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手机报|收藏本页

《论语》系列·《为政》:事亲无违

2017-07-03 14:24:00来源:学礼堂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1 商务热线:81853018我要评论字号:T|T

  

  孟懿子,鲁国大夫,氏仲孙,亦即孟孙,名何忌,“懿”是其谥号。他与叔孙氏、季孙氏共同把持鲁国朝政。其父孟僖子临终时嘱咐他要向孔子学礼,他是孔子早年的学生之一。“违”,违背,据下文可知,这里应是指违礼。樊迟,孔子的弟子,姓樊,名须,字子迟。“御”,赶车、驾车。“事”,服侍。

  这一章可翻译为:

  

  孟懿子是鲁国大夫,问孝于孔子,孔子答以“不要违背”,这话就说的含糊,孟懿子也未必能懂。孔子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在他和樊迟的对话中,孔子讲明了他的意思,即要孟懿子不要做违背礼的事,就是孝了。这里有两个疑问,一是孔子为何不直接对孟懿子言明其意,反要借樊迟之问来讲明呢;二是自这一节起,余下有孟武伯问孝、子游问孝、子夏问孝,孔子的回答皆具体地讲如何侍奉父母是孝,为何对孟懿子则责之以不违礼即是孝。这里不妨做一猜测,在《论语·学而》篇中,孔子说:“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在《论语·里仁》篇中,孔子又讲了同样的话:“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将这三处对看,正可以发现孔子对孟懿子责之以不违礼即是孝的用心。孟懿子之父孟僖子,生前勤学周礼,又遗命孟懿子学礼于孔子,可见其志。孟懿子身居高位,却有僭越礼法之事,孔子对此已是不满,其来问孝,孔子正好以此责之,只是不好言明,欲其自悟其父之志,谨守其父之教。后孔子又恐孟懿子不悟,因此故意没话找话,让樊迟问出自己的意思,通过他人之口,将这个意思传达给孟懿子。孔子特别点出一个“礼”字,将事父母之孝,扩而充之,化为事国君、事天下而不违礼的大孝,是其孝道观之深层含义。

[责任编辑:陆飞宇]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新闻日历

更多

网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