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手机报|新闻日历|收藏

江南,艺术的精神圣地和家园想象

2018-12-05 10:05:00来源:无锡日报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6 商务热线:81853962我要评论字号:T|T

  中国画·书法艺术之古韵苏风分论坛的开始挺特别:先赏画、再研讨。会场上,来自于江苏省美术馆和江苏省国画院典藏的三十余件名家代表性作品,构成了一个小规模的“特展”,从吴门画派开始一直到新金陵画派,近六七百年间中国绘画和书法的流变在这里得到了一次经典的呈现。

  在堪称“文物级别”的传统书画作品包围中讨论江南文脉,中国画·书法艺术之古韵苏风分论坛成为首届江南文脉论坛一个特别的存在。

  和而不同:江南文脉

  在南京艺术学院院长刘伟冬眼里,“江南”既是一个地理概念、也是一个文化概念。在文化概念上,江南的艺术精神引领中国传统文化走向高端、精致,更重要的是,作为一种文化的“江南”辐射性很强,始终是在“溢出”、在滋养周围地方文化。

  “和而不同”,刘伟冬从中国油画的发展历史来梳理出“江南文脉”中的重要观念。以无锡宜兴为例,这里是“教授之乡”“院士之乡”,同时也出了徐悲鸿、吴大羽、吴冠中、徐明华等书画大家。这四人都从事油画创作,却在绘画的追求、表现的技法上代表了四种不同的风格。他们所呈现的艺术面貌完全不同,但上升到精神层面上是完全相同的。

  刘伟冬认为,通过梳理江南文脉的构成和历史发掘、树立支撑江南文化传承的核心观念很重要。他指出,江南文脉中至关重要的观念就是“多元并举、和而不同”。这表现了江南艺术家特有的文化自信,是江南文化人精神文脉的一种延伸,也是艺术生命力得以绵长持久的一个根基。

  同时,刘教授指出,作为此次江南文脉论坛的承办地——无锡长期处在江南文脉传承的中心区域。在江南绘画文脉中,无锡始终站在中国绘画历史上的前沿。无论是在中国人物画上开创传统的顾恺之,还是寄情山水、奠定后代山水画格调的倪云林,都在中国绘画史上占据了不容忽视的位置。

  吴门画派的文脉传承与当代苏州美术

  吴文化的精华在美术创作中得以集中体现并世代相传,薪火不断。省美术馆馆长、研究员徐惠泉认为,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苏州画坛一直涌动着一股开拓创新、开放包容的文化气息,并通过筑巢引凤辐射周边,融会贯通。

  徐惠泉指出,兴于明朝的“吴门画派”对当时已遭到社会非难的浙派以及上溯到南宋、北宋的艺术并不排斥,且不囿于传统。明末以后,中国画坛中心从苏州逐渐转移到周边区域,但“吴门画派”的文脉一直延续。从1895年到1949年的晚清民国时期,苏州画家自由结社,先后成立了20多个画社、画会,为形成海派艺术做出了卓著贡献。大量苏州画家还融入了上海画界,延续了“吴门画派”文人雅集的传统。

  事实上,苏州不仅是传统中国画的繁盛之地,也是西画与现代美术教育事业在中国发展的重要源头之一。1960年以傅抱石、钱松嵒、亚明、宋文治、魏紫熙为代表的江苏省国画院画家形成“新金陵画派”,为中国画这一传统画种开创了一种新的时代样式。同时崛起的,还有“江苏水印木刻学派”。当代苏州中国画坛得益于苏州几代美术家的努力,不但与传统主体文化精神一脉相连,更将水墨的自觉和色彩的自觉融入了当今彩墨画的发展之中。

  江南文化为艺术创作提供“养分”

  江南地区如何孕育文脉发展?“从清代著名的书画家、篆刻家,浙江绍兴人赵之谦早期作品可见一斑。”台湾艺术大学原校长、教授林进忠说。

  林进忠指出,赵之谦25岁时的印章风格主要受浙派的影响,同时还穿插了古文;30岁之前雕刻的印章无缺口,可以此来对其作品进行真伪鉴定。在离开故乡绍兴前,赵之谦的印风已经趋于成熟。在篆刻技艺上,他没有满足于浙派的影响,又开创了“印外求印”的新技法。

  赵之谦早期书法作品以颜体为底,31岁时开始融入北魏风格,行笔寓圆于方,外紧内松,宽博自然。他的魏碑体书风,使碑派技法体系进一步趋向完善,成为有清一代第一位在正、行、篆、隶诸体上真正全面学碑的典范。

  从绘画层面来看,赵之谦早期在江南居住时期就已达到绘画高峰。当时,他受恽南田、“扬州八怪”等影响,并加入了自己独特的创作手法,尤其在构图、绘画材料等十分注重从生活中观察、体悟,最终运用于绘画。作为海派的先驱者,他以书、印入画所开创的“金石画风”,对近代写意花卉的发展产生巨大影响。显然,江南文化为赵之谦早期的艺术提供了充足的“养分”。

  水墨的现代质变

  “到江南谈水墨,感觉需要一定勇气”,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郑工以一句戏言开始了他的演讲。他说:“江南,到处都是黑白相间、水墨相融的一种意象,而‘水墨’的艺术形态在江南地区是历史很久的。”

  郑工认为,“水墨”作为江南特有的艺术形式,发展至今形成了“不是水墨的水墨”和“水墨的水墨”两种不同类型。前者以吴冠中为代表,通过借用“水墨意象”,超越了对媒介和材料的依赖,成为新的艺术形式。而后者则延续了绘画传统中“用笔为先”理念,在传统水墨画的笔法和墨法基础上不断创新。

  “不是水墨的水墨”引发了一个问题:在媒材和图式之间,谁才是决定性的因素?郑工认为,一方面,水墨在“去笔化”“非笔化”思潮的推动下,开始成为一种新的艺术理念。另一方面,在继承了沈周、龚贤等人变革传统水墨画技法的基础上,现代水墨在傅抱石、吴山明、周京新等人的笔下不断探索,逐步将现代艺术重视造型、线条等形式的理念拓展到了水墨画之中。

  例如,傅抱石用散笔皴探索“线”与“墨”的新关系,打破了旧有的笔墨约束; 吴山明结合自身在西北写生的经历,舍弃“浙派”用笔方式,改枯笔为湿笔,形成“宿墨”风格; 周京新则利用笔锋躺下后的效果,呈现出画面空间与事物内在的结构关系,进而造成了郑工称之为“没骨”的画风。可以说,三人都对传统水墨画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责任编辑:少康]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网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