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手机报|新闻日历|收藏

百位明星陆续抵锡 各地黄牛蜂拥而至

2018-11-30 11:15:00来源:江南晚报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6 商务热线:81853962我要评论字号:T|T

  继《演员的品格》《高能玩家》《智造将来》同时驻扎无锡后,又有一档大综艺优酷的《以团之名》要来无锡录制了。从目前还未官宣的资料上来,这个节目的阵容将再为无锡已有的百位明星基础上,添加几十位明星大腕,如那英、王源、任家萱、宋茜等。更有消息称白宇和朱一龙会在节目中再次合体,这可乐坏了“粉丝”和“黄牛”们。

  记者从某黄牛处获悉,因为无锡将有大量的明星到达,黄牛们已经从全国各地汇集过来准备大干一场。不难发现,黄牛这个产业链着实厉害,优酷、爱奇艺的工作人员都未曾获得消息的时候,黄牛们已经迅速地网上贩卖起了《以团之名》《演员的品格》的无锡录制名额。昨日,记者通过相熟的黄牛小李、小邱(化名)等人,采访到这行的不少趣事。

  黄牛近几年看中无锡市场

  如今,娱乐圈的“黄牛党”已经不止只是专门倒卖演出门票的了。事实上,人气明星们参加的新闻发布会、电影首映礼、综艺节目、明星生日会等,他们都可以收钱“带”粉丝入场观看了。更高级的黄牛,甚至连兜售明星周边产品的活儿也都承包了,甚至自己来制作衍生品来卖给粉丝。用小李的话说,他们有时候觉得自个更像明星,微信里有上千位好友,几乎都是粉丝们。

  小李虽是80后,但从事这行已经有年头了,他最早是无锡某影视基地的工作人员,后来跟着剧组当副导演各地跑,慢慢地开始接触黄牛这个行业,“因为赚钱快,所以才做”,小李毫不掩饰当黄牛的初衷。他告诉记者,最早的时候黄牛行业不好做,2010年到2014年无锡演唱会还比较多,所以还能赚一点,后来整个演出市场都不好,几乎没有钱赚。到了2015年全国综艺大热,小鲜肉、老戏骨都成为香饽饽,“黄牛”们抓住“粉丝经济”的脉搏,逐渐壮大起来。

  “无锡的黄牛其实挺多的,因为这边有影视基地,这两年来拍电视剧、电影的剧组也多,黄牛将重点也慢慢转到了无锡,尤其录制《幻乐之城》的时候,很多黄牛都赚了一笔。”最近录制《演员的品格》《高能玩家》《智造将来》《以团之名》,更是有何炅、马思纯、孙杨、周冬雨、井柏然、胡歌、王源等百位明星来锡,而且每周录制的嘉宾不一样,光王源一人,就可在粉丝身上赚不少。当记者问其王源录制价格,黄牛开价600元,几位粉丝表示这个价格并不贵。

  小邱虽然进黄牛圈子才一年,却已经对行业门清。他告诉记者,他们不仅自成派系,有了分工和合作,更拓宽了业务范围——除了演唱会,他们还频繁出现在歌友会、综艺节目、媒体发布会,甚至是电影首映礼上。除了必要的现场叫卖,黄牛们更多的是在网络上兜售票券、工作证、媒体证、邀请函等入场工具,还有些“黄牛”甚至能在短时间内就做出一张以假乱真的工作证件,堂而皇之带粉丝入场。只有你想不到,没有“黄牛”做不到,这完全是长跑接力赛的节奏。记者记得,在汤唯和朱亚文《大明皇妃》无锡发布会现场,很多粉丝为了张艺兴而来,举着灯光拍喊着口号,可是主办方并未安排粉丝到场,细查后发现,媒体和工作人员所持有的入场手环,被“山寨”了。

  林俊杰、朱一龙让黄牛大赚一笔

  黄牛一直都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他们有些甚至都不用证件,只要和安保人员打好关系,就能畅通无阻地把粉丝带入内场。而滋生这种贩售环境的正是粉丝的需求。“很多粉丝越来越不满足于在演唱会看到偶像了,他们希望能跟偶像近距离,甚至是零距离接触”,小邱说,之所以大家有这样的感受,是因为发布会上的黄牛越来越多了,“大家都看到机会了,有些活动黄牛比粉丝还多。目前最赚钱的项目还是男艺人,因为最舍得掏钱追星的大多是女粉丝”。

  7月份林俊杰无锡演唱会,9秒钟6000张票就一抢而光,可说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黄牛再一次瞄到了商机,他们几乎是使出了全身本领想办法弄票,再高价售卖。一位相熟的黄牛老王告诉记者,林俊杰演唱会的门票特别难买也特别好卖,如原本的票价是从388元到1680元,票价最高被炒到5000元一张;588元的门票通过大麦网内部关系购买,需加价到2000元一张;1280元的门票,翻倍才能勉强买到,而1680元的门票,按照座位的好坏,价格从3000元到6000元不等。

  而综艺节目《幻乐之城》在无锡录制的时候,易烊千玺和朱一龙的到来,成了黄牛的“眼中钉”。小邱告诉记者,易烊千玺的录制名额几乎都是秒光,价格从最初的几千到后期的几万不等;朱一龙因为是今年娱乐圈新贵,价格更可怕。“在录制前,朱一龙的录制名额是2万一个,到了录制开始,粉丝们被拦在外围,于是开始出高价,录制名额立刻上涨到了5万一个。”《幻乐之城》工作人员回忆道。

  “《以团之名》还没有开始录制,王源、宋茜的录制名额11月就开始兜售了,因为这两位偶像都是好卖的主。”小李表示,像王源、易烊千玺、王俊凯之类的小鲜肉明星,永远都不嫌名额多,有几个卖几个。而马思纯、周冬雨、井柏然虽然也是当红明星,粉丝就没有那么热衷了。

  黄牛倒票更像赌博也有亏本的

  在国内艺人方面,吴亦凡、鹿晗、李易峰、TF-boys、陈伟霆、钟汉良等男明星是黄牛们的主要战场。今年又加了“偶像练习生”“101女团”的明星。这些明星商演多、代言多、出演影视剧的机会多,给了粉丝们更多追星机会的同时,也带给了黄牛们更多商机。其中,TFboys是令不少黄牛感到意外的红人,他们虽然年纪小,为了兼顾学业,出来露面的机会较以上其他几位艺人少,但他们的粉丝群体却非常忠诚狂热。除此之外,李宇春、张杰、华晨宇等选秀出身的歌手也是人气颇旺,因为他们的粉丝都是从选秀时代一路跟随而来,每逢有他们的演出,就总有固定的一批人前来捧场,黄牛们都和这些粉丝混成了熟脸。

  不过,黄牛们眼中的香饽饽不仅仅局限在以上这些偏偶像型的艺人,那些拥有众多经典歌曲的歌手,也非常具有“投资空间”,譬如周杰伦、陈奕迅、张学友、孙燕姿等,他们的演唱会门票也非常受欢迎。最令黄牛们意想不到的“黑马”当属李宗盛大哥,不论是女白领还是老男人,都很爱捧他的场。小李回应,在李宗盛无锡演唱会之前,有票务工作人员愿意以“单张加100元”的票价卖给他,被他拒绝了。因为当时的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老头是谁,等到后来发现一票难求时,已经后悔莫及了。

  据小李介绍,“黄牛票”的主要来源分为尾票、门票代卖、赠票。目前许多演出公司都会把没有销售完的“余票”直接打包批发给“黄牛”,行话叫“承包尾票”。这种方式操作起来风险比较大,一旦对艺人的选择失准,黄牛们都会血本无归,所以大部分的黄牛不倾向于这种方式。“圈内很多赔钱的都是包尾票的”,他说。有资源的黄牛更乐意帮演出商和票务公司“代卖门票”,并从中抽取返点。某种程度来说,这算是成本比较低的一种方式,不需要太多投入。“赠票”是黄牛最重要的来源之一。据了解,每场演唱会或者活动都有数量不等的工作票和赠票,这其中有从演出商和票务公司流出的,也有从厂商、媒体或者相关职权部门流出的。这类型票一般回收价格比较低,容易获取商业利润。

  其实“倒票”有点像赌博,虽然信心满满,但是总有输赢。谈到那些年他们“看走眼”的票,颇有些经典案例——有黄牛大秦就提到很多年前的一件事情,东方神起项目让他们亏了20多万,“东方神起在北京演唱会的门票,都卖不出去,亏惨了。可是上海演唱会卖得非常好”。

  (晚报记者 璎珞)

  评 论

  互联网粉丝经济,不容小觑

  百度一下粉丝经济,跳出这个解释,“粉丝经济泛指架构在粉丝和被关注者关系之上的经营性创收行为,是一种通过提升用户黏性并以口碑营销形式获取经济利益与社会效益的商业运作模式。”以前,追星族不过是歌星专辑、演唱会门票,以及明星所喜欢或代言的商品等。在互联网深入生活的今天,粉丝经济早已突破了普通人的想象。明星开淘宝店,开微店,经营自己的服装品牌,代销别人的美容品牌。在微博上为产品写代言段子,这也成为极为普通的互联网粉丝经济了。

  现在,娱乐圈有一个明显的现象,明星不只是以作品论成功,而是把粉丝经济是否经营得红火,也作为评价一个明星走红的标准。

  最极端的例子,范丞丞在微博上随便发了一些付费照片,要花60元才能看,结果一下吸引了8万多人观看,算一算,范丞丞光靠发照片一晚上就赚了480万元。事后范丞丞的工作室出面澄清,粉丝们花60元是开通微博会员半年的钱,每个月10块,这个会员有个特权就是可以看付费相片。

  赵本山的女儿赵一涵,现在是一个职业主播。粉丝们也是为了看她的直播而给她疯狂地刷礼物,据说在快手首秀的时候,两个小时就进账两百万。这两个例子,就是活生生的粉丝经济。

  某名星微信公众平台推出付费会员制,用户可以通过付费成为其微信平台的会员,而会员也被分为10元的月卡、50元的季卡、100元半年卡和168元的年卡。根据不同的会员等级享受特权,并有机会和明星互动。根据测算,这位明星在微信平台上约有100万粉丝,只要其中10%的粉丝付年费,就至少能获得1680万元。

  在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时代,粉丝经济发展迅猛,直播视频,移动支付,粉丝经济便利性可见一斑。不过,也往往曝出这样的新闻,一些人为网红打赏,闹出家庭纠纷; 一些未成年人打赏女网红,偷花家里的钱,闹得不可收拾。

  不容小觑的互联网粉丝经济,何去何从,如何监管,也是摆在人们面前的一道社会之题。 (马忆)

[责任编辑:冷雨]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网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