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手机报|新闻日历|收藏

东林小学里的钱锺书与他的“同级生”

2017-10-16 11:03:00来源:江南晚报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6 商务热线:81853962我要评论字号:T|T

  1920年7月4日,无锡县立第一高等小学和县立第二高等小学(后者即无锡东林小学)招考新生。第二天,《锡报》和《新无锡》同时报道了这一消息,并且都刊登了录取新生的完整名单。

  报考无锡县立第一高等小学的有一百六十人。经考试后,共录取一百零一人;其中“正取生”四十九人,“备取生”五十二人。正取生中有薛萼果,即后来成为中国著名经济学家的孙冶方。

  东林小学共录取正取生五十二名,备取生三名。这里不妨先把《新无锡》上刊载的报道及录取名单转录如下:

  县立第二高等小学校定于昨日上午招考新生,投考者颇为众多。当晚即已揭晓。兹将录取各生列后:

  正取一年级生:陈光敏、邹良薰、姚宏胄、谈华生、姚寿炘、陈裕斌、陶世鹏、邹春煦、顾国棣、胡福良、孙佐钰、薛遐龄、吴冠欧、施宏涛、沈仲良、胡荣标、过瑞炯、周凤耀、高凤生、张荫桐、朱耀奎、陈家龙、朱耀炳、黄国镛、郭洪慈、季永业、章权、高善道、张保和、李宝昌、周瀛东、姚乾元。以上各生,有[未](笔者按:此字据《锡报》补入)呈验证明书者,随后补验。钱锺韩、华寿昆、钱锺书、杨瑞生、顾敦吉、邓实甫、周道南、陆文锦、廉树棠、金毓祚、孙望曾、顾伟、华鸿钧、王洪生、华恩熙、过昌运、沈叔伟、陶国淦、廉良、邓步瀛。以上各生,须将算术科补习,俟开学后再行复试。

  备取生三名:雷光熙、邹元孙、王荣滋。

  有意思的是,在这份录取名单中,有二十人大概是入学考试时算术考得不好,虽已录取,但同时被告知要在家补习,等开学后“再行复试”,钱锺书、钱锺韩这一对堂兄弟也在其中。在此之前,锺书和锺韩兄弟没有读过初等小学,而是跟着大伯父钱基成念书,又在私塾里读过一段时间,现在直接来报考高等小学,相当于今天的“插班生”。据钱锺韩后来在《谈自学》一文中回忆:“我的祖父很反对进‘洋学堂’,因此我开始读了四年私塾。我们兄弟的语文水平和历史知识都远远超出当时小学生的一般水平,但最严重的缺陷就是没有学过算术,没有学过加减乘除。后来家里看到时代不同了(那时已是一九二〇年),才同意我们进入公立学校,直接插入‘高等小学’,相当于现在的小学五年级。为了应付升学考试,在暑假里临时突击学会阿拉伯数字,学点加减乘除。”临时抱佛脚,入学考试时算术自然就不会考得好。后来钱锺韩的兴趣慢慢地向理工方面转移,直至成为一名著名的科学家。而钱锺书对数学却一直不感兴趣,成绩也是一贯的不好,1929年报考清华大学时,他的数学成绩只有15分,是被当时的清华校长罗家伦破格录取的。这不禁让我们横生悬想:假如钱锺书在考东林小学和清华大学时都因数学不好而未被录取,那他后来又会是怎样的呢?

  这张录取名单上的正取生和备取生加起来共五十五名。虽然到正式入学就读时,极少数人选可能还会有变化;但其中的大多数人,便成为东林小学1920级的“同级生”了。在这些人中,薛遐龄是现代著名经济学家薛暮桥的弟弟(薛暮桥原名薛与龄,他也曾就读于东林小学,1918年毕业)。而据笔者收藏的《一九二八年辅仁中学章程》,薛遐龄又与钱锺书、钱锺韩同时列名于《学生姓名录》的“高中三年”中;也就是说,他与锺书、锺韩兄弟曾先后在东林小学和辅仁中学两度成为同级或同班生。

  比钱锺书低一级的姚方勉,后来写过一篇《三年东林小学生活》,文中述及,自己所在的1921级和高一级的1920级一样,都分成两个班。而在1920级的学生中,经常在学校的“成绩揭示处”被展示其“好文章”的,有钱锺书、钱锺韩、孙佐钰和姚宏胄等人:

  ……记得在再得草庐后面的走廊里,设有一个学生成绩揭示处,我曾见到许多好文章,其中署名的,大多是钱锺书、钱锺韩、孙佐钰、姚宏胄等同学。他们是我上一届的同学,因此引起我的注意和敬佩。有的文章,开头就用一个“夫”字,我初见时不知其意。原来钱、孙等同学,家学渊源,对古文已有较深的造诣,发语词作语助的“夫”字,早已见多用惯。孙佐钰同学是石塘湾人,身材较高,讷于言,真是“大智若愚”,英、国、算样样都能。他的文章,每个字写得端端正正,横细竖粗,像铅印的宋体字那样。前几年相见,谈起此事,他讲他小时就学古代字书《尔雅》,他也就仿了它的字体。一九二三年东林第十六届毕业生发榜挂牌,他名列榜首。在二十周年校庆时,辛校长嘱他追记《本校二十周年纪念会志略》一文,他落笔滔滔:“盖所以展览历年之成绩,欢迎大雅之批评,又所以不忘开创之艰难,祝本校之日新又新也……是日风和日丽,嘉宾络绎,莫不乘兴而来,满意而去,洵盛举也。”十几岁的少年,就能写这样老练的文章,实为罕见。历届毕业成绩的榜,都挂在再得草庐前的东墙上,在校同学,常指着毕业生名字议论,谁是乡下人,寄宿的,谁是城里人,通学的。有人评论城里学生不及乡下学生学得好,说“你看孙佐钰不是独占鳌头吗?”这些都是孩提的幼稚话。钱锺书、钱锺韩昆仲是有杰出成就的杰出人才,我对钱锺书先生小学时代的音容笑貌,还记得比较清楚,他眉目清秀,声音清脆,走路姿势,不同于一般同学。作文篇篇都是好文章……

  上文中提到的孙佐钰,后来改名孙克定,1932年在上海交通大学电机系肄业。又姚方勉文中提到,孙克定和同班同学季楚书早岁就参加了革命,1949年4月苏北解放军炮打英舰紫石英号,是他以最简单的方法教会炮兵掌握几何、三角、测量,才打中了敌舰。新中国成立后,孙克定曾任上海军管会高教处研究院室副主任、中科院华东办事处副主任、紫金山天文台副台长兼研究员、中科院数学研究所研究员兼运筹室主任、中国数学学会秘书长等职,直到2001年,已经年逾九旬的孙克定还曾对人饶有兴味地回忆起当年和钱锺书等人同班学习的情景(见严宽《钱锺书轶事新知》):

  有人撰文说,钱锺书自小就是个王勃式的神童。我和钱先生是无锡县立的高等小学——东林小学的同班同学,四载同窗,发小长大,当时没看出他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钱先生的体育不行,文艺也不行,数学更不行;只是文学比别人好。他的数学所以不行,不是脑子笨,而是不感兴趣。不感兴趣就不学,以致到了他考清华大学时数学便成了问题,幸亏那时是因材施教,倘校方死抠考分,那么,这位“文化昆仑”就有被淹没的可能。

  在钱锺书的“同级生”中,还有一个是邹文海(字景苏)。邹文海后来写有《忆钱锺书》一文,文中写到了作为自己当年东林小学“同级生”的钱锺书的一些事迹:

  在东林——无锡县立第二高小——的三年,因为他是通学我是寄宿,虽在同一年级,很少一起游息。只是先严督责我读书时,常引他为话题,总是说:“我过钱家,每回都听到锺书书声朗朗,谁像你一回家就书角都不翻了!”父亲的训斥,引起我对锺书君的反感,“什么了不起,还不像我一样,数学糟透顶,只有国文能揭示。”记得那时候他的小楷用墨甚淡,难得有一个字能规规矩矩的写在方格之中,可是先生对他文章的评语,常是“眼大于箕”,或“爽若哀梨”等佳评。他常常做些小考证,例如巨无霸腰大十围,他认为一围不是人臂的一抱,而只是四个手指的一合,除此之外,我对他没有更深的印象了。

  我们再回过头去看前面的那张东林小学新生录取名单,里面并没有邹文海的名字,现在不能确定的是,邹文海是后来插班进去的呢,还是他当时用的不是“文海”的名字呢?邹文海和钱锺书两人后来先后考取清华大学,抗战胜利后又同在上海暨南大学任教,所以邹文海说曾和钱锺书“两度同学,一度同事”。1949年后,邹文海去台湾,先后任教于台湾省立行政专科学校、法商学院、政治大学等校,著有《自由与权力》《代议政治》等书,成为现代著名的政治学学者。

  1923年7月13日,东林小学为第十六届(也就是钱锺书他们这一届)毕业生举行毕业典礼。第二天的《新无锡》第三版以《纪县二高小毕业礼》为题,对此进行了较为详尽的报道:

  东门内苏家弄底县立第二高等小学校,于昨日上午九时举行第十六届毕业典礼。县知事因赴丹,由三科主任许少宣君代表出席。兹将会场情形详记于下:

  (一)就座。(二)国歌。(三)学生向官长、职员行礼。(四)校长辛柏森述休业辞,略谓:流光如驶,暑假又临,当此夏日炎炎,诸生于沈李浮瓜之顷,正大好修学之时。修学之途有二:一曰温故,即将一学期来校中所授之课,逐一自修,逐一复讲,以补校中之不足,益自己之学业。一曰知新,课外补习,最为有益,然宜择优而师,万勿盲从。(五)给奖。由校长辛君主其事。计奖毕业生四十二名,又操行优良、学业勤勉之学生九十余名,均给奖状。(六)官长训词。由许少宣代表冯知事朗读,文曰:“县立第二高等小学今日毕业,鄙人适绾邦政,[弗]获与参观礼也。小学教育,不过使初学立其根基。诸生虽修业有年,要只以证明学程,而决不能以此自域。将来历阶而上,造诣无穷,前途远大,宁可限量。鄙人不敏,窃有致勖于诸生:比自文化革新,潮流澎湃,为之说者,大率以顺应趋势相劫持,不知深闭固拒,固昧于时机;而随俗波靡,亦流于盲附。贵能持以定见,障此狂澜。所以行己立身者在此,即所以救时匡国,亦未必不在此。甚愿诸生一措意焉。勉旃!”(七)给毕业证书。(八)职员训词。(九)来宾、北京高等师范毕业生、江阴江栋成君演说。略谓:求学当如耕牛,方可不负父兄师友之教养。牛,蠢物也,人皆鄙之,殊不知实质则否:吃者为草,出者为牛乳。草,废物也;牛乳,滋养品也。化无用为有用,安得云蠢?人能将求得之学业,锻炼数年,出而供给社会,有益人群,是不啻牛之吃草而出牛乳也。故谨以牛为诸生勉。(十)毕业生姚宏胄述答词。(十一)学生向官长、职员行辞别礼。(十二)向同学行辞别礼。(十三)校歌。(十四)毕业歌。(十五)散会。时已饭钟初撞矣。

  上引的报道中有个细节值得注意:毕业典礼上,作为本届毕业生代表发言的,是姚宏胄。能获此安排的,自然应该是一位“好学生”,这也可以印证姚方勉文中提到的,姚宏胄和孙佐钰、钱锺书、钱锺韩等人,确实是本届学生中学业优良、国文成绩突出的几位。

[责任编辑:董丹]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网罗天下