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新闻日历|收藏

传承师道,守望初心!10位教育人讲述70载无锡教育改革发展成就!

2019-10-09 11:03:00来源:无锡观察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6 商务热线:81853962我要评论字号:T|T

  近期,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无锡教育微信连续展播了“礼赞新中国,奋进新时代”《师缘》特别节目。节目中10位无锡教育人倾情讲述了他们与教育的“缘”,多角度展示了70年来无锡教育改革发展的成就。

  周稽裘:在教育兴国的道路上跑了一小段路

  江苏省教育厅原副厅长、无锡市教育局原局长

  “我很幸运,我这一生能够有机会亲眼看见,我们国家从解放初期的贫困落后发展到今天的初步繁荣。当然我也感到很幸福,我的青年时代和壮年时代,正好赶上国家从贫穷向初步繁荣转变的历史进程。我是一个劳动者,我参与了建设祖国的劳动,我感觉,这辈子值了!”

  1973年,来自中国科技大学的一纸书信寄到了周稽裘的手中,信中有这么一句话——“回来做老师吧”。自此,他便与“教育”结下了不解之缘。

  1983年,周稽裘回到故乡无锡,在江南大学任教。1986年,周稽裘转任无锡市教育局局长后,为推动全市教育迈上依法实现“普九”新台阶作出了贡献。2019年8月,周稽裘故地重游宜兴归泾中学,在这个他曾经“抬过土”的学校,他深有感触地说:“当年人民群众用辛勤的劳动和汗水,硬是把一个山头变成了操场。”从无到有,从落后到先进,归泾中学的发展历程可以说是当年无锡乡镇大力推进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一个缩影。

  和乡镇的情况不同,当年无锡市区的义务教育普及情况相对较好,如何在基本普及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均衡程度,保证义务教育的质量,是当时的工作重点。20世纪80年代,无锡就开始对教育的整体布局结构进行调整,以九年义务教育为重点两头延伸,向前办好学前教育,向后并行处理好高中和初中阶段的教育。

  访谈中,周稽裘还详细讲述了我市职业教育体制深化改革的发展历程,并分享了他多年来从事教育工作的心得。他说:“办教育的人站位要更高一点,不要单纯的就教育论教育。办教育的初心就是为国家强大,为人民幸福。我只是在教育兴国的道路上,跑了一小段路。”

  高国强:我为教师队伍建设出了一份力

  无锡市教育局原局长、无锡市教育学会会长

  “教师应当坚守的‘初心’是为国育才,应当牢记的‘使命’是立德树人。只有充分认识教育工作的意义和价值,才能深深爱上这个‘太阳底下最崇高的事业’。”

  多年来,无锡市委、市政府坚持把教育作为全局发展的重点,花大力气加强教师队伍建设,全市教师队伍在数量、结构、质量上都发生了重大变化。作为一名老教育工作者的高国强是这些变化的见证者,更是教师队伍建设工作的参与者。

  1976年,高国强走上教育工作岗位,从师范毕业留校做老师,到2013年退休,从事教育工作整整38年。他先后在师范学校、教育局机关、重点中学、高职院校工作过。其中在教育一线18年,至今他仍在教育学会从事教育工作。

  采访中,高国强重温了无锡教师队伍建设的发展史。1985年,我国设立了第一个教师节,教师变成了一份令人羡慕的职业。设立教师节后,1993年,国家又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1995年,国务院又颁布了《教师资格条例》。这三者对教师队伍建设有着重大的意义,高国强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将教师的权利义务资格等都用法的形式固定下来,实际上就是确定了‘怎么样做一个教师’。而《教师资格条例》解决了‘什么样的人可以做教师’的问题——要取得教师资格证,这一条例拓宽了教师队伍的来源,吸引了许多非师范院校毕业的优秀人才来当老师。”

  在高国强的几十年教育生涯中,我市各级教育部门和学校积极加强教师队伍建设,其成效体现在我市教育事业的蓬勃发展上。他说:“教师队伍建设主要体现在抓学校领导干部队伍建设,抓青年教师培养,抓师德教育三个方面。”

  2018年12月,无锡市委市政府召开全市教育大会,在会上出台了《关于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这个文件对加强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有着重大的意义。高国强表示这个文件与以前的文件相比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其中有不少新的举措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比如说从市到区县到学校要建设一个教师发展的支撑体系,来支撑教师的发展。市里成立教师发展学院,县区成立教师发展中心,学校建设教师发展示范基地校。”

  陈之芥 :延续30多年的师范之缘

  原无锡高等师范学校校长

  “希望能够培养更多优秀的教师,打开孩子们自主学、快乐学的大门。”

  陈之芥出身教师之家,从小在心里埋下了从教的种子。30多年来,他怀抱教育初心,与师范教育结下了不解之缘:从师范学院的学生到锡师附小校长,再到无锡师范的管理者,他伴随着师范教育改革的步伐一路前行。

  1978年,出生教师之家的陈之芥在高考志愿上郑重填上了自己向往的学校——江苏省洛社师范学校。彼时的陈之芥还不知道,这里就是他和师范教育长达30年缘分的起点。

  20世纪80年代初,正是我国中等师范教育改革如火如荼的时期。“学高为师,身正为范”是对师范内涵的准确定位。“两代师表一起抓”是对“师范教育”师资培养方式的深刻解读。在洛师教学管理的过程中,陈之芥大力推行教师“下水”制度,即让教师和师范生一起深入小学、深入课堂、深入学生。

  1996年2月,陈之芥服从上级安排,前往江苏省无锡师范附属小学担任校长。虽然在洛社师范工作的16年间,他并没少与小学打交道,但真正要去管理一所小学,他的心里还是没底。上任前,陈之芥天天泡在图书馆,把有关锡师附小的各种资料读了个遍。他深知,去这样一所久负盛名的学校,身份从一个教学管理者转变成一个学校领导者,他面对的不仅是教师、学生,还有社会和家长。到锡师附小赴任后,陈之芥一头扎进课堂里,广泛听课熟悉老师,并和他们深入交流。通过一系列的努力,陈之芥担任校长期间,锡师附小不仅学科教育成绩斐然,艺术比赛成绩也十分出色,学生对外活动也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

  1999年,陈之芥调任江苏省无锡师范学校工作,并于2000年春被任命为校长。千禧之年,世纪之交,教育改革新政频出。面对师范教育的改革调整,如何让锡师文化传承发展?现代学校制度怎么建设?陈之芥又动起了脑筋。他提出无锡师范要实现四个目标,一是迅速实现高等教育化;二是课程要培养适应基础教育需要的老师;三是办学条件现代化;四是柔性德育的新管理模式。

  2010年,陈之芥退休,但心系教育的他依然关心着青年教师的成长。目前,他担任无锡市陶行知研究会会长一职,开展“行知青年骨干教师培训班”工作,延续着自己与师范教育30余年的情缘。

  孟晓东:在孩子的生命里种下一棵树

  原锡山区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主任、锡山区教育局原副局长

  “为人师者,不仅要教给学生丰富的知识,更要在学生的生命里种下一棵树,让他们未来的生命历程踏踏实实、蓬蓬勃勃,既扎根沃土,又伸向天穹……”

  至今年8月,孟晓东的教育生涯已走过了37年。他从一位中师毕业生,通过自学先后获得教育专科、本科以及研究生学历,从一名青年教师成长为语文特级教师。

  1982年,孟晓东从江苏省洛社师范毕业,在洛师附小(现洛社中心小学)踏出了教育人生的第一步。1986年4月我国第一部《义务教育法》颁布后,在全国掀起了“普九”热潮。“当时我们抓入学率、普及率、巩固率、毕业率,让孩子们进得来,留得住,学得好。”1990年孟晓东踏上领导岗位,担任洛师附小副校长。1991年他调任无锡县实验小学(现梅村实验小学)任主管教科研的副校长。

  2001年,教育部下发《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大力推进基础教育课程改革,调整和改革基础教育的课程体系、结构、内容,构建符合素质教育要求的新的基础教育课程体系。这是一场影响深远的改革,改革范围涵盖了幼儿教育、义务教育和普通高中教育,范围之广、影响之大堪称历史之最。也就在这一年,孟晓东调任锡山区教育局任副局长,开始了全新的教育人生。

  孟晓东一直把自己定位为一个行动研究者:“边行动,边研究,对上尽可能地触及一些最前沿的理论,最先进的教育观点,对下尽可能地了解老师们的所想、所思、所做,做到问计于师生。”锡山区作为当时全国首批课程改革试验区,从教育的立场,到课堂的价值、课堂的形态、课堂的文化审美,再到教师的角色都一步步发生了变化。

  从2012年3月组建至今,孟晓东名师工作室走出了2位特级教师,6位后备特级教师,全体成员获得“市学科带头人”称号。这些优秀的教师在小学语文教学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带领着所在学校乃至全市语文教科研的发展。

  王武:构建立体化的无锡高等教育大格局

  江南大学原副校长

  “从改革开放到今天四十余年,正好也是我有幸在高校的时段,我参与并见证了发展的几个重要环节,感悟到发展的大道理,在于坚持苦练内功、砥砺前行、全速发展。”

  46年前,王武来到无锡上大学,就此与无锡高等教育结下了不解之缘。近半个世纪后,年近古稀的她依然忙碌于校园,为无锡高等教育改革发展建言、奔忙。

  回溯无锡高等教育发展的历史,近代县级建制的无锡,也办过很有名气的高等教育,那就是无锡国学专修学校、江苏省立教育学院和私立江南大学。特别是无锡国专,和比它晚五六年的清华国学院堪称中国近代国学教育的“双璧”。

  新中国成立后近十年时间,无锡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普通高等教育,直至1958年,南京工学院食品工业系整建制东迁无锡,成立无锡轻工业学院,开始了独立办学历程。

  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无锡这块民族工商发祥地,发展为新兴的工业城市,急需一批高学历人才。1981年,市委市政府决定发展地方高等教育事业,集资创办无锡职工大学,1984年改名为无锡大学,屡次更名后,最终更名为江南大学,并发展成为学士学位授予单位。1988年,全国只有418个国家重点学科点,无锡轻工业学院建立了我国第一个发酵工程国家重点学科。在世纪之交,无锡轻工大学、江南学院、无锡教育学院合并组建为教育部直属“211工程”重点建设高校。

  作为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70年来,我国高等教育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从无到有、由弱变强,取得了瞩目的成就。在这过程中,我市也切实把高等教育摆上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战略位置,通过不断为高校发展营造更好的氛围、提供更好的土壤、创设更好的条件,有力促进了在锡高校办学质量、基础设施条件、人才学科建设、科技创新能力和社会服务能力的全面提升。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目前我市共有16所高校,包括3所本科高校、10所高职院校、2所高校分校和1所成人高校,全日制普通高校在校生人数为11.89万人。无锡的高等教育在发展进程中,特别是新建高校和新增专业,有哪些方面是需要注意的呢?对于这个问题,王武认为:“首先要思考无锡在发展的过程中间特色在哪里?重点突破在哪里?长线发展在哪里?把这些问题全部考虑清楚以后,就会明白要办什么样的学校,进而明白要办什么样的专业。无锡一定要有一批人不断跟踪世界最新科学技术发展的动态,要引进有引领性技术的人才,创建一些有引领性的学科平台,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培养人才。”

  王稼伟:打造职业教育技能型人才“专卖店”

  无锡机电高等职业技术学校校长

  “我们职业教育要做‘专卖店’,避免成为‘杂货铺’,要追求品牌和质量,不能什么专业热门就开设什么专业,一定要有自己的定位。”

  “专卖店”和“杂货铺”的理论,是从教39年的王稼伟对职业教育的一点“体会”。作为无锡机电高等职业技术学校、无锡工业高级技工学校的校长,王稼伟一直致力于以校企合作提升教育品质。2008年机电高职提出了“四我·五位·7S”素养教育构想;2011年机电高职在江苏率先开展“深度合作”,通过改革实践凝练成果,获评江苏省教学成果特等奖、江苏省教育科学优秀成果实践探索一等奖;2014年、2018年机电高职分别获评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二等奖。

  在王稼伟眼中的无锡职业教育有着什么样的变迁?上世纪80年代,无锡中职学校遍地开花,曾出现“五朵金花”——电子职业高中、机电职业高中、旅游职中、商业职中和轻工职中。

  1978年,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江苏职业教育创造了多个全国第一:第一所旅游学校,第一所职业大学,第一所县办大学,第一所中德合作职业学校等。而在无锡,1997年,机电高职“首吃螃蟹”,成为第一所中德合作的职业院校,首次尝试“双元制”。

  作为国家首批现代学徒制试点城市,无锡从2016年开始整体规模推进现代学徒制试点项目,开展职业学校专业结构与产业结构吻合度调研、毕业生就业质量跟踪调研,组织职业院校毕业生就业创业“校企对话”等活动,促进了人才培养与岗位需求有效衔接。在机电高职,“四我·五位·7S”校企家协同培育学生综合职业素养的探索实践,让校企合作深度融合。“四我”即“我优秀、我能行、我负责、我帮你”;“五位”即“学位、工位、餐位、寝位、岗位”;“7S”则是“整理、整顿、清扫、清洁、素养、安全、节约”。该模式从学生职业精神、职业素养培养的角度,全面诠释了现代企业对员工的基本预期,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

  回眸无锡职业教育的发展历程,王稼伟用“内涵、融合、创新”这三个关键词来概括。

  对于职业教育如何来避免“杂货铺”的出现,王稼伟认为首先要有自己的定位,二要有特色,三要坚持服务,就是服务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他说:“我之所以提出‘专卖店’和‘杂货铺’,是因为我认为我们的职业学校要专注自己的专业领域,不能看到什么专业热门就去办什么专业。我们要保持这样一种定力,紧紧地围绕着无锡的装备制造业和电子信息产业开设我们的专业。”

  陈华:做无声世界的引路人

  无锡市特殊教育学校原副校长、无锡市江南中学副校长

  “特殊教育是心灵塑造心灵的教育,是灵魂塑造灵魂的教育。”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的特殊教育从制定政策举措促进事业全面发展,到法制化建设的不断推进,不同的发展阶段,都在回应着特殊教育不同的时代要求。而在无锡,从技能教育的生存式培养到素质教育的人才培养,锡城特教人不断进取和创新,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特殊教育教师。从聋哑学校到特殊教育学校,49岁的陈华见证了一所学校的改变,更见证了一个时代的更迭。

  1990年,20岁的陈华来到了无锡市聋哑学校,成为特殊教育战线的一名老师。在父亲的陪同下,他找到了位于德溪路349号的这所学校。映入眼帘的是几排破落的砖瓦房,斑驳的墙壁和青砖垒起来的乒乓球台。相对于普通学校,这里显得有些落后,也有些冷清。

  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进入聋哑学校,陈华面临的第一个困难就是与孩子的沟通问题。开学前一个礼拜,学校组织新教师进行上岗培训,要求必须用一周的时间学会所有的常用手语,这不禁让他捏了一把汗。

  开学后,陈华被安排担任四年级语文教师兼班主任的工作,没有口若悬河的老师,也没有滔滔不绝的学生。上课时他口语和手语并用,为了让学生更好地吸收知识,还不得不通过丰富的面部表情和夸张的动作来吸引学生的注意力。

  聋哑学生高考的难度相当于普通高中高一的水平,虽然难度不大,但对很多孩子来说,依旧遥不可及。1995年,学校开始开办职业高中,形成了从学前教育到高中教育,15年完整的教育体系,这对整个特殊教育领域来说是一次全新的尝试。

  2009年,无锡市聋哑学校更名为无锡市特殊教育学校。2017年,无锡市特殊教育学校成为锡城首批智慧课堂试点学校,创意设计、淘宝创业等紧跟时代步伐的课程在特校开展得有声有色。2018年无锡市特殊教育指导中心正式成立。针对一些重度残疾的孩子,特校教师们亲自送教上门,努力实现“一个都不能少”的送教目标。

  陆新丽:教育是科学,用科学来教育

  江阴市利港实验小学教师

  “科学教育其实是极其重要的,可能在未来它会成为最主要的一门学科,因为它教会孩子的不光是知识,更重要的是能力全面的一种发展和提升。”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坚定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并指出要“培养造就一大批具有国际水平的战略科技人才、科技领军人才、青年科技人才和高水平创新团队”。在无锡,有这么一位教育工作者,从教十五年,从数学教学入门,半路出家承担科学课教学,在同事朋友的不理解中她创新教学方法,探索教具制作,研讨课题项目,取得了一个个令人瞩目的教学成果。她就是江阴市名教师、江阴市利港实验小学教师陆新丽。

  2004年,从原无锡高等师范学校毕业的陆新丽回到了家乡江阴利港。其实,在早前填报志愿时,她并不想当老师,即便后来听从父母意见上了师范学校,她仍觉得以后也不是非做老师不可。但没想到,最后自己还是走进利港实验小学成了一名教师。

  从教第二年,陆新丽参加片里的“教学大比武”,以第一名成功出线参加了江阴市的比赛。在这两次赛课过程中,她发现科学课特别有意思,感觉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岗位。当听到陆新丽想要从一名重点培养的数学教师转去教科学时,她的同事的反应是:“科学课?如果家长问你什么是科学课,你还要回答一句:‘就是以前的自然课’。”同事不理解,刚上手没方法,只能把教学局限于课堂内,这让陆新丽很是困惑。随着教学经验越来越多,她把课堂的形式逐步向外延伸,从教室到操场,从操场到田野。甚至在晚上放学后的长江边,可以看到她带领学生们在研究蟛蜞的生长环境。而正是这项名为《长江湿地利港段蟛蜞生存环境的调查与研究及蟛蜞的保护建议》的实践活动,获得了省、市两级“创未来”科学建议的一等奖。随后,2018年6月,她的案例《光的反射——研究物体的反光》获得第六届全国小学实验教学说课比赛小学科学组金奖。

  作为一名教师,她所理解的科学教学不仅仅是教育触目所及的学生,而是将科学知识普及、传播更多的孩子。多年来,她的足迹遍布全国各地,以自己的教学经验与方法帮助更多的孩子建立科学理念,根植小小的科学种子。

  唐玉婷:农村的孩子更需要好老师

  宜兴市官林中学教师

  “我对农村孩子有深厚的感情,对农村教育有一份责任。一路走来,在这片土地上我收获了学生的爱,收获了老师们的尊重,收获了当地老百姓对我的认可。为学生献出30年的青春,我无怨无悔。”

  多年前,说起农村教育,首先让人想到的就是识字、扫盲。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如今现代化的教育早已在农村开花结果。近年来,宜兴不断加快城乡教育融合的速度、深度与广度,教育质量持续攀升,这其中,教师的努力至关重要,尤其是那些多年坚守乡村教育一线的老师们为此付出了无数的心血和汗水。

  因为自己的父亲是一位深受学生喜爱的教师,唐玉婷高中毕业时志愿填了师范。1989年,22岁的唐玉婷从苏州师范专科学校毕业,被分配到了宜兴一所偏僻的农村学校——新芳中学任教,当时学校校舍都是低矮潮湿的平房,规模不大。在光线昏暗的教室中,唐玉婷第一次踏上了讲台。当被问起刚从师范学校毕业有没有想过去大城市就业时,唐玉婷答道:“我没有想过。我自己出生在农村,也长在农村,我知道农村的孩子很需要专业英语教师去教他们。”

  2004年,38岁的唐玉婷报考了徐州师范大学,攻读英语教育硕士学位。就读期间,她如饥似渴地研究高中英语教学法,并不断思考怎样把有关教育理念和方法运用到自己的教学实践中去。在理论学习的同时,唐玉婷也非常注重研究学生、关注学生的学习特点。针对发现的一些问题,她常常在想:能不能换一种课堂教学模式?我的英语课到底能为学生的可持续发展带来什么呢?

  2018年,唐玉婷被评为江苏省特级教师,并开设了自己的名师工作室,现在工作室里有13个青年教师。“为了培养这些青年教师,我会布置他们看书、写心得,也会举行一些读书沙龙去讨论,让青年教师从读书中学习先进的教学理念,并运用到教学实践中去。”

  多年来,在唐玉婷心里,学生永远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对于一些所谓的“问题”学生,她从不戴着有色眼镜去看他们,而是想尽一切办法通过激励赏识教育,帮助他们树立信心。

  吴颃琛:孩子是一本读不完的书

  无锡市实验幼儿园原园长

  “生活在这里的孩子们太幸福了,这是我最愿意听到的一句话。”

  1968年,刚到盐城大丰成为一名知青的吴颃琛,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干了6年农活后,成为一名幼儿园园长,并且一干就是30多年。她从一穷二白创办农村幼儿园到前往南京进修,再到成为无锡市实验幼儿园园长。无数个日日夜夜她始终专注于一件事——促进孩子全面发展。

  1974年,来到大丰已经6年的吴颃琛突然接到一个特别的任务。“在这之前农村只有托儿所,由两个老奶奶照看睡在摇篮里的孩子,等孩子会走路了就没人管了。当时县妇联牵头关注农村在田里跑的学龄前孩子,我所在的生产队决定要办一个幼儿园。”一间腾出来的会计办公室,要自带小凳子的十几个孩子,挂起来的毛巾,猪场大叔熬的点心——一锅粥,吴颃琛的幼教之路就此起步。

  最开始吴颃琛学着自己儿时印象中老师的样子带幼儿园的孩子念儿歌、唱儿童歌曲。随着小小的幼儿园越办越好,来参观的人也越来越多,吴颃琛越发感觉到自身的不足,她迫切地需要去学习,去补充自己的知识。1978年9月,她获得了前往南京师范学院教育系学前教育专业进修的机会,一扇幼儿教师专业的大门向她打开。“各种知识、各种教法都‘哗啦啦’地灌进来,那时候我从早到晚不是在课堂,就是在做作业。有些稀缺的好教材,我会把它整本抄下来。”吴颃琛回忆道:“通过那段时间的学习,我对幼儿教育才有一个基本的完整概念,知道了幼儿教师的任务是什么,该做什么。”

  1986年,吴颃琛从盐城调回无锡工作,进入无锡市实验幼儿园——早在1981年就已经被确定为江苏省实验幼儿园。对她来说,这种充满教育实验和研究的工作氛围正是她渴求的。

  1997年,无锡市实验幼儿园新校舍开工建设,面对1500万元的巨额经费和上级领导的20年不落后的建设要求,吴颃琛坦言压力很大。但她和团队一起努力,将很多新想法落到实处,甚至建设了儿童演播室和儿童工作室,这样的想法在如今看来依然十分先进。

  (越苏 整理)

[责任编辑:沐滟 冷雨]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网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