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手机报|收藏本页

无锡“毛乌头”整理出木心 《文学回忆录》书单分享大众

2017-02-10 08:32:00来源:无锡商报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1 商务热线:81853018我要评论字号:T|T

  1989年至1994年,木心在纽约为一群在美的中国艺术家开讲“世界文学史”,当时的听课学生陈丹青,整理那五年那五册听课笔记,共八十五讲,逾四十万字,2013年终结集这本大书时,已不再将之仅仅看做“世界文学史讲座诚如木心所最早时设想的那样,这是他自己的“文学回忆录”,是一部“荒诞小说”,“在自己的身上,克服这个时代”。这也是木心留给世界的礼物,文学的福音书。 

  无锡书单整理者如是说:

  今天,无锡市第一中学的许沛洋,以木心先生1160页的世界文学史讲稿为顺序,整理书中出现的上千位文学家和艺术家,加以木心先生评注的原话,完成了一份特殊的书单,为自己记录、同时分享给热爱文学的人们。这正是新世代少年人读书、认知、感世的真诚状态,《品读.乐活》(以下简称“品读”)采访了这位同学。 

  “品读”:能否先介绍下你平时业余的读书情况?了解木心先生和其作品的途径是什么?笔记又怎么会在新华书店的公众平台上出现并被大家熟知? 

  许沛洋:我去年全年的阅读量大概是59本,并不算多。门类大部分是小说和传记,还有少量艺术鉴赏类书籍和诗集。个人比较喜欢读小说和诗歌,具体谈到作家和风格(单指作品),最喜欢的两位是日本作家三岛由纪夫和法国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 

  了解木心先生和他的作品,先是读到他的《从前慢》,在书店见到一整排木心先生的诗集、文集,我是艺术生,由于学艺术先了解到他的学生陈丹青,后来有一位同学买了《文学回忆录》,我就彻底成为木心先生的“迷妹”了。 

  一次听了樊素《素描时光》的一期电台节目——“木心:人类的远方亲戚”,节目里读了《文学回忆录》的《最后一课》和媒体对陈丹青的采访,当时就萌发了“这本书、这位先生必须去读去认识”的想法。 

  其实在看完《文学回忆录》后就一直有做这样一份笔记的想法,这份笔记实际上是整理木心先生在《文学回忆录》中讲到的作家和作品,也算是一份书单。我们学校的校园新华书店会展示交流本校学生的书单和书籍推荐,我注意到校园书店的书单有一段时间没有更新,所以在着手整理之前问了一下书店的工作人员,是否需要新的书单,她正好想做一期木心先生的专栏(我校书店是全市第一家引入木心先生文学作品的书店),一拍即合,所以最终书单出现在新华书店的公众平台上了。 

  “品读”:木心先生众多的作品中,为什么会选择《文学回忆录》整理?整个整理工作耗时多长?事先有没有希望引起相关方面的影响和关注? 

  许沛洋:并不是选择,我认为这是对待任何一本书都应有的态度。即将自己的阅读思路理清楚,了解作者的构思和初衷,分析作品的脉络并且对这部作品有中肯独到的见解,这是真正在读,在思考。

  所以,对于《文学回忆录》这样篇目众多时空跨度大的大书,这样的一份笔记尤为重要。一是整理自己的阅读思路,二是出于对木心先生的敬服。木心先生在《文学回忆录》中对文学史上作家和作品的评价简练独到准确有力,兼有闪光的警句和断言,让人惊叹。整理这样的书单其实是为了修正自己对文学史无序混乱片面的概念,跟随木心这样一位先生去看去认识文学巨擘。
笔记都是在寒假整理,时间总和一个礼拜不到。目前仍有三分之一左右未完成整理。 

  影响和关注说不上,但至少为喜欢木心但因为种种原因没有阅读《文学回忆录》的读者提供了便利。做书单是为了整理自己的阅读思绪,如在完成自己的阅读思考过程的同时给其他读者提供便利也是好事。 

  “品读”:在对木心先生作品的研读中,你是如何理解木心先生受现代人热捧的“慢”观念?相比之下,互联网+的今人,在阅读学习中有些什么“燥”的毛病? 

  许沛洋:首先,现代人追捧“从前慢”中的生活态度是如今时代前进过快,人们看不到珍贵之物的折射。人们闭上双眼向前狂奔,《从前慢》这样的诗句是在深夜里强迫盲进者回头看向时代后方,低头看向自己内心,2014年春晚,刘欢能将这首歌唱火,是由于它正好刺激又安抚了现代人的心灵伤口。 

  但是据我对于《文学回忆录》的理解,引发现代人共鸣的“从前慢”,在木心先生的艺术观和人生观中并不是主流。“慢”是他艺术观的侧面,更像是一种实现途径。我理解的木心先生的艺术观有两大点。第一,他对于艺术的界定。他没有把文学艺术捧上神坛,他并没有将它们放在特别崇高的位置。他对待文学艺术的态度是以“文学艺术在末日来临也是会死的”、“文学艺术也是梦,不过比金钱权势的梦更美”为前提的。所以文学艺术对于他而言是可爱的、好玩的,是享乐。于是他牺牲爱情、放弃金钱权势,在艺术上获取成功。 

  第二,“艺术是要有所牺牲的”。我们对于木心先生好奇的,一是他在生前几乎没有出版任何文学作品,二是他放下待遇优厚的工作进山修道,“不过正常人的生活”。这两处正是他艺术观的具体表现。他修道是因为深信“洗漱广大已极,足可占有一个人”、“一旦选择以艺术决定一生,就不可再过常人的生活”。所以他以殉道入文学艺术,成为人类的远方亲戚,用这种每日读书写作的“慢”生活来爱文学和艺术。这种“慢”不是我们所共鸣的和“快”相对的慢,而是一种牺牲和热爱。 

  对比之下,就阅读而言,现在是自媒体时代,任何人都能够写并分享,每日接触的信息繁杂无用,对于文章或者是专栏,鲜少能仔细看完并进行思考(尤其是长的)。与此同时,文章的质量在下降,从前需要经过长久而严格的训练方能成就的写作成了低门槛的事情,甚至是歌曲的简短评论,文字鱼龙混杂。而又因如此,我们更加不愿意去辨认和品味,究竟哪些是闪光的文字,“标题党”和标新立异的开头会很吃香,这些都是阅读浮躁的直观表现。 

  “品读”:做完这本笔记,你还有整理其他作者读书笔记的计划么? 

  许沛洋:就像我之前一直提到的,做这份书单是阅读的基本态度。所以笔记仍然会做,并且是对每一本有价值的书都做。这份书单实际上是我的私人笔记,并不是要刊登出来的写作计划等等,并且这只是一个搬运工作,所以谈不上计划。 周洲

[责任编辑:钱莉莎]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新闻日历

更多

网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