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手机报|新闻日历|收藏

诗意栖居 共话“小桥流水人家”之美

2018-12-05 10:00:00来源:无锡日报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6 商务热线:81853962我要评论字号:T|T

  ———江南园林文化传承与发展创新分论坛速写


  雕几块中国的花窗/框起这天人合一的融洽/构一道东方的长廊/连接那历史文化的深邃/采千块多姿的湖畔奇山/分一片迷蒙的吴门烟水/取数帧流动的花光水影/记几个淡远的岁月章回……虽由人作、宛若天开的江南园林是中国古典园林的杰出代表,反映出传统社会文人和士大夫阶层寄情山水,追求“小桥、流水、人家”的诗意生活。

  昨天上午举行的江南园林文化传承与发展创新分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高校教授、政府部门代表等相聚一堂,整整四个小时内,专家们从历史维度和现代视角,畅谈江南园林艺术的特点及成就、江南园林艺术与江南传统文化的关系以及江南园林的文化传承与创新发展,一场天、地、人、物、心、美之间的精彩对话在灵山拈花湾上演。

  留住乡愁,守望古典园林中的“江南一脉”

  树木花草、亭台楼阁、翠竹流水、黛瓦粉墙、匾额文联……在古典园林一方天地里,江南一脉可谓一枝独秀。作为江南地区的“乡愁”意象,江南园林如何与时俱进,在传承中永葆活力,成为论坛专家们讨论的重点之一。

  东南大学对于园林文化的研究可以追溯到上世纪20年代,在学科搭建上走在了全国高等院校前列。“传承江南园林造园艺术,从刘敦桢编纂《苏州古典园林》 开始,东大四代师生从未间断。”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陈薇对园林文化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两年前,历史上有“金陵狮子林”美誉的私家花园愚园重修工作就由她领衔担纲,“虽然没有完全复原,但旧时私家园林生活印迹的复兴处处体现。”她提出,研究园林更多的还是要关注其给予我们今天的生活智慧和启示。

  “凡文化皆有继承性,现存的江南园林是珍贵的文化遗产,是反映人与自然和谐关系的历史建筑与文化遗存。”同为东南大学教授的杜顺宝认为,江南园林中的厅堂、亭榭等园林建筑,是园林中携带文化信息最丰富的景观元素,历史的积淀已赋予这些载体以一定的文化意义,触发着人们特定的审美情感。

  中国造园有着悠久的历史和高深的造诣,堪称艺术而无愧,在世界造园史上独树一帜。“以江南园林为代表的中国传统园林是名副其实的有生命力的综合性文化产品,集中了诗词、绘画、工艺、音乐、美术、建筑等学科精华。”盛赞之下,江苏省设计大师贺风春也提出了“传承与发展”的辩证法。她呼吁,新江南园林在继承传统技艺的基础上,也要融入餐饮、婚庆、聚会、休憩等社交功能,实现古典技艺“科学的进步”。

  胸藏丘壑,江南园林代表理想中的生活美学

  江南园林特色鲜明地折射出中国人理想中的生活美学,称得上是闹市中“大隐隐于世”的一片净土,也反映了古代造园师“天人合一”的智慧和心血。

  “前竹后水,水之阳又竹,无穷极。澄川翠榦,光影会合于轩户之间,尤与风月为相宜。”同济大学城市规划系教授童明用《沧浪亭记》 中的一句话引出了自己的话题,他把江南园林比作城市山林,认为江南园林反映了古代国人期望登高俯览掌控天下,并与神仙世界进行人和神之间对话的浪漫情怀,“江南园林是独有的地域文化浓缩,不能简单地全国复制,小小园地,却包藏了万千世界、山河大川。”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除了私家花园,坐落在氏族村庄周围的公共园林也构成了江南园林中重要的一种存在。“园林之胜,唯是山与水二物,山水环抱的聚落空间布局是江南聚落的重要特征。”浙江农林大学副教授王欣带领团队利用两年时间,调查了浙江省1034个村庄,他研究发现,以自然山水为依托的城市公共园林在浙江古代府城中广泛存在,形成美丽的江南“山水城市”。

  随着人们生活理念的改变,江南园林也被赋予了新的内涵。“我们谈江南园林,很多人马上联想起假山假水,那我们试想,江南园林一旦离开了这些‘标配’,还是不是江南园林?”北京林业大学教授朱建宁认为,历史的原根性固然需要保留,但不能囿于其中,“整个江南就是一个大园林,不仅仅是进入园子才感受到江南文脉,而是要让游客一进入江南,就感受到不同一般的文化风貌。”

  从私家园林到城市公园,江南园林文化展现包容性

  江南园林,明看苏州,清看扬州,民国看无锡。在江南大学设计学院教授朱蓉看来,锡金公园开创了中国自建“公园”的先河。以梅园为例,荣家“为天地布芳馨”“与众人同游乐”的无私情怀,将少数人的私家园林变为更具社会性和公共性的园林,服务对象的范围扩大,展现出以无锡为代表的江南园林文化的包容性、开放性。

  杜顺宝分析了从私家园林到城市公园的历史必然性。他说,以私家园林为主的江南园林根植于传统社会而存在。在历经近代短暂时期的过渡以后,到了现代,由于社会及其土地制度的变革,它已经失去存在的社会基础。其功能已被各种类型的公园所取代,并不断拓展,形成新的现代园林。此外,江南园林的主人大多是文人官僚。他们或从官场退休后享受林下风流的生活,或因仕途沉浮,而寄情山水以独善其身。私家园林限于基地规模,往往可能忽视使用安全,如盘曲的小径、幽暗的山洞,无槛的曲桥和建筑中狭窄的空间和楼梯,都存在安全隐患,不适应当今社会的游览要求。

  安徽历史上曾经是江南的一部分。安徽建筑大学教授、景观系主任冀凤全也来为江南园林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创新出谋划策。他提出,从城市公园视角观照,江南园林的传承与创新应把握好三个“度”。一是“视”度,从“囿院”到“共享”,让江南园林的公众性更显著,更多地面向普通市民。二是“温”度,山水林田湖草+品质,在体现创造力的同时,保护好原有生态、肌理和山水格局,构建绿色生态宜居环境。三是“态”度,交叉+协同+融合,不能仅仅为园林而园林,更要营造一种高质量、低门槛的生活方式。

  传承创新,呈现清秀精致淡雅明快大气的新江南风格

  师法自然,是中国传统造园的准则。江南园林如何在传承中创新发展?致力于园林文化研究数十年的杜顺宝认为,新江南园林建设不宜随意搬用古典园林形式。比如,在大尺度的公园空间里,若没有可以凭借的地形条件,就不要轻易去堆叠以石为主的假山,不仅费时耗料,也难以取得好的艺术效果。他说,新江南园林的建设在传承师法自然的同时,指导思想应更多元化,追求健康、优美和舒适的宜居环境,呈现清秀、精致、淡雅、明快、大气的新江南风格。建议新园林建设统筹融合古典园林、风景名胜、西方的公园体系等多重因素。与中国人眼中的自然是心情的寄托不同,西方人更强调生态理念,如国内大草坪的园林建设观念就是从西方引进的。

  从2000年起,我省已成功举办十届园艺博览会,每一届江苏省园艺博览会都为承办城市留下了一处高品质的综合性公园。江苏省住房城乡建设厅风景园林处处长朱东风分享了多年以来省园博会造园实践的系列经验。在设计第十届省园博会主展馆时,中国工程院院士、江苏省设计大师、东南大学教授王建国创新地运用了木结构。他介绍说,木结构是中华文化传承发展的重要载体,这次设计扬州园博会时没有采用常规的钢木结构,而选用了纯木结构。值得关注的是,这种木结构强化了防腐、防火、抗震等功能,实现了传统材质和现代工艺的完美融合。

  融古汇今,匠心独运,推进传统建筑和园林营造技艺的活化传承,需要人才的支撑。江苏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城乡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崔曙平提出了工匠培育的课题。他坦言,在现代建造技术的冲击下,传统营造技艺日渐式微,面临着传统工匠队伍老化、传统技艺后继乏人、历史建筑修复修缮“似是而非”等严峻局面。为此,江苏将加大对传统建筑技艺传承人的抢救保护力度,重塑和推广“师带徒”模式,在设计施工、工程咨询、学术研究、交流培训等方面积极发挥传承人的作用。培育壮大古建工匠队伍,通过组织传统技艺技能大赛、建立大师工作室等途径,让优秀人才脱颖而出,提高工匠队伍的社会美誉度。

  跳出深闺,江南园林应走向世界焕发更耀眼光芒

  中国园林,历史悠久,享有“世界园林之母”的美誉。中国园林艺术大师陈从周先生曾在《说园》开篇时说:我国名胜也好,园林也好,为什么能这样勾引无数中外游人,百看不厌呢?风景洵美,固然是重要原因,但还有个重要因素,即其中有文化、有历史。

  “1979年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以苏州网师园内的殿春簃为原形建造了中国式庭院‘明轩’,只有460多平方米的庭院成为我国园林出口的第一例。”贺风春为大家解答了园林出口的前世今生。她还举例说,2013年由商务部和苏州市政府捐建的“姑苏园”于世贸组织总部开园,峰、石、轩、廊、景墙、井、花窗等苏州园林的元素一应俱全,成为日内瓦吸引游人驻足的一道风景线。

  “中国园林出口已经有39年历史,园林出口达100余座,为中外文化交流、政治友好、经济共荣作出了贡献。”在肯定文化输出的同时,贺风春也提出了自己的思考,“中国园林输出还局限在‘友好交往’层次,还未上升到文化产品、文化商品,输出的质量也良莠不齐,不能完全代表江南园林的设计水准,‘走出去’ 如何走得有水平还需更多考虑。”

  “园林设计是2011年提出的一级学科,但是与其相关的学科间融合还不是很到位。”浙江科技学院教授施德法接过话题说,在江南文脉论坛交流园林文化还只是开始,他更希望看到的是地区间的合作。谈到如何“走出去”,他认为,江南园林不应限制在“江南”地区、国内地区,更要借助“一带一路”建设的东风大胆地传播到国外去,使江南园林在世界舞台上焕发出更耀眼的光芒。  (星光 顾庆赟 史为光)

  摄影:朱吉鹏

[责任编辑:少康]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网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