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手机报|新闻日历|收藏

为中国实业代言 寻找实业之“心”

2017-04-24 10:20:00来源:无锡新传媒网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1 商务热线:81853018我要评论字号:T|T

  陈伟鸿:“今天呢,为中国实业代言系列节目来到了江苏无锡,这里是中国民族工商业最早的发源地,包括杨宗濂兄弟创办的中国第一家商办纱厂业勤纱厂,荣宗敬兄创办的茂新面粉厂,周舜卿创办的裕昌缫丝厂,唐保谦创办的庆丰厂,薛南溟创办的永泰丝厂等等等等,这几大家族几乎支撑起了中国近代轻工业的整个体系,当然他们也支撑起了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当中我们中国民族工商业的脊梁,这些实业家也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商人。”

  在上世纪初的十多年里,国内掀起了一股实业投资的热潮,与之前的洋务运动不同的是,这一次的力量来自于民间。而无锡就是这其中最重要的发祥地之一。

  百年来从师夷长技到自主创新,从实业救国到实业强过,从衣食住行到新兴产业,无锡工商业所经历的发展也是中国实业一路走来的缩影。今天,回到这里,我们能否找到中国实业发展的基因图谱,感受到大历史中那些实业家的情怀和追求呢。

  陈伟鸿:“今天会有两位神秘的嘉宾带着我在无锡的各个角落 去寻访中国近代工商业发展的足迹,他们是谁,他们会带着我们去到哪儿,他们会带给大家什么样的发现,现在让我们一起来揭开他们神秘的面纱。”

  红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寻访人 周海江:“这里是永泰丝厂的旧址,永泰丝厂是我们著名的民族实业家薛南溟和周舜卿合资创办,无锡自古以来就是蚕丝之乡,在我们这里农村最主要的副业就是种桑、养蚕,永泰两个字,其实就代表了我们一种实业的精神,我们要做得久,就必须要做实业,做实业才能做得久。

  无锡的丝绸布匹,都是从像这样的一些码头出发,通过运河,再运往外界,所以当时丝业非常发达,所以有了很著名的名字,叫丝码头、布码头,在(上世纪)三十年代那会儿,无锡的丝厂的总数,丝的产量、质量以及出口的吨位,不仅是在全国是第一的而且是遥遥领先的。而且还出现了很多实业的品牌,实业的品牌的出现,让实业做得更强了。”

  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寻访人 蒋锡培:“这堵墙(上)就是那个时候,由企业家们创造的,享誉中国,享誉全国的名牌,其中有冠生园、有茂新、丽新等等,都是当时的赫赫有名的品牌,那个时候的火柴还叫洋火,面粉还叫洋面粉,由于荣家兄弟们创造的面粉厂和无锡的企业家们创造的这样的一些纺织厂,使得我们这个行业奠定了基础。”

  荣氏家族生产的“兵船牌”面粉曾经是中国商标史上的第一个注册商标,包装上特地写着中国自制顶上面粉的字样,这是因为在那个物质短缺食局动荡的年岁里,当时的实业先驱们都以抵制外货提倡图货为自己的毕生奋斗目标,并最终不负初心,成为了享誉全国的面粉大王,棉纱大王,煤铁大王,火柴大王等等,奏响了实业救国的强音。

  陈伟鸿:“这是当年荣氏兄弟创办茂新面粉厂的老厂房,是一栋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老建筑了,刚才大家看到在这个建筑物的前面有两个黑色的螺旋旋梯特别引人注目,您能猜猜它是做什么的吗?告诉各位,这是面粉的运送通道,因为当年茂新面粉厂的最后一道工序就是在顶楼完成面粉的装袋,这些一袋一袋的面粉要搬到楼下来真的是费时又费力,后来英国人发明了这样的一种装置,面粉一袋一袋的从上面滑下来,非常的方便,上个世纪的四十年代荣毅仁老先生在英国看到了它就立马决定要把它引进到国内,在他们的心中其实有一个非常朴素的愿望,就是要用最好的机器最好的设备来生产最好的面粉,事实上,在我身后的这栋老厂房当中有不少当年最好的设备在跨越的半个世纪之后的今天依然还可以继续使用,足以见得在那一代的实业家的心目当中,已经看得到他们对实业品质的坚守。”

  当时的企业家们大多信奉人惟求旧,器惟求新的说法,普遍注重机器设备的更新改造,并从引进国外设备出发,逐步发展到引进进技术、人才和管理理念,最终走出了自主研发的成就之路。

  陈伟鸿:“缫丝、纺织、面粉,在过去这一百年的时间当中,无锡就靠这几样东西占据着我们民族工商业发展过程当中的重要的地位,刚才这样的一场寻访,其实仿佛把我们置身在一百年来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实业救国的立场当中,接下来让我们一同回到今天《对话》的舞台上来感受一下我们民族工商业发源地那份实业的激情。

  欢迎大家前来出席我们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对话》着力打造的为中国事业代言的系列活动,今天我们来到了无锡,一百多年前,一群怀抱着实业报国梦想的企业家诞生在这里,他们对实业的用心、初心和执着感染了一大批的后来者,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又一次来到了这片土地上,我们将来听一听这些后来者的故事,来追溯的实业的情怀,来感受他们对实业的初心、用心和匠心。接下来我们首先请出今天的第一组嘉宾。

  两位好,我看到两位有备而来,手上带的东西都是什么给大家先透露一下好不好。”

  “我今天拿的是一个普通的纺纱管。”

  陈伟鸿:“在纺织工业当中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元素,对不对。我们看看高总您带的是什么,哎呦,这个跟您的事业有关还是跟您的爱好有关。”

  天合光能有限公司董事长 高纪凡:“这是在十五年以前,我们在西藏做太阳能电站,第一个电站通电的时候,当地的村长送给我的一件礼物。”

  陈伟鸿:“两位带来的有意义的东西其实是和我们今天的第一组演讲主题有关,那就是初心。”

  无锡市一棉纺织厂集团董事长 周桦珺:“大家好我与这个纺纱管的机缘已经有33个年头,自从有了机械纺纱,就有了这样一个纱管,每天在机器上面(24)小时不停地运转不停的纺纱所不同的是这个纱线上面纱越来越细,越来越精致。我们无锡一棉是创建于1919年,我们企业到今年,已经是98周年了,企业的创始人是我们著名的实业家荣宗敬先生和荣德生先生,两位荣老先生,怀着对我们实业救国,抱国的一个情怀,在当时引进了一最先进的纺织设备从西方引进先进的纺织技术生产方式和管理经验创办了无锡一棉的前身,当时是我们与洋品牌竞争,解决了中国的穿衣问题,所以从这个纱管当中我们也深深地感受到,我们先辈们的创业初心,也是值得我们敬仰也是值得我们传承的,我是1984年进入无锡一棉,我们无锡一棉是在当时的无锡城,是一个非常有影响里的一个万人大厂,当时在无锡,一百人无锡人当中就有一个是一棉人。所以,我进入无锡一棉厂,是感到非常地自豪。我们企业曾经是,中国民族工商业的典范,现在是中国民用纺织行业的排头兵企业,从最初的5万纱锭,发展到现在的有60万纱锭,800多台织机,我们的纱线从原来的16支20支40支,到现在能够成为全球少数能够批量生产的300支纱线的精品工厂。纺织大家俗话说是千人纱万人布是一个传统半夜,但是又是一个时尚的产业,更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民生产业,所以从这一个纱管当中,我也许能代表我的初心,也是代表我们所有纺织人的初心,不忘初心努力前行,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谢谢大家。”

  主持人 陈伟鸿:“好谢谢,接下来是我们的高总。”

  天合光能有限公司董事长 高纪凡:“在15年前的一个冬天,我们在西藏昌都地区的无电乡的太阳能独立电站,那天在通电,那时候应该说周边只有星星点点的这些,点着蜡烛的灯,那天晚上搞通电仪式,当夜幕降临以后,整个的屯民学生老师聚在一起大家都穿着盛装,当晚上灯(一)亮开电视打开的时候,整个山村里面一片沸腾,当时我看到这个孩子们,第一次看到电灯,看到电视的时候,那个延伸是我让终身难忘充满了惊奇充满了希望。村长一激动,就把自己身上的一串珠宝就送给了我,说你给我们带来的光明,当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我感到太阳能真是的对老百姓有巨大的作用,后来我就铁了心说我把一生要献给太阳能,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间,不是一帆风顺的,因为我们走向欧洲市场的时候,它的话语权掌握在欧美人手上。比如说我们当时的产品的认证,我们都要到德国去认证,德国自己的产品绿色通道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能证。美国(的)日本的,三个月就可以认证了。中国的产品去认证要排九个队的才轮到你那你(的产品)没有认证你不能进德国市场。所以,为了这个事情后来我们就咬咬牙,说我们自己要建立一个国际检的检测认证中心,现在我们这个认证中心,已经成为了,不仅服务于我们,服务于全行业,甚至服务于国外企业的一个国际顶尖认证中心。这是一块最新的太阳能电池板它的效率达到了24.5%可以说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纪录的太阳能电池之一,中国光伏的产业,将近20年的发展是走了一个学习国外,同时自主创新最后能够达到全球的,领先水平的这么一个历程。我们这个行业有一句话,全球光伏看中国,中国光伏看江苏。所以,我们江苏是整个光伏行业的高地,现在我们中国的产品,在欧洲、在美国、在日本,可以说,它们的屋顶上,铺上了我们的产品。”

  主持人 陈伟鸿:“好谢谢,对两位所在的行业来说,纺织和光伏,他们的发展经历了很多的起起伏伏,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从来没有离开。那么其实我们想知道,到底支撑你们坚持下来的是什么?”

  无锡市一棉纺织集团对恃长 周桦珺:“我们是一个接近百年的企业,所以我们觉得是一份历史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再一个是我们纺织是在全球,非常有优势的一个产业。所以,我们还是有坚持下去,做好这个纺织的信心。”

  主持人 陈伟鸿:“高先生您呢?”

  天含光能有限公司董事长 高纪凡:“我们这个太阳能行业发展,确实是跌宕起伏,九死一生。当时也有很多人说,你有这么多钱上市以后,你弄点钱去搞房地产,但是(从)内心来说,我对太阳能真的是非常有感情。权且现在还有13亿无电人口还没用上(电)。所以,我们还要继续干下去让太阳能真正在全球内,能够使用。”

  主持人 陈伟鸿:“一份责任和担当一份热爱和梦想,让他们在这个行业,一直坚持,一直面向微粒。谢谢。接下来我们请出的这一位演讲嘉宾,同样是一份有着初心的演讲嘉宾,当然,这份初心并不仅仅他一个人所有而是他整个家族几代人共同拥有,让我们请出红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周海江有请。”

  红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周海江:“我带来的物件,首先是一张非常发黄的报纸,还是1988年的一张报纸,当时我是刚刚到红豆,有差不多将近30年了1957年的时候,红豆的前身就诞生了是由我的爷爷和另外一个弹棉花的手工业者开始起步的。今天,我们也非常高兴,特意把我爷爷当时(开)作坊的时候,弹的棉胎也带来了。很多人跟我讲,这个可以做文物了。1957年作坊的时候,就是做的是棉胎。到了1983年的时候,是我父亲接手了这个工厂,当时这个厂已经濒临倒闭,非常艰难。他就向银行去借钱试图重新启动这个工厂,借了多少钱呢?要借6500元人民币。6500元人民币用来干什么呢?可以买一吨棉纱,借了这个钱之后,就去买了一吨棉纱,织了布。但织完布之后,他们都不敢拿出去染色,因为很多染色厂,我们那个时候还欠人家的钱,拿出去就拿不回来了。所以就找一个不欠钱的染色厂,去加工,加工之后,过了一个礼拜,就可以去拿回来所以那时候我父亲作为厂长,就通知二十多个全厂的工人,总共只有二十多个人,就等在码头上,说今天总算有布回来,可以加工有业务干了。但当大家等在码头上的时候,这个船发现是空着回来的,为什么呢?因为那个时候我们没有染色费,再可以付了。对方不让这个布装走,装到船上的布,又一匹一匹搬上去了。所以当这个船空着回来的时候,站在码头上的所有的工人都哭了。但那个时候,我父亲非常坚定地,还是叫我们的员工,二十多个人把仓库里的东西每人分出去卖钱变现。变现之后,再去把这个布赎回来,把这个工厂重新开始启动。那我为什么讲这个故事呢,因为当时在1987年那时候我父亲明白,没有大学生没有人才,是不可能发展的,但到哪里去找人才呢?恐怕是比较难找的。所以我父亲把眼光就放在我的身上动员我回去,一回两,我母亲又开始(和父亲)吵架了,跟我父亲吵了。我母亲为什么不愿意呢?因为在我身上是押了两个人的宝,当时我们家里面还是比较困难的,我父亲有一天早晨,他就把我和我弟弟交到床前,他说我们家的经济,只蒙支撑一个人上学,你们商量看吧。所以那个时候是我弟弟放弃上学的机会让给我了。所以我母亲一听我回来,着急了她觉得你原来是皇粮的,怎么回来了呢?所以,那个时候是非常不容易。所以,那个时候这张报纸,就给了我一份很强大的力量,实际上它就鼓舞着我。所以,一直收藏到现在,它已经发黄了,已经30年了。我又带来了一封信,这封信背后又有一个故事,因为当时我们乡镇企业,它的产品是不容易卖的我们通过组织人员,开发了一款新的产品,这样一种面料的,当时叫做护士衫的这个产品,为了打开这个渠道,那些纺展都不要我们的产品,我就开始写信。这个信当时是用麻袋装出去的,一家一家的都发。当时1988年发给他们的时候我们说我们的这个产品,我们很有信心我发给你的产品我不要你一分钱,卖完了你要赚了钱,你就付我款,如果你要不赚钱,你就把货退给我。退给我之后,我还每人发你二十箱我一箱赔你五块钱。总共赔你一百块钱。现在莱卡一百块钱很少,但是1988年,当时工资也就只有几十块钱,就这样我们就打开了市场,有一天我们高厂长她跟我讲,她说海江,我是睡不着,太高兴了。她说,我们现在一天可以赚十万了,1988年即使到了今天一家工厂一天赚十万,也是非常了不起。我说靠的什么?是靠产品,还是靠技术?我们获得了我们的专利产品,整个流行的整个全国,1995年开始我们又做轮胎,现在做实业,大家都觉得很简单,其实不简单。实业每一样产品都非常艰难,就以我们这个轮胎为例,它的上面的花纹,它就含了很多的技术在里面又要防滑又要抓地力,又能够保持一定的速度。这样的一个横线的,是钢丝它是贯穿里面的,一层一层压上去它是耐压的。经过二十年的打磨,我们的轮胎在小行业里面已经处在最好的位置。所以,这个实业还是靠的一种科技的力量,在支撑我们。”

  主持人 陈伟鸿:“好谢谢谢谢周海江先生。”主持人 陈伟鸿:“欢迎大家继续收看《对话》。《对话》由中国高端绿茶竹叶青,中国好茶天府红芽为您特别呈现。”

  九阳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旭宁:“大家好,我是来自九阳我想九阳是我们实业界过去二十几年的一个缩影,大学毕业以后,我和另外三位同学一起发明了豆浆机,走上了创业之路。应该说也很自豪的是,豆浆机走进了千家万户,成为中国人早餐的一部分。小小的豆浆机一直遇到一个难题就是豆浆有渣。今天我带来的是豆浆机的一个核心的配件,就是它的电机加刀片的粉碎系统。做到今天,其实这个电极已经很精巧了,但是功率很强,把豆浆可以达到很细,打到无渣。所有的这些配件都实现了国产化。把豆浆机做到无渣容易吗?我们对标的咖啡机一百多年了,到今天(这些企业)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中国的实业其实是源于生活,改善生活是我们实业界的一个初衷。如果中国的实业界都能去解决生活中的一些难题,那不仅可以自己发展得好,也可以引领消费者升级。当然,今天实业界还面临着很多的挑战,多难题,我们劳动力的成本(优势)、我们土地的成本(优势)都在消失,我们的税收成本(居高)不下,(我)今天也是一个呼吁,希望国家能(恩有)更多的政策,更大的力度来解决实业存在的问题。”

  主持人 陈伟鸿:“谢谢王旭宁先生。有请第二位。”

  盛虹集团董事长 邱汉根:“这是是中国丝业博物馆,是百年无锡,丝绸业辉煌的历史见证。我的故乡江苏盛泽在历史上也有绸都的美誉,我的感触也非常深。做好事业一直是我们的梦想,我手中的叫超细纤维,它是由上千根细丝组成,在世界范围内能做到0.3dpf(细丝的单位)的纤维,有日本等国家,在行业里边我们要竞争,必须超越这种障碍,在技术上有突破。所以我们经过不断研发,日日夜夜的奋斗,中间也走了好多曲折,在最困难的情况下我们咬住牙顶住压力,继续追加投资,终于把这个纤维研发成功,突破了行业的极限,采用了新的纺丝技术,使超细纤维可以做到0.15个dpf,在行业里边一下子处于世界的领先地位,应该来说领先国外同行三到五年,所以通过这个案例,使我深刻的体会到,企业要发展,就是要技术上要有精益求精的追求,在新要不断地突破。这样才能企业发展,谢谢大家。”

  主持人 陈伟鸿:“好,谢谢。我们有请陈总,有请。”

  威孚集团董事长 陈学军:“大家好,我进入这个企业已经有31个年头,感觉的确是做实业不容易。因为做实业的每一刻都在面临新的挑战,它向前的每一步都必须要全力以赴。今天我也带来了一个东西,它是柴油发动机上面的核心部件高压油泵中间的一对精密偶件。那么我们汽车和发动机用的高压燃油,就是由这对偶件的运动产生的。那么如果没有这个零件的进步和可靠,我们现在整个发动机的功率提升和排放法规的提升,都将没有办法实现。就是一个偶件,它伴随了我们公司60年的发展史。我们的先辈在初创的时候用简陋的设备制造出了我们国内第一代精密偶件,当初能够产生的高压大概是300公斤,1958年我们建厂,后来我们公司实现了股票的上市,上市以后,我们也没有去选择走一条多元发展的道路,当初这个高压已经可以接近一千公斤,那么进入二十一世纪我们也没有在转型中迷失自己,而是更坚定地选择了发展我们的主业。我们的产品现在能够达到的高压接近两千公斤,已经达到了国际的一流,在整个这个过程中间,虽然只是这么一个芯子,一个套子,但是凝聚了我们几十年的努力、创新和专注。实业是强国之基,值得我们坚守,我们将继续坚守和传承,把我们的产品做成世界上最有竞争力的产品,把我们的中国制造做成世界上最强的制造。”

  主持人 陈伟鸿:“谢谢刚才三位演讲嘉宾用他们的匠心诠释的这份实业的力量,要说实业的匠心,接下来的这位嘉宾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因为他曾经就是这片土地上一位地地道道的手工匠人。接下来让我们掌声欢迎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蒋锡培先生。”

  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蒋锡培:“1980年我高考落榜了,跟着我二哥到杭州去修理中标,走的时候我给自己定了一个小小的目标,要有五万块钱的存款,能有两间楼房,娶一个漂亮贤惠会过日子的老婆,别人可以立等可取,但是叫我修理钟表,没有一两个月还拿不到。但是他们愿意等,愿意生意交给我做,因为我修理的中标质量好、价格公道,不唬人,两年多的时候,就实现了我的小目标,但是后来我的目标变了,我去办了一个钟表零部件(企业),钟表零部件跟修钟表完全不会一回事。你要有好的装备,你要有好的工艺技术,那个时候我做的零部件找不到用户,即使有一家上海钟表厂,由于出口任务紧急好不容易让我一个家庭作坊的企业去供给它产品的时候,出去的产品都退货了因为我供给它的走不了24个小时,一天还要相差5分钟、10分钟。我陷入了困境,因为投下去的二十多万(元)钱,就这样没有了。还亏了二十多万。真是从天上掉到了地下。我怎么会选这个行业呢,后来我大哥给我指了一条路,就告诉我,锡培,你还是做做电线生意吧,我又向亲朋好友借了十多万(元)钱,踏上了去安徽和浙江之路,找到他们在五交化公司,还没有卖出的产品,把它拿到我们无锡来,江苏来卖。两三天一卡车,两三天一卡车,就这样一年多的时间,把欠下的二十多万元债务还掉了还赚了一百多万,这又是我的第二桶金。在这个二十多年当中我们有很多的第一,第一家全国最大的高楼上海环球中心原本要使用日本藤仓公司的电缆,我们召集了全球最优秀的专家们一举拿下了日本人投资的在上海浦东建设高楼的这个项目。我看到做实业的艰辛,但是也收获着成功的喜悦,十有八九的企业也许度不过今天的严冬,但是只要我们坚守着,因为我们坚信,我们中国能够做出好的产品,能够做出好的服务,特别是我们的民营企业,这是中国经济未来的希望。”

  主持人 陈伟鸿:“好,谢谢,谢谢蒋锡培先生。”

  主持人 陈伟鸿:“欢迎三位。目测一下王总好像是我们这一轮三位嘉宾最年轻的一位是吧,什么时候开始创业的?”

  先导智能董事长 王燕清:“1999年开始创业的。”

  主持人 陈伟鸿:“1999年,为什么创业?”

  先导智能董事长 王燕清:“那时很穷。”

  主持人 陈伟鸿:“实话实说。”

  先导智能董事长 王燕清:“那时候我1992年结婚的时候,我一个戒指都买不起。”

  主持人 陈伟鸿:“所以其实,嫩的夫人非常得伟大,在没有戒指,在你非常穷的时候都愿意嫁给你。那你拿实力作证,让我们看看他是不是买到了一只潜力股。您今天带到现场的是什么?”

  先导智能董事长 王燕清:“这个是特斯拉电动汽车上的,动力锂电池。”

  主持人 陈伟鸿:“你不说我以为你带了两个鞭炮。那你的创业,跟特斯拉所用的电池有关系吗?”

  先导智能董事长 王燕清:“一辆特斯拉拉汽车底部有七千多颗这样的电池,对于电动汽车来讲动力锂电池是最关键的部件。我们是全球第二家,国内唯一的一家能为特斯拉提供动力锂电池卷绕机的厂家。我现在跟松下合作生产,18650动力锂电池的生产设备。”

  主持人 陈伟鸿:“那松下为什么会给你下这个订单呢?”

  先导智能董事长 王燕清:“当时他们(松下员工)给下了一个非常艰巨的研发任务,当时他们的设备每分钟,只能做二十个这样的电芯片当时他要求我们做到,每分钟三十个后来经过两年在不经过失败试验,失败试验这样反复的失败中,最终还是巴生产出来的达到了每分钟三十个的产能这是全球最高的效率。所以,日本人对我们也是非常钦佩。”

  主持人 陈伟鸿:“这是你的用心赢得了对手的一份尊敬。那我们接下来来看看兰总带到我们现场的是什么?”

  贝斯特精机总经理 兰恒祥:“这个是我们创业时期的工装具的一个压板。那么这个夹具呢,我们公司在1997年创造了这么一个产业,那么时候工装夹具一般都是自己在做,它不适应大批量生产到了2011年的时候市场的这个需求量在往下走,那么再预测一下,未来的这一块订单下降很厉害那么我们就提出,这一块未来我们怎么办我们心里面有危机感。带着我们的技术团队,到日本、到德国,实际上就是那个时候的,德国的工业4.0,去研究一下我们工装产业,包括我们中国的制造应该怎么去走。然后回来以后,我们结合我们公司的特点,花了三年时间来在自己内部,推行这个自动化和智能制作2014年,我们就往外进军,智能制造产业我们由于采取了智能之我们的竞争力提升了,我们的客户也主动来找我们了。”

  主持人 陈伟鸿:“所以在你们的实业路途上,我们看到的是用心去寻找未来产业的放心这样才能让自己的企业成为一家长寿的企业。接下来我们来看看蒋总带到现场的是什么?”

  俊知集团CEO 蒋唯:“这个大家都熟悉,老人都应该知道,两款比较老的手机”

  主持人陈伟鸿:“好多年轻人都表示我不知道我不是老人。对,这个确实很有历史感。”

  俊知集团CEO 蒋唯:“我们这个公司就是做移动通讯系统里头基站发射无线波来给它接收的这样一个功能,最终我们的运营商,移动联通连点,通过手机来为大众服务。”

  主持人 陈伟鸿:“所以就是说在这个无线通信领域当中,少了你们的产品,其实是玩不转对不对?”

  俊知集团CEO 蒋唯:“是的。”

  主持人 陈伟鸿:“那你能肯定地告诉我们你们在这个行业当中处在什么样的位置?”

  俊知集团CEO 蒋唯:“从(20世纪)70年代末期,咱们国家引入大哥大以后这个期间所有的产品,都是国外来的产品。这个时候需要我们民族的企业,需要把这些产品来转化,那我们这个企业就从那个时候开始来做这个项目,一直做到几十年了。这里有一条就是说,要想做一件事,你要永新区做要把事情做专。那么现在我们在这个行业里头可以说是国家的龙头企业,已经持续了六年。”

  主持人 陈伟鸿:“太棒了,我们今天非常高兴和不同领域当中的这些龙头企业共同来感受他们对实业的这份用心,谢谢三位。谢谢他们。在今天我们前半部的演讲时间当中,我们看到了这些坚守实业的实业家,他们对实业的初心,他们的匠心和他们的用心。其中站在无锡这片土地上,我们发现,这样的一切的用心都是一脉相承的,我可以给大家看一张历史照片,这是毛主席和一位工人师傅在车床前的合影,这个车床其实就在我们无锡,讲述这个历史故事也在我们今天的现场。郑先生给我们揭晓一下谜底,刚才我说的这个机床它在哪儿?”

  原无锡机床厂磨床研究所所长 郑文友:“这个机床。”

  主持人 陈伟鸿:“就是我们身后的这台机床对不对?”

  原无锡机床厂磨床研究所所长 郑文友:“这个机床是我们无锡机床厂在1956年第一次自行设计制造的一个产品,当时是国家急需要一批自己能够制造自己能够生产的装备,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无锡机床厂,就接到了一个任务,1956年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边就从设计到制造,最后完成了,在1958年的时候运到北京,中南海一个展厅展出了。毛主席就在1958年7月2(日)去看了我们这台机床,毛主席,他对我们中国的装备工业是相当重视的,所以也就是说,这个就是我们要搞实业的原因。”

  主持人 陈伟鸿:“一台有着历史意义的机床,让我们见证了一代又一代实业人他们的奉献,也让我们见证了他们在实业界领域创造的一项又一项的辉煌,接下来的时间我们继续在历史的大转折当中来寻找实业家的身影和实业家的声音,因为他们将会是我们未来迈向事业之路发展过程当中重要的力量,来,我们下面这场穿越时空的对话,继续请上蒋锡培先生、周海江先生。”

  主持人 陈伟鸿:“欢迎两位再次来到我们今天对话的舞台上,今天在无锡其实让我们特别感慨,因为无锡这片土地上诞生了我们近代工商业的很多的第一,所以呢,我想我们接下来的时间就要沉浸到历史的长河当中,去寻找这些实业家的身影,去倾听他们的声音,马上我们来看一看第一个声音来自于谁,来,清看,这是1933年荣宗敬在自己60大寿的时候说的一句话,他说如今的中国人有一半是吃我的、穿我的,这句话我们要给大家加一个注解。”

  无锡市委党校教授 蒋佳林:“看到这句话以后,我们就看到我们无锡,在全国工商业的地位,无锡那个时候的整个的工业产值占到全国的1/3,还有它的整个的工业的产业工人数占到全国的第二位,另外这里面吃的和穿的是我们的民生工业,这给我们一个启示,就是我们实际上搞企业,一个是要关注民生,还有一个是要关注进口的替代,因为当时它有洋布跟洋面,实际上我们现在需求也在升级。”

  主持人 陈伟鸿:“谢谢您,其实刚才您在讲述这段历史的时候,也让我想到了一位著名的实业家张謇先生提到的棉铁主义,所谓棉铁主义也就是强调要在纺织、钢铁这两个刚需的行业当中去发展我们的实业,这是可能救国的一个出发点那从历史回到现在,我们来看看实业家们他们究竟在选择行业的时候出发点是什么。”

  红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周海江:“我进入这个行业,应该讲还是跟无锡的布码头,因为无锡在历史上从荣家开始还有唐家等等,都是搞纺织,所以红豆最早,从我爷爷手工作坊开始,就是织棉胎,后来我们在纺织服装的基础上面,又发展了轮胎等等,实际上主要还是围绕衣食住行,就是我们衣食住行的一些老百姓消费的方面的。”

  主持人 陈伟鸿:“跟您不太一样,蒋锡培先生这个跟衣食住行我们看上去好像距离远了一点,你的行业选择是出于什么考虑?”

  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蒋锡培:“当时一头就扎进了电缆行业了,虽然不是衣食住行,但是跟我们生活的转型升级有密切关系,那个时候电力是非常紧缺的,就是发达的城市,可能也是经常断电、没有电,等等,我们选择这个行业还算选对了。”

  主持人 陈伟鸿:“无论是从历史的严格或者说是行业的未来的发展趋势来说,其实在选择了相关的行业进入之后,更多的时候就要靠你们的用心,你们的匠心去打造了,来,我们在历史的长河当中寻找到了这样的一句话,我们看看跟你们的发展之路有着什么样的共鸣,请看。1983年费孝通在江村经济当中提到,与西方工业革命的历史相对照,草根工业无疑是中国农民的一个了不起的创举,又要问一问我们的蒋教授了,了不起的创举指的究竟是什么?”

  无锡市委党校教授 蒋佳林:“我的理解至少是三个方面,一个就是它是在世界上开创了一个农村工业化的一个创举,第二个鹑居就是它克服了一个平静,就是工业化初期的地方,就是人多地少,农村剩余劳动力的转移的问题,第三个我认为,它是在于体制上的一个突破,打破了我们原来的计划经济下的生产管理的这个体系,这个突破对于我们现在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我们的资本的瓶颈、供和需的瓶颈,人才的瓶颈,包括我们现在体制的突破,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 陈伟鸿:“那今天我们舞台上的两位恰恰也是这样了不起的创举当中的参与者,我想问你们,从当初的乡镇企业出发,留给自己的究竟是什么?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可能不知道,它到底是怎样的一笔财富。”

  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蒋锡培:“无锡是乡镇工业的发祥地,我们身为无锡的企业、江苏的企业,受到的熏陶还是明显的,远东创办(于)1985年,到现在32年当中,其实我们的机制体制已经变化了五次了,远东在二十年前创建的,就是混合所有制体制,现在已经成为国家发展经济的一个主要的路径,当然原来从民营企业到后来送给乡镇,变为乡镇企业到后来把它回购过来,成为股份合作制企业,到后来上市,成为一家上市公司,也是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我觉得机制体制对于企业来说太为重要了,只有各个方面大家协同了,理论研究也好,新的开发也好,到装备的优化也好,到系统的管理也好等等,都要能够好了,才能够做出好的产品,好的服务,其实谁也离不开谁,我们希望我们现在劣币驱逐良币这个环境,能够得到根本的改善。”

  主持人 陈伟鸿:“其实对于红豆来说,我们看到你们在机制和体制的改革上起步也非常早,你们经历过的这些,哪些是让你难忘的?”

  红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周海江:“我们1993年搞股份制的改造,总体是向现代体制转变,但这个过程是不容易的,我就举个例子,我们下面的子公司,有一个总经理,就是我的一个亲戚,他亏损了,我们要免他的职务,还要叫他赔钱,他非常生气,他说我是你亲戚,怎么又要免我职务还要叫做我国赔钱,他又不好来跟我们吵,他就回去跟他妈妈吵,因为他妈妈是我姑妈,吵了半天之后,我姑妈自己一个人回房间哭,后来,包括我们请他们家吃饭,叫他们来,他们不来的,他就觉得不理解。”

  主持人 陈伟鸿:“所以其实今天我们看起来竞争上岗已经是所有人都习以为常,并且认为必须要这么做的,但是在当年当我们带着乡镇企业的基因开始新发展的时候,很多人是觉得不习惯的。”

  红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周海江:“他们应该讲是比较难理解的,后来我们亲情归亲情,事业归事业,应该讲逐步地,把现代企业制度就建起来了。”

  主持人 陈伟鸿:“所以我想所以这样可能都是我们实业发展道路上的一些障碍或者说是阵痛,毕竟我们现在都已经跨越了,因为我们有了一个更远的一个目标,其实在历史的长河当中,我们也可以找到依据,来,我们看看下一句话。这是1992年荣毅仁先生在中信公司工作座谈会上强调的一个观点,尽管我们现在工作苦一些,经济效益暂时还不太理想,这个方向不能丢,我们要把眼光放远一点,风物长宜放眼量,国家强大要靠实力。其实这里的‘实力’我想请问一下两位,你们的理解是什么?”

  红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周海江:“我的理解,实力就是要靠实业,没有实业就没有实力,荣老先生还是讲得非常到位的,一开始我们乡镇企业,包括像我父亲,带着一大批的农民,大家聚在一起,我巨个例子,在我们的门口就挂着那个字,叫做共同富裕,为什么共同富裕呢,就是投入大家聚在一起,(通过)大家致富的这种欲望,把大家团聚起来了,然后把工厂就办起来了,但是后来我去的时候,我把它改了一下,我在前面加了四个字,实业报国,为什么叫实业报国,你到了红豆,你在工作,为企业工作,为我们的实业在工作,其实也是为我们国家,就是如果说以前我们的报国是在战场上,现在的报国就在实业上,就在我们的实业的实力上面,这一点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我说我们的年轻人,在我们的实业上言做出的每一份的贡献,都是在报国,都是新时期的报国。”

  主持人 陈伟鸿:“蒋总,我们想听听您对这句话的理解。”

  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蒋锡培:“实力就是竞争力,你要有集聚资源的能力,你要有创新的能力,你要能够吸引到全球最优秀的人才,到你这个平台来使企业不断有盈利和发展的能力。”

  主持人 陈伟鸿:“荣先生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有一个背景,当时很多人认为中信是搞金融的,他反复强调我们其实是在做实业的,在今天这个时代,对两位而言,你们自己也有涉猎金融业务,或深或浅,那你们怎么理解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对你们来说如何定义今天的自己?”

  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蒋锡培:“我是要先把实业做好,实业就是一,后面做投资也好、金融也好,全是零,没有这个一,后面的零,靠不住,另外我们投资至今为止,有投了339家企业,89家也上市了,还有18家报在证监会,大部分都是实业,我觉得中国实业好了,经济就强了,竞争力就大了,在世界的地位就毫无疑问,越来越好了。”

  红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周海江:“我想实业还是本,60年红豆最突出的就是坚守实业,我们现在当然也有产融结合的理念,但这个融是反哺于我们的产业的,如果说过去六十年是坚守实业,我想红豆如果要能够成长一百年的话,我们就坚守百年的实业。”

  主持人 陈伟鸿:“其实在这样一个新的时代,人们早已经对实业和实业的精神赋予了很多新的含义,所以我特别想问一问在场的这么多坚守在实业当中的人,包括你们二位,今天的我们如何来理解实业精神。”

  九阳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旭宁:“我觉得实业要耐得住寂寞,要能够坚持住,但是坚持当中还要去寻找乐趣,把自己做的事,要当做快乐的事情去做。”

  盛红祭坛董事长 缪汉根:“当我们一个一个产品,一个一个技术,在世界上领先的时候,我想就品尝到了我们做实业的乐趣和骄傲。”

  “实业就是坚持,实业就是责任,我们有责任做好实业。”

  主持人 陈伟鸿:“掷地有声的声音,我们听一听两位,你们理解的实业精神是?”

  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蒋锡培:“实业精神的本质就是匠心精神,匠心就是要坚守、坚守、再坚守,用心、用心、再用心,持之以恒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

  红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周海江:“实业的精神,就是专心、专注,至精、至善,创新、创造,行稳,至远。”

  主持人 陈伟鸿:“谢谢大家的分享,我们希望把大家分享的这些实业精神当成我们在实业道路上奔跑的一个又一个的路标,其实在今天的实业队伍当中,已经不仅仅是老一辈的坚守者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用新的方式在进入到振兴实业的行业当中,接下来我们会请上的这位年轻人,他用科技的力量,为我们今天现场的实业情怀和实业精神构筑了一份特殊的礼物,我们请上他,来,有请。”

  主持人 陈伟鸿:“你好你好。”

  飞而康快速制造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沈于蓝:“这份礼物主要是献给我们这些前辈的实业家,希望我们新一辈,能够向你们更多地学习。”

  主持人 陈伟鸿:“太棒了,来,我们共同来迎接这样的一个致敬时刻,揭开我们的谜底,我们看到为中国实业代言。”

  飞而康快速制造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沈于蓝:“这块牌匾是通过金属的3D打印来制造的,到目前为止,金属3D打印是一个比较年轻的行业,虽然年轻,但是已经在某些敏感领域里面,实现了全面的国产化,我们也已经为中国的大飞机助力,使我们金属的3D打印用到了我们中国C919大飞机上面了。”

  主持人 陈伟鸿:“好,谢谢你,来我们掌声祝贺年轻人在实业行列当中的崛起,为实业代言这几个字,不仅仅记录了历史,不仅仅容纳了传承,更写满了我们这个时代对于实业创新的一份追求,让我们感谢所有坚守在实业领域当中的每一个坚守者,我们下一站实业寻访再见。”

[责任编辑:冷雨]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网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