济流,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今天讨论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我的主要思想是,以后我们金融的发展、金融的创新(特别是金融产品的创新)一定不能脱离开实体经济的流,不能脱离开商业,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我们知道最近几年来金融借助于新的技术(特别是借助于互联网技术)产生了很多新的领域,刚刚魏建国部长也说到了,互联网金融、大数据等等,用新技术肯定是对的,但这个新技术如果脱离开实物经济运行的流,它也一定会成为虚空,成为泡沫,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就是一个例子,应该说中国互联网金融是未中心而至末路,2014年有人提出是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元年,2015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2016年开始整顿,到最近刚刚算是有点结论,整顿算是告一段落,这么一个有先进性、有前瞻性的东西在中国变成了要被整顿的东西,关键还是脱离了实体经济,脱离了流。

  我们看现在互联网金融整顿下来之后,整顿掉了那些要在互联网体系中造资金池的机构,整顿了那些基于互联网做证券的机构,它要在互联网基础上作出证券,证券拆细,然后连续交易,都脱离开了实体经济,而留下的,比如京东、阿里巴巴、苏宁,它都是基于原来的零售,是在网上交易的流的金融,大家回头去看,凡是有实物经济运行流的都留下了、都发展了,凡是没有的都被整顿了。

  这个事情告诉我们,我们落实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就是找到金融对应的经济活动,现在它对应的最直接的、对应的最好的其实就是商业流,这点是很明显的,所以现在凡是基于商业的(无论是老模式还是新模式)来做的金融活动都保留下来、都发展了。

  我是做研究的,要回溯理论发展,我们知道西方经济学,它就是供应与需求,其实回溯一下,西方经济学一开始也不是这样,只是马歇尔开始,他把它变成了供应和需求,这样有它的好处,把整个经济学简化为供应和需求之后,很多数学公式可以引进了,可以找到边际、找到焦点、找到均衡点,一层层发展起来,可以用数学工具。但我们常常会忘记经济学还有一个传统,就是把实体经济活动区分为几个环节,这里要说一下,我们可能要重新发现马克思经济学的精髓:生产、流通、分配、消费。马克思经济学是这四个环节。

  当这四个环节在西方经济学大行其道之后大家谈得比较少了,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它没法儿数学化、没法儿形式化,虽然它符合人们的常识,但很难再继续发展,生产、流通、分配、消费,说的是被一般人所理解的话,但很难作出很学术性的架构来,发展到今天,整个经济开始虚拟化,开始智能化,走到今天我们再重新寻找金融、经济学实体经济基础的时候发现了它的价值,所以现在也许我们应当建立关于生产的金融,关于流通的金融,关于分配的金融,关于消费的金融。

  现在我们看到消费金融已经独立成一块了,关于生产的金融也有很多,关于生产企业的金融、关于生产过程的金融也都有了,分配的金融现在在这次危机以来受到了非常大的重视,关于流通的金融有待我们创造,今天这个经济学家年会把新的商业模式拿出来讨论,我想老的模式、新的模式都要放在一起重新放回整个生产四环节的一个环节中,然后研究它的特性,这恐怕是我们要做的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基于这个分野,我们可做的事就非常多了,我们需要研究老业态和新业态的区别及联系,在我看,其实没有特别多本质性的区别,其实只是载体不同,信息的展示和信息收集的不同,但它的本质应当说是一样的,如果本质不一样,这个事情就会成为泡沫,基于它做金融就是泡沫,这样来看,我们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就非常多了,关于流通的经济活动和流通的金融,要做的事情是很多的,但现在新技术应用之后,特别是互联网为代表的新技术,大数据、云计算、算力、算法都被引进之后,它常常被引到和实体经济无关的方面去,刚刚有人网易的一位记者问我能不能说说比特币,比特币在我看来就不是一个特别符合社会发展需要的发展,比特币肯定不是币,它是一种资产,用整个算法创造了一种人为资产,然后人们去炒,作为货币它肯定应当有一些基本特质,比如它应当币值稳定,货币的本质:

  1、它是价格标准,大家都靠你来定价,(价格)老是(浮动),就没有起到价格标准的作用。

  2、作为货币,它应当和商品流规模的变化一致,这也是保证它价格稳定的重要条件,商品在增加,你也应当增加,如果你增加得不够,价格就涨,如果增加得多,价格就跌,是这样的情况,而比特币本身的这个机制是有限的,所以现在比特币以及其它很多东西在我看来都是一种技术游戏,当然,我们新商业,交易对象可以增加,不只是我们可吃可用可穿的食物和服务,增加一些数字化产品是可以的,但它只是增加数字化产品,就像游戏,增加的是产品种类,但不是货币,对这个东西我们还是要看清楚的。在这个过程中,一开始我是通过流把商业和金融连在一起,由于他们都基于同样一种东西,他们彼此替代,彼此渗透,货币因此而消亡的可能性就是存在的,其实在我看来应该更加重视的是社交在一个圈子里被共认的一种支付手段,在一个圈子里大家一起认某种币,日常生活中有很多,坐飞机坐多了他会给你分,那个分其实就是币,它和比特币不一样,它是按照那个现实中的法定货币定价的,多少积分就可以买张票,这种东西是有可能替代货币的,之所以有这样一种功能是因为它是基于现实的商品,劳务的交易。

  其实要说货币的定义,西方经济学的定义很通俗,但我觉得讲到了问题本质,就是大家都认它,广泛地接受,它就是货币。刚刚我们说的那些在一个圈子里被认可的其实就是这个东西。

  所以我看到这个题目后我在想,我们应该在“流”这个基础上共同认识它们的基础,同时在“流”的基础上认识我们新的商业模式,也在这个基础上认识我们金融创新的方向,千万不要误入歧途。回到那句话,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在这个层面上,所有的金融创新都必须和某种流有关联,最好是以它为基础,这样我们就不会误入歧途,中国就不会再走互联网金融的曲折之路,其实中国互联网金融走得很早,但现在比较下来我们已经有点落后了,就是因为中间这么走了一圈,脱离实物经济的流,去做传统银行了,你干什么要搞资金池?不就是没有任何商业流吗?一边存款一边贷款,中间一个池,没有任何经济基础上,你做出一个产品,说这个产品代表多少,然后去卖?

  我想我们今天的议题就在这里,从我做金融的角度来说,无论何时何地,金融的发展、金融的创新离不开实物的流。

  谢谢各位。

[责任编辑:少康]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网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