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账号属于 注册
订阅新媒体业务联通 移动 电信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揭秘东莞女技师不为人知的生活

2014-03-13 09:56:20来源:涨姿势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1 商务热线:81853198我要评论字号:T|T

  如果这行有天赋可言,那就是认清现实

  媚儿哭起来时,嘴角也保持微笑。哭一会儿,她会停下来朝你点点头致歉。也许是这些为她赢得了红牌的名声,她的确很专业。

2月9日,东莞某高档酒店上演“色情秀”,被警方全力出动扫黄

  哭得最凶时,她说到一个同事因为跟客人出去做私钟被轮奸然后虐待,现在还住在东莞精神病院。那客人第一次来给了5800块小费,第二次来送了一条金项链,第三次邀请女孩出去耍,然后——就这样了。“所以出去真的很危险,死了都有可能。”

  “那你会出去吗?”

  “如果因为长得帅或者特别温柔什么的,我不可能去,如果给我很多钱,现金,那我去。”

  尽管大部分技师都有个长相不错、无所事事的男朋友,媚儿只有一只黑色泰迪犬。她觉得那些渴望爱的同事无可救药。“富男人只爱我们的身体,穷男人只爱我们的钱。”她每天不间断工作10个小时以上,小白脸一毛钱也别想从她这儿拿到。

  如果这行有天赋可言,那就是认清现实。媚儿觉得现实就是“除了钱这行业什么也不让我们有”,而钱也要拼命努力才能赚到,更努力才能确保赚到的钱落进口袋里。所有的技师中,只有她没有被罚过款。这需要惊人的自律、警惕性、人际关系技巧,当然也需要钱,贿赂部长。如果不愿用钱,有时身体也可以。

  部长、小工和妈咪

  这是这行的生态,生态中的每个层级都已学会接受自己的角色,不去挑战它。部长或者更高层级的经理也是从食物链的底端开始进化。

  红灯区里爬上去的男人靠着社交的天才。男人要么从小工做起,要么从保安做起,但保安没什么出路,保安制服看起来有点像警察,会让客人恐慌。这行里面说,如果25岁之前你没有做到经理,30岁前没做到老总,那就没指望了。老顾30岁,阿武31岁。按这个标准,他们因为扫黄戛然而止的职业生涯差强人意。

  当年十几岁的老顾和阿武都是从小工做起的。他们在女孩做准备工作时给客人送水果饮料,客人往往已经脱光,必须直直地进来,眼睛看地板,弯腰,半跪下端起托盘请客人用,送完倒退着往后走,直到退到门口客人看不见的位置才能转身出门。

  竞争激烈,大部分常平红灯区的人爱岗敬业,阿武记得他10年前接受的职业精神教育,“我们是为绅士和小姐服务的绅士和小姐”。

  阿武出道的时代,小工升任部长还要全民海选,搞竞选演说,老板、经理、部长、小工、保洁阿姨、技师,一人一票。阿武以绝对高票获选,完成了人生第一个事业规划:脱掉小工马甲。办法很简单,他请女人吃夜宵,请男人喝酒。如果对女孩温柔,她们多半愿意将来为你卖命。当初阿武从佛山跳槽到常平时,20多个姑娘跟随前往。

  来莞10年,一个年轻人在红灯业能攀上的关系,他都攀上了。失业前,他的位置是总经理,只在老板一人之下。客人会流失,女孩会流失,老板一句话会把他炒掉。他要挖客户,挖技师,搞研发,写章程写报告,偷偷溜进别人的场子学习,要给小姐洗脑,说服她们真心实意地接受越来越夸张的服务手法。

  “最难的是什么?”《人物》记者问。

  “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阿武笑笑。

  他在技师房的大门上贴上“微笑是走出这扇门的通行证”,也给自己办公桌后面贴了一条,“结果论英雄”。有些时候,他还得亲自调教技师,给新人试钟。好在,这行人的老婆有着其他行业的老婆难以想象的容忍度。他说。

  他承认当小工时为技师们的美貌心动过,这段时间很快过去,“每天看每天看每天看,你想想”,如今反而没事的时候会担心老婆,东莞数不清的酒店,万一老婆也走上这条路怎么办。

  妈咪,这个行业中人数仅次于技师的一个层级,地位也并不比技师高多少,事实上,大多数妈咪也是技师出身。汇美天伦酒店的业务推广总监——这是花姐名片上的头衔。早几年鼎盛的时候,她是一个月能带200个客人月入七八万的妈妈桑,这还没算不是她们招徕的自来客,每单抽100块到300块,她在云南读艺术院校的女儿每个月能收到一大笔零花钱。“生意好了寄5000,不好寄3000。”

  接受采访的那天晚上,她甜蜜蜜地接了一个嫖客长达20分钟的电话,扔下手机嘘一口气,“我告诉他,早上10点半,爱来不来,想晚上,谁敢哪,为了你几百块钱我去蹲大狱,我神经病吗?”

  “现在没生意了,女儿怎么办?”

  “钱还是要给够,我怕钱不够,她要给男人骗去学坏。”

  阿简告诉我,妈咪有聪明有笨,花姐是笨的,不像其他人那么会营销。聪明的妈咪会拉新客人,微信啊论坛啊,最不济也会去街边发发传单,花姐带来的客人都是她曾经当技师时留下来的。现在花姐住着300块钱一个月的简易房。有人劝她去云南做妈咪,她不干,想到在女儿每天踩的土地上拉皮条,花姐接受不了。

  “花姐的客人很老喔。花姐也老了。”阿简说。

  “永远洗不掉了”

  东莞有专门的“小姐贼”,吃定她们有钱又不敢报警,抢起来肆无忌惮。每天出门前,楚楚、媚儿她们会把现金分散贴身藏在内衣、袜子里,如果在路上电话响了,就拐进路边小店再接——在街上掏出电话的瞬间可能就被抢了。

  一点办法没有,媚儿说,本地人瞥一眼就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不化妆、不穿高跟鞋也藏不了。气质一看就看出来。还有走路姿势,一个老师教一百个女孩,一百个女孩都这么走路。她做给《人物》记者看:先迈这只脚,再迈这只脚,腰挺直,走的时候手掐在腰这里,停下时双手叠好放在肚脐下。

  “所以我们休生理假时很少出门,不愿被指指点点。逛超市有男孩过来搭讪我会脾气很差地骂他,然后跑掉。虽然人家可能是有事问你,或者觉得你漂亮,不一定是认出你来了。但是会很恐惧。所以宁愿在家哪都不去。”她说。

  为了洗去莞式流水线留在身上的印记,媚儿花近5000元报了正规模特班,还挤掉许多睡眠时间读言情小说,“比较高级的那种”,她强调,“比如亦舒。”她希望拥有亦舒笔下女孩的气质。

  媚儿也看心理学和人际交往的书。想知道“别人”,不是“我们这种人”,脑子里都想啥。她早忘记了在学校的感觉,也没下过工厂,14岁后一直生活在小姐、嫖客、妈妈桑的世界,当她问《人物》记者一个普通女孩在这个年纪想什么时,她的困惑很真诚。“我想知道她们怎么想的,我也去想,这样也许就不容易被认出来了。”

  不出一星期,在100个同事的同化作用下,模特班的教学成果失效了。媚儿走在马路上,不经意间手就掐在了腰上。她恨那只不自觉的手。为什么要掐上去,为什么不放下来。

  “那种时候彻彻底底沮丧,你彻彻底底知道自己永远洗不掉了,它永远要跟着你。”她又哭了一次。

  此刻,她们身上这种高辨识度的印记又成为她们被驱逐的凭证。采访中途,阿简接到姐妹电话,协警们的地毯式搜索已经轮到她们小区,“千万不要说你是干酒店的,凡是干酒店的全部逐出东莞。”阿简啐了一口,“我们杀人了还是放火了?”

  干桑拿以来最大的变化,阿简说,是撒谎。“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每天上班路上她会稍微想一下今天的名字和户籍,重庆妹子比较受欢迎,但她的口音不那么像,多数时候她说自己是湖北人,湖北哪里,一天一个样。

  “世界上有没有一个人你可以不跟他撒谎?”阿简认真想了一会儿,“没有。”

  “我真的不适应,那又怎么办,不骗人就不能活。”

  《人物》记者认识阿简的时候,她说她刚刚入行,对男人彻底绝望。第二次见面时她说:“唉,告诉你吧,其实我男友跟我4年了。”第三次见面在她男友的车里,夜里11点,他们从常平送记者到了几十公里外的南城。阿简说,一个女孩子深夜在东莞打车,太危险了。

  东莞下着大雨。漫长而黑暗的路上,她的声音混着雨声,听上去很虚幻。她说其实她有个3岁的女儿在老家。女儿隔天给她打一个电话,在电话里背唐诗三百首。

  那是她和初恋的孩子,怀孕一个月时男孩离开了她,17岁的她独自生下小孩,这让她的整个家族蒙羞。小孩长到1岁,迫于生计她来到东莞,踏入这一行。

  “这次是真的。”阿简说。

  “好想女儿。失业这些天我每天都想回家,可是现在回去,所有人就都知道我在外头干什么了。”

[责任编辑:鞠孜]
分享到:
无锡新传媒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无锡新传媒网(包括无锡日报、江南晚报、无锡商报、华东旅游报、江南保健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无锡新传媒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无锡新传媒网”,网络媒体在来源“无锡新传媒网”上需加上链接www.wxrb.com,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无锡新传媒网(包括无锡日报、江南晚报、无锡商报、华东旅游报、江南保健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无锡新传媒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无锡新传媒网联系。

相关阅读:

权威新媒体传播新速度无锡新传媒网新闻热线:0510-81853981 81853198文明办网举报热线:0510-81853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