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手机报|新闻日历|收藏

百余名师生送惠良老师最后一程!

2018-11-06 10:59:00来源:无锡观察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6 商务热线:81853962我要评论字号:T|T
在羊尖镇老家门口,有一棵柿子树,张惠良还没来得及看到果子成熟,在48岁的年纪与世长辞。11月5日下午1点,无锡市第一中学政治教师张惠良的遗体告别仪式在江阴市长泾殡仪馆举行,百余名同事、学生赶到现场为他送行。

11月2日晚上约22点半,张惠良在家突然倒地,同事高念兵得知后立刻把他送往无锡二院抢救。肝肾多发错构瘤血管畸形,腹腔内大量出血,经过十多个小时的抢救也回天无力,3日下午16时,惠良老师永远离开了牵挂的学生和家人。得知消息后,市一中的学生们第一时间自发撰写悼文,发布在微信平台上。“默默无闻的英雄”“神奇而伟大的老师”他们不吝赞美之词。这些真挚的语言感染了锡城市民,文章一时间广泛传播,获近2万人次点击。

男儿有泪不轻弹,5日中午看到张惠良老师安详平静的面容,学生尤雨曦的眼泪决堤。在学校里,同学、老师们都会亲切地唤他一声“惠良老师”。尤雨曦说,他是一位认真负责、正直善良的好老师。“有一次我参加有关宪法的演讲比赛,指导老师并不是他,但他总是知无不言,周末还会到学校里来指导我。”尤雨曦始终记得,11月2日下午的第三节课下课前,张老师还叮嘱同学周末好好复习,下周再拎知识点,没想到这一面成了永别。

据悉,张惠良受病症困扰已经好多年了,但他并不常跟别人说起,始终过着积极向上、勤俭节约的生活。几年前,张惠良与市红十字会签订捐赠遗体的协议,在弥留之际他再次表示要捐献眼角膜,让光明延续。这是他给所有学生上的最后一堂课。以爱待人、充满热情是张惠良留给市一中校长陈曦的印象,“他积极为校园建设出点子,设立读书角、关注高楼搬运饮用水问题的解决,他的心里总是装着学生、学校。”

5日当天,随行的还有5位学校家委会成员。顾乐章的妈妈张红说,周六得知老师离世的消息,孩子刚开始不相信,说了好几句“不可能”“我不信”,确认后哭了一个晚上。“从小到大,没有看到他这么喜欢过一个老师。”她说。广丰中学原校长陈庆丽并不认识张惠良,但上周末看到许多悼文纪念他,5日一早她自发加入送别队伍。“很多文章出自学生之手,对于老师来说,能得到这么多孩子的认可不容易。”在羊尖镇上,陈庆丽看到张惠良在乡下简单、朴素的生活环境,感叹道:“一篇篇学生写的悼文中可以看出张老师把最质朴的东西教给了他们,这就是一个教育者的‘走心’。他没有闪亮的光环,但是担得起‘伟大’二字。”

链接:致敬平凡而又伟大的人民教师

教学23年,正值中年却溘然长逝 

张惠良生于1970年,是无锡市第一中学政治教师。1995年8月他参加工作,取得教育硕士学位,被评为中学高级教师,无锡市教学能手。同时他也是中国民主同盟盟员,曾获“无锡市先进民盟盟员”称号。工作中,他多次执教大市、全省对外公开课;多篇论文在省市大赛中获奖,并在国家级核心期刊发表。

23年的教学生涯中,张老师一直以治学严谨,潜心钻研,业务能力强而赢得身边同事们的交口称赞;又以满身正气,为人友善,淡泊名利而受到同事们的敬重。“教育不是牺牲,而是享受,享受学生成长的欢乐和幸福。”这是张惠良老师的师德格言。他的一生除了病痛,应该是幸福的,每天与学生们在一起,把满腔的爱奉献给了学生,也收获了桃李满天下的喜悦。

学生眼里的猜题“大仙”“纯粹的人”

惠良老师离世的消息,让高二(12)班学生王筱烨猝不及防,痛心之余她想做点什么来纪念这位人见人爱的老师。11月3日晚上,她邀请了一中在校学生、毕业生来写文章回忆张老师,并收到了20多篇稿件,句句感人肺腑、引人哀思。

他是学生眼里的“大仙”,猜题是他的一大特色,但也确确实实反映了他深厚的教学功底和经验。王筱烨还记得惠良老师霸气的一句话:“这次不是我出题,我想怎么猜就怎么猜”。顾乐章写道:“惠良是个纯粹的老师,是个纯粹的人。我总能想起他不用扩音器,洪亮的讲课声;我总能想起他写板书时挺直上身弯曲膝盖的背影;我总能想起他骑小电动车的背影;我总能想起他在最后一堂课上露出的笑。但他第二天,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2017届毕业生范文君回忆,惠良上课穿着西装、衬衫,一丝不苟。比装束更正的是他的三观,每次上课说到看不惯的现象,都显出义愤填膺的神气来。他是一个很典型的像大树一样正直的读书人。“他的离开,现在的学生失去了老师,曾经的学生失去了一种与过往相联的纽带,未来的学生则永远无法想象,他们本来可以拥有一位怎样的政治老师。”

最牵挂的两件事:工作和女儿

市一中副校长、副书记朱晴怡与张惠良共事8年,最近3年常聊起的话题不是工作就是女儿。回想起与张老师最近一次的交流,朱晴怡说是在青年教师评课活动中。“他跟我谈起了文化共性、尊重生命等观点,反思了此前的教学理念。”她称,20多年的教学经验已经很丰富了,但是张老师仍然在业务上不断精进。“他还放心不下的是正在读高二的女儿,总跟我谈起孩子的教育问题。”11月4日凌晨3点,当朱晴怡赶到医院时张老师已经昏迷,她永远没机会再跟他聊天了。

“和张老师搭班很放心,因为他认真。”市一中班主任、语文教师姜翼时常会想起张惠良屡次在校园里“拦截”他。“某某同学最近不上心,我去找他谈谈。”“某某最近开始用功了,默写成绩上去了,概念清晰了。”洪亮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姜老师说起一次令他难忘的家长会,张老师在会上讲到了政治学科的学习方法;讲了自己的女儿,讲到了为人父母在孩子学习时应有的陪伴。“讲话的样子,时而是老师,时而是慈父,时而是和在座的家长有一样困惑的同龄人。”姜翼说,那次家长会张老师讲得真的很长,结束时的掌声也很长。

(文/锡报融媒记者 俞华 学校供图)

[责任编辑:吴美玲]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网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